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程遠觀點:把中華民國當成累贅,外交就是國家負擔

2020-08-22 06:50

? 人氣

「台灣駐索馬利蘭代表處」日前正式揭牌。圖為我國駐索馬利蘭代表羅震華與索馬利蘭外長穆雅辛(H.E.Yasin Hagi Mohamoud)。(資料照,外交部提供)

「台灣駐索馬利蘭代表處」日前正式揭牌。圖為我國駐索馬利蘭代表羅震華與索馬利蘭外長穆雅辛(H.E.Yasin Hagi Mohamoud)。(資料照,外交部提供)

台灣與索馬利蘭互設代表處,本應是一項外交突破,外交部臉書在「台灣駐索馬利蘭代表處」的相片旁,用戲謔態度寫下「沒有贅字」,引發爭議。從外交部釋出與索馬利蘭建立外交的消息,這個不屬於聯合國成員之一,甚至應被外交部列為D區的貧窮國度,若能為失去七個邦交國的中華民國板回一城,或台灣在國際社會上爭取實質的利益,不分黨派,都應給予祝福,只是這場外交突破的戲碼,在外交部刻意撩撥下演變為「中華民國」與「台灣」的衝撞,蔡政府在國家認同上的自我否定,讓外交成為國家的負擔,而外交部把國家形容是外交的「累贅」,則是在國內找政治相罵本,掩飾台索雙方給不了彼此溫暖的虛無飄渺。

台索關係 到底讓誰「酥胡」?

2017年中華民國失去巴拿馬時,游錫堃曾說「當中華民國邦交國少之又少,台灣邦交國就會出現」,如今「台灣駐索馬利蘭代表處」正式揭牌,找一個比聯合國創始會員國中華民國處境更形艱難的國家,蔡政府究竟動用了多少國家資源,換取沒有實質效益的合作關係,質疑聲浪,朝野皆然。「充滿建交儀式感」的揭牌儀式與網路簽署合作協定,讓吳釗燮喜不自勝,但在索國掛牌的並非「台灣大使館」,而是代表處,發展態勢至此恐怕連游錫堃都不會感到滿意,更別說中共會因此而感到「不酥胡」。

問題不出在創意,而是小編們的動機

代表國家的外交部,對外一言一行近乎苛求的謹慎,通過外交特考的人員必然不陌生。佛洛依德事件引爆了全美各地黑命貴運動(Black Lives Matter),當風潮吹向洛杉磯時,加州州政府執行宵禁,駐洛杉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卻因一則歧視性的臉書貼文,引發僑民關注與不滿。

「如有遇到任何黑人墨裔集體侵襲盜竊搶劫掠奪火災事件發生時,保持鎮定,立即報警求助,避免當面衝突,並設法撤離現場到安全地方」。

20200820-駐洛杉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該則臉書貼文,引發僑民關注,質疑有歧視性用語。(作者提供,截自臉書駐洛杉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
駐洛杉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該則臉書貼文,遭質疑使用歧視性用語。(作者提供,截自臉書駐洛杉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

無獨有偶,外交部臉書上貼出「台灣駐索馬利蘭共和國代表處」的新聞,小編用:「係滴」來取代了「是的」、「就是辣個(就是那個)」、「這塊牌子就寫台灣沒有多餘贅字(酥胡~」 (舒服)。 

對照中英內文對照,被加油添醋後的中文內容,可說是極其輕挑,遑論顧及外交禮儀與專業。但這樣的態度,不免令人懷疑蔡政府對索馬利蘭的重視程度,若非小編刻意以「贅字」引發國內政治風暴,就是外交部對非洲裔存有根深蒂固的歧視。綠營網軍以「尼哥」對世衛秘書長譚德賽發動攻擊,洛杉磯辦事處針對非裔和墨裔的歧視,「外交網軍化」已經讓台灣在國際形象上接連失分,外交部這份與索國建立友誼的大外宣,又豈能如此輕率?

外交部不是外交部的外交部

外交是內政的延伸,近幾年駐外單位陸續將象徵「中華民國」的符號從臉書上移除或修改為Taiwan,更不乏處長級的外交官涉入政黨鬥爭,協助卡管,投書美媒倡議台獨。代表國家的外交人員究竟該遵守憲法,為中華民國在開拓國際空間上披荊斬棘、還是順著民進黨黨綱,走在政治正確的「叛國外交」, 似乎都是左右為難。

外交部曾推出一部「我的魔法媽媽」微電影,把一位同時是外交人員的母親,在工作與家庭間擇一的煎熬描繪得絲絲入扣,奉命外派而與親人數年的分離,也因參與外交工作而讓國家存在於國際。六分鐘的短片,道盡中華民國外交人員為國打拼的艱辛,讓「中華民國」與「台灣」站在彼此的對立面,不僅浪費國家資源,外交人員所付出的青春與其家庭的犧牲,更顯不值。

*作者為自由作家,更多評論可瀏覽「評見不移 – 吳程遠觀點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程遠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