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從北市府「戰勝」和碩違建說起

2020-09-09 07:30

? 人氣

拆除前與拆除後:和碩員工餐廳(左)是違建,在柯文哲發飆「我帶隊拆」後已自行拆除,恢復停車場使用(右)。(相片取自柯文哲臉書,風傳媒合成)

拆除前與拆除後:和碩員工餐廳(左)是違建,在柯文哲發飆「我帶隊拆」後已自行拆除,恢復停車場使用(右)。(相片取自柯文哲臉書,風傳媒合成)

日前台北市又傳出有幾家著名的老字號餐廳可能關門,原因是涉及違反使用規定被裁罰,更有著名的電子大廠和碩也搞違建;有人因所批評市府的作法,市府則認為與其出事被罵不如先防範未然,市長柯文哲還說:「違建講起來也是國恥,還是要誠實面對這問題」。

今年4月北市發生錢櫃KTV大火,燒出不少公安問題,之後又有著名的電子大廠和碩公司將B1停車場改為員工餐廳,讓柯文哲氣到在交通會報上飆駡,還揚言「我帶隊去拆」,幾個事件讓建管處對違建與違規使用的態度轉趨強硬,永康商圈著名的高記、銀翼等餐廳,也因此被裁罰。

過去只要違規不嚴重,監管單位可能睜隻眼閉隻眼,大家慢慢拖,最後拖到所有人都忘記有這麼一回事,直到下次出事再次提醒大眾。現在則明訂2次未改善就斷電斷水,讓這些經營半世紀甚至一甲子的老牌餐廳吹熄燈號。

市府作法並沒錯,既然法令規章訂出來了,不論是對使用分區管制、還是特定營業場所的建築規範、逃生規定等,當然該遵守。這些規範在沒發生事故時,大概都會覺得是無謂的要求、甚至是「無聊」、找麻煩,但只要一旦有意外狀況發生,很可能是否達到安全規範要求,就是生與死的分別─從錢櫃大火事件就可看出,柯文哲那句「公安標準還是不能打折扣,該做還是要做到」,有其道理與必要。

因此,市府依建管要求與規範嚴格執行,不願多作「通融」,值得支持與肯定;許多公安事件,時常是這通融、那通融、最後通融出一場大災難而來,更別提只要有「通融空間」,就容易出現貪腐可能。

台灣幾乎所有都市都有程度不一的違建問題,台北市固然是已累積超過一甲子的違建之都,但依業內說法,「過淡水河之後的違建更是目無王法」,每個市長總要為違建取締、拆除的標準拿捏而傷神,更要在政治壓力、社會壓力及理想間不停擺盪─屈服不拆違建者居多數。期待任何一位市長解決過去累積的違建、違規使用問題,既不切實際、真去作必然是大災難。

不過,有幾個標準,一個負責任且有點理想的執政者是該全力作到。既然無人能全盤解決過去累積的違建問題,但至少自己任內不要增加新的違建:此所以柯文哲聽到和碩的違建是在其任內的2018年增加,馬上「暴怒」、甚至還揚言自己帶隊去拆的原因。

坦白說,企業搞違建大多是要省錢與便宜行事,但和碩這種形象良好、年營收可高達1.3兆元的電子龍頭大廠,也搞起違建,硬是把地下停車場變成員工餐廳,甚至市府罰款多次還不改,是讓人「驚呆」了。因為要合法弄出一個員工餐廳,和碩絕無可能擠不出錢。結果碰到不講情面又狂怒的柯P,和碩最後就是乖乖的自行拆除。

此外,對公共場所的查驗當然還是要優先於一般住宅,一來涉及公眾安全,更該嚴格且審慎,二來也涉及企業間的公平競爭性;違建與違規使用的商家往往可降低經營成本,有利其市場競爭與獲利,政府如放任則等於變相鼓勵更多的違建與違規,結果就更難處理、進而又產生更多違建,如此形成惡性循環,違建越來越是尾大不掉,因此市府應該充份掌握處理違建的時效。

日前柯文哲在臉書發交,標題是「臺北,朝著進步方向前進」,說的就是市府讓「某企業」(指和碩)拆除違建,而且還秀出「拆除前、拆除後」的照片作對比;依照其說法是「建管處多次上門稽查開罰,罰金累積了上百萬,但業者卻不想改,寧願一次次被罰,這是對公權力的藐視,直到上個月,我說要帶隊去拆。」、「現在業者主動將員工餐廳拆除,是正向的開始」。

政府執行建管法規、落實公安要求,按理說並沒有什麼值得稱道、讚美,但落在台灣這個舉目所見盡違建、違規使用滿街走的地方,就顯得相當「珍稀」,唯一該警覺、注意的是,法令規定的專業與合理性,切勿如部份交通法規一樣,陳義過高卻在難落實,導致守法成為不可能。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