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威權加民粹 蔡英文的美麗新國度

2020-08-20 06:20

? 人氣

(蔡親傑攝)

(蔡親傑攝)

雖然有選舉但仍能達到威權的目標,這應該是每個政治領導人夢寐以求的,因為選舉雖然不等於民主但畢竟是民主的一部分,選舉過程必然對威權帶來不便;因此能維持民主的美名,但行一黨獨大之實,蔡政府可說是全球僅見,蔡英文如何做到?最近出版的《我的老闆是總統》可以透露一些端倪。

選舉如詩、治國如散文,蔡英文拿下八百一十七萬票狂勝,對綠營或民進黨而言,這照例是可以寫成傳奇的史詩篇章,值得大書特書,如果在美國,出個十本也不稀奇,但到目前為止,只有陳冠穎的《我的老闆是總統》一書成形;美國總統政治幕僚也經常在大選後出書,書中通常少不了讓人心跳加快的幕後情節,陳冠穎這本書以基層幹部為主,難涉高層內爭,因此談到蔡英文在黨內初選時險象環生的困境,此書還比不上5月被駭的總統府密件讓人驚心動魄;但書中畢竟描述的是蔡英文政治路上死裡求生的重大關頭,也是她最能聽進幕僚建議的時刻,雖看不到高層角力,但仍可以呈現蔡英文和民進黨的真實心態。

蔡英文為私菸案道歉  都因選戰「大數據組」的發現

書中提到,為了找出九合一大敗的原因,蔡英文總統競選辦公室「戰情中心」除了成立民調組外,也特別成立「大數據組」;書中未提到的背景是,民進黨過去相當倚重的民調,在九合一全盤失靈,原因說法不一,有高估未表態及年輕人因此加權錯誤之說,另外也有謊報軍情說,無論什麼原因,民調已不足恃而且緩不濟急,因此才要成立「大數據組」,以每日為單位掌握網路上的風向。

「大數據組」一個貢獻是,在去年總統府爆發私菸案後,總統府第一時間以「超買」形容走私菸案,「大數據組」發現網路上很多人攻擊此說時立即上報,蔡英文因此在兩天內道歉,並且明確定調是「違法私菸」,宣示查辦到底,隨後國安局長請辭、侍衛長調任,也公布懲處名單。

依照《我的老闆是總統》一書說法,正因為「大數據組」與蔡英文的快速反應,「犯錯之後立刻修正」,大選並未受到影響。

這個書中無心透露的情節其實不是選戰關鍵,但卻是國家大事,畢竟國安特勤人員是趁總統出訪圖謀私利,還動用了公務車,絕非小事,但總統原來似乎並不認為私菸案違法,如果不是選戰中心大數據組的建議,她是否如此「明快」的道歉或嚴懲,恐怕難有定論;從結果來看,也符合蔡政府一開始的態度,私菸案不但船過水無痕,涉案者不是緩起訴就是行政裁罰,連因「私菸案」遭記大過的總統府警衛室主任陳敏華日前還晉升上將。

此一作風和日前綠營爆發的諸多操守事件可以互相印證,前總統府祕書長蘇嘉全多位親人、從姪子到外甥、甚至女兒都發生利益衝突事件,過程中還牽涉到侵犯我駐印尼代表處職權,蔡英文都未出手清理門戶,一直到蘇嘉全外甥蘇震清涉及SOGO案,總統府祕書長才易人;無論是民調治國還是大數據治國,對政治人物都是不足取,但有時即使是大數據治國也都太高估蔡政府,必須是選舉和大數據兩事齊備,蔡政府才會感受到民意的壓力。

大數據治國 「小明」不能返台是典型案例

這一套大數據治理模式,蔡政府和蘇內閣顯然繼續沿用,「小明」不能返台是最典型的案例,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早在2月11日就有意開放讓陸配子女返台,但當晚「網路民意」群情激憤,蔡政府立即踩煞車,這一拖就拖了半年,人在比大陸疫情還嚴重地區的國人都可以發病後返台,相反的,小明的家長即使承諾加倍隔離,他們的孩子仍然無法踏上返家路。

大數據治國對民主政治的缺陷由此可見,第一、這不是領導而是被民粹帶著走,第二、大數據治國有其侷限,變動不居的(網路)民意終難成為真正的監督力量。然而,在一個反對力量都消失的獷野上,只靠大數據確是政治人物的天堂,因為這是破碎難以整合網路聲量,因為各種不同議題聚合流散,不可能成為一個有組織、可以取代執政黨的勢力。

更何況,所謂的大數據或是網路聲量是可以操控的,日前曝光的網紅向政治人物收費事件,再再證明網路並非中立的,當政治人物事事以大數據為師,也是關心民主的人士該警惕的時候!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