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基層民主的死亡-農田水利會改制

2020-07-08 05:30

? 人氣

立法院2日審查「農田水利法」,全國水利會自救會總會長黃金春(中)至立院外抗議。(資料照,顏麟宇攝)

立法院2日審查「農田水利法」,全國水利會自救會總會長黃金春(中)至立院外抗議。(資料照,顏麟宇攝)

最近大家都在討論監察院人事,不然就是香港國安法,筆者想要談談新聞熱度只有一天的事──農田水利會改制。也請筆者吊一下書袋。

托克維爾談草根民主

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是法國思想家,《民主在美國》(De la démocratie en Amérique)是他的成名作,書中提供非常多清澈且深刻的民主觀察與洞見。其中,他非常支持基層民主(草根民主),認為唯有參與地方事務才能深化民主:學習如何討論、如何分配、如何妥協,一方面建立地方的獨立自主,一方面慢慢培養出自由精神而緊貼民主。

但是,他也提到了基層民主的困難與脆弱。第一,地方獨立自主需要長時間培養,在強大國家體制出現之後,可能逐漸被侵蝕而最後衰亡;第二,地方的政治參與通常沒有什麼多高尚的情操,也沒有什麼價值的肯認,甚至可能很笨拙、很沒效率、很不文明,越是文明的國家,越是高知識份子,對於地方政治參與的容忍度越低,因為他們看不慣魯莽、白癡的民眾參與政治事務。

中央的收編,基層參與的死亡

由於草根民主有上述的問題,知識份子反而會支持國家管理這些事務,國家或是中央政權也樂於收編地方權力,就這樣合謀,然後地方政治參與正式死亡。

為何收編權力地方政治參與就會死亡呢?講白了,就是權力不見了!托克維爾認為人心跟著權力走,而當權力全部收攏在中央,誰還管地方呢?沒有人有誘因參與地方事務,而全部心向中央、垂涎中央。

收編有何不可?關鍵在「影響力」

讀者可能會問:那又有什麼關係?如果政治參與仍然持續,在地方、在中央有差嗎?是的,有差!個人在地方比較有可能發揮影響力。

就以投票來說,你覺得你的一票比較能決定里長選舉,還是對總統選舉呢?當然是前者,前者比較有可能讓你投下決定性的一票,更不用說很多地方事務你只要肯參與、肯討論,能夠改善的地方很多。但中央層級就不同了,你能改變中央的什麼政策嗎?恐怕大部分的老百姓都無法做到此事。如此一來,感受到自己對政治有影響力的政治效能感便會大大降低,這樣如何還能深深信仰民主呢?筆者認為很多對政治冷漠、挫折、不滿、憤怒都會湧現。

官派主張因噎廢食的理由

農田水利會也是屬於地方政治參與(或是治理)的一部分,也是草根民主的場域。如今政府把農田水利會改為公務機關,實際上就是扼殺地方政治參與的可能性。儘管大部分支持改制的說法指出,農田水利會淪為派系、黑道掌控,改為官派會更好些;但是,難道政府能因為地方縣市、鄉鎮被地方派系把持、掌控,且黑金政治嚴重,就決定把所有民選職位改成官派嗎?如果這個邏輯成立,那甫爆發市長、市代會主席貪汙的屏東市,是不是應該優先取消地方選舉而直接官派呢?這就是因噎廢食!接取消基層民主而已!(不過,還真有人願意閹割基層民主,認為鄉鎮村里長多為派系把持,要改成官派才能改善不良之風呢!例如:2017年時,民進黨的鄭運鵬委員就提出廢除鄉鎮市長選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