游盈隆觀點:台灣可以是關鍵性中介變數

2020-09-13 06:50

? 人氣

捷克參議院議長韋特齊(左)訪台,副總統賴清德(右)贈出代表「台捷友好」的行李箱,外觀由文總設計,箱體則是使用來自台南的「台灣之光」萬國通路(eminent)8月才剛上市的新款式。(取自總統府直播)

捷克參議院議長韋特齊(左)訪台,副總統賴清德(右)贈出代表「台捷友好」的行李箱,外觀由文總設計,箱體則是使用來自台南的「台灣之光」萬國通路(eminent)8月才剛上市的新款式。(取自總統府直播)

「台灣的命運是美國和中國決定的,台灣人根本沒有說不的餘地」,這是一些腦袋不清楚或別有用心的台灣政治人物常講的話,我深不以為然。我認為,台灣可以成為影響世局的關鍵性變數,這種趨勢正逐漸浮現。

舉兩個例,一個是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Milos Vystrcil)830訪台,另一個是美國國務院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即將在917訪台。維特齊此次率團訪台具有重大歷史意義,除了展現捷克與台灣獨特且深厚的情誼外,更重要的是象徵歐盟不怕踩中國的紅線,而捷克踩出了第一步。有第一步,就會有第二步、第三步,以後歐盟國家更可能絡繹不絕前來台灣,這可以從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在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訪德時說「威脅不適合這裡(指歐盟)」,聞到一些味道。

另一例子是,美國國務院次卿克拉奇917訪台。克拉奇的位階是國務院第三把交椅,此番代表川普總統來台主持美台經濟對話,進一步推升了美台關係到一個前所未見的境界。促成克拉奇訪台的短期因素,無疑是蔡政府宣佈開放含瘦肉精美豬來台;但更重要的因素是,美中關係急遽惡化和美國總統大選交互作用所造成的台灣百年難得一見的機遇。

由此可見,我們對世局與台灣處境必須有一動態的、歷史的發展觀點,才能看得清楚今夕何夕,才能看得清楚台灣可以在激烈變動的世局中選擇自己應扮演的角色。一言以蔽之,今天世界局勢急轉直下,形成中國被美歐主要大國孤立、幾近孤掌難鳴的艱難處境,美國與中國是其中兩個最重要的「獨立變數」(Independent variables),而台灣是重要的「中介變數」(Intervening variable),與其他主要因素共同決定世局、區域與台海兩岸發展的走向。

台灣絕非可憐的「相依變數」(Dependent variable),只能任強國蹂躪宰割。台灣可以有充分的自主性和自由度來決定自己要走的路。從近兩年大的世界局勢走向來看,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對「中國夢」肆無忌憚的追尋,張牙舞爪,面目猙獰,驚醒了沈睡中的巨人Uncle Sam,讓原本只是亞細亞孤兒的台灣意外成為國際亮點,蔡英文時來運轉,回頭去看,最重要的貴人竟是習近平,其次才是川普。有這兩大貴人相助,總統聲望當然一飛沖天,連自己總統府發言人爆出天大醜聞,也可以輕描淡寫輕輕放下。

台灣有不少藍綠白政治人物,腦袋不清,不懂歷史,不瞭解國際政治,嚴重缺乏想像力,又對台灣認同薄弱且無信心,應該猛回頭,趕快醒過來,才能停止犯錯,否則只是繼續害人害己。

喜歡這篇文章嗎?

游盈隆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