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銘崇專文:「巨量資料」概念下的史料收集與歷史書寫

2020-09-13 05:50

? 人氣

筆者從一歷史學者的角度觀察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並對於過去所發生的一些歷史事件、記錄等等產生反省與想法。(資料照,美聯社)

筆者從一歷史學者的角度觀察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並對於過去所發生的一些歷史事件、記錄等等產生反省與想法。(資料照,美聯社)

緣起

318公民運動發生幾天後,我與家人一同至立法院周邊現場,一方面是表達對此一運動的支持,不過,更重要的還是進行歷史觀察。經過幾天觀察,我們研判這場公民運動有可能會是一個改變台灣歷史的重要事件。而且,隨著佔領立法院的行動之後,媒體與社群網站上出現爆量的論述、創意作品、照片、影片產生,在立法院的議場內以及濟南、青島東路上,也出現了大量的海報、文宣、小冊子和各種創作活動。有藝術史研究者與藝術創作者認為這是一個前所未見精彩無比的「無策展人的藝展」,也有人以為這是一個隨時在變動的新型藝展,不論從藝術的、文學的角度都相當引人注目。於是乎興起要在第一時間建立平台收集史料的念頭。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這次非暴力公民運動史料與以往史料的不同,在於大量主流與非主流媒體的切題論述,部落格、PTT八卦版上的文章與討論,以及透過網路流傳的懶人包、PPT等等的湧現,而這些原本就已數量龐大的討論,透過新媒體如FB、LINE等的流傳,以及不斷進行的擴散式討論,讓主流媒體在使用網路的族群中幾乎完全失勢。這次公民抗爭的另一個特色則是智慧型手機與平板電腦在功能與使用上的成熟,使參與者與非參與者在過程中都得以不斷攝錄影像。尤其是在立法院議場內,幾乎在第一時間就已有人開始利用iPad進行現場直播。幾天之後,更能夠利用業界技術,進行現場24小時直播,並在立法院周邊架設大量的民間版監視器,隨時監控周邊狀況。也有人利用四螺旋槳或六螺旋槳的小型直升機進行空拍。當然,主流媒體也派出大量記者與攝影記者進行採訪與攝影。而在另一方面,警察也頻繁使用錄影蒐證。我們在退場之前,更使用已經成熟的3D-鐳射掃描,將立法院在4月8-9日時的狀況,以三維空間+攝影記錄下來。(圖1)總之,這次公民運動,幾乎已經到了沒有一個面向不被以影像或圖像記錄下來的程度。因此,除了實體物件需要收集,如何收集各種原生數位物件,以及所謂「口述歷史」或「訪談」資料,也成了一種新挑戰。

在佔領立法院的行動結束以前,中研院的史語所、社會所、臺史所同意合作收集史料,並順利地在立院議場以及周邊道路將實體資料收集起來,暫時安置於安全場所,以展開整理工作。在完成立法院附近實體物件的初步收集以後,我一方面積極思考如何收集史料,同時也在思考史料一旦收集起來,又該如何整理,以及這種新時代的歷史表達與「書寫」如何進行等相關問題。

我從一個歷史學者的角度參與此一公民運動,很難不對人類之於過去歷史事件的記憶、記錄、歷史書寫與流傳產生一些反省與想法。在3月23日至24日的那一夜,我在行政院周邊,一方面感受到此一事件的震撼與變化莫測,另一方面也開始反思:人類歷史上的重要事件,比方法國大革命,是一個比324更大的事件,但能夠流傳到今天的資訊,回想起來實在少之又少。我之所以有這樣的感覺,是因為就這一個小小的行政院周邊,當晚每一個人所見到的都只是事件的一部分。你會隱約聽到另一個方向傳來陣陣「警察後退」的喊聲,但卻看不見發生了什麼事。如果沒有一個新方式把現場數以萬計的人所見到的、所拍攝到的收集、記錄和「書寫」下來,則未來流傳的可能就會只是某位見證者的記錄,或哪位歷史學家再把一些見證者的記錄轉寫成歷史。那麼,從法國大革命到現在,歷史學家的「技藝」豈非一成不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