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安迪觀點:溝通東、西思想的德裔反共哲學家──沃格林

2020-09-13 07:10

? 人氣

1990年共產主義的最大國家蘇聯解體,柏林圍牆倒塌。(示意圖,pixabay)

1990年共產主義的最大國家蘇聯解體,柏林圍牆倒塌。(示意圖,pixabay)

當反共再次成為潮流

1990年共產主義的最大國家蘇聯解體,柏林圍牆倒塌,「蘇、東、波」[1]現象一時之間,曾讓全世界一度以為資本主義世界已經戰勝了共產主義世界,著名政治學者福山(Fukuyama Francis)因此表達了「歷史已經終結」[2]的看法,整個二十世紀末的發展雖然也略有動盪,但冷戰結束後圍牆已經被推倒,美國獨霸世界的格局,讓人們普遍對世界各國終將在政治上走向民主改革、市場經濟模式的社會具有高度信心,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2019年11月9日,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AP)
2019年11月9日,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資料照,AP)

然而,悄然地,仍然保持社會主義、集權國家體制的東方大國──共產中國自經濟上改革開放後的強勢崛起,卻為這個進程投入了極大變數。也導致近年來國際局勢的重大轉變。美、中兩國之間從過去所謂的「新型大國關係」或「建設性戰略夥伴關係」,轉為直接在各領域衝突的對抗之勢。從貿易戰、科技戰開打起始,美國再次嘗試主導一個以西方民主國家為中心反中聯盟,嘗試對當前的共產中國進行圍堵,似乎一時間,新冷戰的格局再次形成了,於是過去冷戰時期,對抗蘇聯等社會主義國家陣營所採用的反共的論述,也同時再次被美國拿來使用於目前的反中。

美、中之間對抗之勢已然形成,某種程度上,美國正在再次向世界宣揚、並期望帶動起一股新的「反共」潮流。身處眼下這個局勢,不禁有感而發地想回首過去歷史上,幾位抱持堅定反共立場的重要哲學家。特別是德裔美國政治學者埃里克‧沃格林(Eric Voegelin,1901-1985)對「歷史與秩序」的研究,可以提供我們今日反思的一種重要參考。

沃格林的政治哲學研究與他對共產主義的批判

沃格林出生於德國科隆,在維也納大學攻讀政治學,為躲避納粹德國的迫害移民美國,1944年成為美國公民。此後,沃格林多在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慕尼克大學以及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等地講學不倦,著作等身。沃格林是與李奧‧施特勞斯(Leo Strauss,1899-1973)齊名的政治哲學家。在過世前也曾經準確地預言了蘇聯的崩潰。沃格林比較反現代性,與施特勞斯相比不遑多讓。[3]這與沃格林人生早年遭遇到中歐國家秩序的突然瓦解,緊隨其後面對了希特勒、史達林的極權統治的威脅的經驗有關。[4]致使沃格林一生中大力批判「意識形態」與「極權主義」,視之為二十世紀人類的「失序狀態」。[5]

再談到沃格林對共產主義的批判,他認為不願承認本體論的和哲學人類學的理性,根本是另外一種宗教經驗;沃格林認為早在1890年代,人們已開始把社會主義當作一種宗教運動來考察了,後來發展為把極權主義運動當作一種新的「神話」,或宗教的廣泛研究。[6]所謂的「進步主義者」,其實根本處於倒退的非理性主義者的立場。[7]因此沃格林詮釋現代性的本質,是靈知主義(Gnosticism)的生長,根本不是他們自以為的理性與科學。[8]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