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習近平為何選擇最壞的那個選擇?

2020-09-06 06:20

? 人氣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圖右)。(資料照,AP)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圖右)。(資料照,AP)

習近平收到備忘錄了嗎?一旦美帝將你視為他們的「敵人」,就開始倒大楣了。他們會動用所有資源與你戰鬥,之後歷任總統也會採取相同的國家戰略。──范亞倫(Aaron Friedberg)

「擁抱熊貓派」為何提出「中國衰落論」?

沈大偉(David Shambaugh)是美國最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他的四十年的學術生涯都與中國緊密聯繫,中國已然成為他生命的一部分。一九七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國建交後,作為首批美國留學生前往中國,他先後在南開大學、復旦大學學習漢語,此後在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系從事博士研究。長期以來,沈大偉被普遍認為是對華温和派,即「擁抱熊貓派」。他的觀點和建議被美國政府所採納,從某種程度上參與了美國對華政策的形塑。同時,在中國,他也一直被社科院等官方高級智囊機構和一流大學奉為座上賓,並被中國外交學院列為美國「知華派」學者前三名。中美關係良好的時代,他可算是風光無限。

然而,二零一五年,沈大偉突然在《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拋出「中國即將崩潰」的預言,震動學界。不過,他很快對此作出澄清,指出「崩潰」的說法是編輯所作的修飾,他真實的意思是「衰落」,而且他認為中國的衰落將是一個相當漫長的過程。沈大偉堅稱,他的觀點並非嬗變無常,「不是我的觀點變了,而是中國變了」。如今,中國的不確定性和脆弱性,達到他學術生涯中前所未有的高度。

沈大偉(取自維基百科)
現任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沈大偉提出著名的「中國崩潰論」。(取自維基百科)

沈大偉在其新作《中國的未來》一書中指出,中國目前面臨經濟、社會、政治、環境、科技以及知識發展,也涵蓋國家安全、外交和其他領域政策綜合交織的關鍵時刻。經濟方面走到了「中等收入陷阱」的關鍵點,如何成功跨越?社會方面是極劇加速的貧富差距、人口老化以及公共服務日增的挑戰,還有新疆、西藏、香港與台灣的不滿,如何解決?黨國政治體制本身的貪腐,如何面對進一步現代化所必須達成的政治鬆綁與自由化?他認為,中國的執政者如果不回歸到政治改革路線,針對黨政與社會關係作大幅度的自由化與鬆綁,則經濟的改革與社會的進步,都將裹足不前。而中國的動向無論其結果好壞,將持續是未來幾十年中,造成世界發展不確定性的關鍵因素之一。

沈大偉曾以「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國」形容中國的狀況,但他在研究過程中發現,這一比喻不足以形容中國未來道路的複雜性,使用「roundabout」(圓環、環島、交通迴旋處)這一概念或許更貼切——中國如同一輛駛近交通迴旋處、亟需選擇合適出口的汽車。有四個不同出口供中國選擇,中國的未來樣貌將由執政者究竟選擇四條政治路線中的哪一個所決定:新極權主義(Neo-Totalitarianism)、硬威權主義(Hard Authoritarianism)、軟威權主義(Soft Authoritarianism)、半民主主義(Semi-Democracy)。前兩個選項是壞的選項,而新極權主義最壞;後兩個選項是較好的選項,而新加坡式的半民主化是最理想的但也是最不可能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杰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