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司法改革不能期待蔡英文

2020-07-09 06:20

? 人氣

總統蔡英文因召喚大法官問話而引發軒然大波。(資料照片,蔡親傑攝)

總統蔡英文因召喚大法官問話而引發軒然大波。(資料照片,蔡親傑攝)

老外有一句俗諺說:「不要咬餵你的那隻手」,這是常人做人的道理,但如果用在政治上,輕則拉幫結派,重則混亂體制、破壞權力分立,再次凸顯政治倫理和常人倫理不同;這一次蔡總統「召喚」大法官呂太郎,就是犯了這個憲政大忌,而呂太郎呼之即來,就是分不清常人倫理和政治倫理。

「連川普都不敢隨意將大法官叫到白宮問話」

蔡總統召喚大法官呂太郎,在台灣引發軒然大波,這並非因為台灣已建立強勁的憲政分立傳統,而總統竟冒大不韙而犯眾怒;相反的,台灣原已薄弱的憲政分立「自覺」,在民進黨政府挾多數國會對相關法制鯨吞蠶食下,已經所剩無幾,而蔡英文恐怕也不自覺這樣的行為已經越界;其實,只要將場景換成美國,就可以即刻了解總統召喚大法官有多離譜,川普幾乎是無視美國民主政治規範,但他大概想也不敢想要動輒將大法官叫到白宮問話!

但即使蔡英文不是「明知故犯」,後果仍然一樣嚴重,甚至正因為台灣視為理所當然而更嚴重;就以和台灣差不多時間民主化的匈牙利為例,兩國同為威權轉型民主國家,但現在我們得到的後見之明是:民主真正的考驗通常在民選總統後到來;匈牙利總理奧爾班從力抗蘇聯威權的英雄,淪為鼓吹「不自由的民主」的舵手,他2000年後逐步展開收買媒體,對付政敵等作為,但真正開始敲響歐盟警鐘的,正是他對司法的干預,歐爾班不惜逼不聽話的法官提前退休,在法院安插自己的人馬,甚至成立太上法院,對法官辦案指指點點;對歐盟而言,這些作為已違反民主原則。

匈牙利「不自由的民主」從干預司法開始

奧爾班是操作民粹的高手,因此屢屢能拿下三分之二國會多數,這成為他的雄厚本錢,更進一步破壞權力分立,讓匈牙利從「不自由的民主」直接過度到不民主,幸運的是,即使匈牙利國內的監督力量被瓦解,但歐盟仍是強大的外部監督力量,除了直接制裁外,歐盟道德上的批評至少可以成為匈牙利內反對黨的後援。

蔡政府不像奧爾班一樣有一套「不自由的民主」」的公開藍圖,但相對於匈牙利,台灣的危險之處在於,並沒有一個歐盟從外監督、讓台灣政府向上看齊,反而有個極權的中國在旁、成為蔡政府破壞權力分立、向下沈淪的藉口;事實上,在總統召喚呂太郎之前,台灣獨立機關-從中選會到NCC、甚至公平會-都曾淪為執政黨工具,應該獨立行使職權的監察院不但黨派化,更針對司法個案威嚇檢察官;民進黨如果如奧爾班一樣,多次拿下總統及國會多數,屆時獨立機關及監督力量全垮,最後恐怕不只是「不自由的民主」,連民主都岌岌岌可危。

憲政分立如何建立:總統節制權力,大法官建立風範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