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會變成「維穩」嗎?西方國家是否步上中國後塵?

2017-06-12 12:40

? 人氣

川普當選總統跌破許多人的眼鏡,因為其反建制、排外、反穆斯林和拉美族裔的法案,與提倡自由人權的美國理念大相違背。 (照片來源Donald J. Trump)

川普當選總統跌破許多人的眼鏡,因為其反建制、排外、反穆斯林和拉美族裔的法案,與提倡自由人權的美國理念大相違背。 (照片來源Donald J. Trump)

近年來恐怖主義猖獗,世界各國皆有反恐措施。中國以反恐為名嚴管互聯網,並且在各大城市加強保安,在新疆地區加強對穆斯林的管控。與此同時,歐美發生多起恐怖襲擊之後推出的許多反恐措施,包括要控管互聯網上的言論,針對特定族群進行核查等等,受到批評認為背離民主價值。西方國家的反恐,是否會滑落成中國的維穩?這是否會腐蝕自由民主的價值理念?紅線在哪?

控管互聯網言論

英國先是發生曼徹斯特爆炸案,上週六倫敦又發生恐怖襲擊,星期天英國首相梅伊提出四點來對抗恐怖主義,當中第二點她說:「我們不能允許這個意識形態擁有成長的安全空間。而這正是互聯網,以及提供互聯網服務的大公司所正在提供給恐怖分子的。我們必須與民主盟友合作,來達成一個國際協定,規範網絡空間,來避免極端份子與恐怖主義的計畫,我們也需要在本國盡其所能的減少網上極端主義的風險。」

凌滄洲說,梅伊首相提出的對網絡的管制,與中國仍有很大的不同。中國一黨獨大,反恐的法律許多都已經侵犯言論自由,而西方國家有比較深刻的民主自由傳統,故有比較完善的法制。西方法治國家人民有言論自由和司法救濟,在中國則完全不可能,一個人一旦被指控犯罪,等待他的便是在電視上認罪、悔罪,相當於遊街示眾的命運。

社交媒體實名制

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執行主席陳奎德說,現在英國面臨的狀況有點類似於戰爭狀況,遭受到連續的幾次恐怖襲擊,而中國並沒有這樣一個狀況。他說:「一個國家在面臨緊急狀況的時候,安全和自由的平衡要稍微有所移動,過去的自由恐怕要受到一些限制,向安全方面挪動。挪動到什麼限度呢?沒有傷害到根本的體制,這是非常關鍵的。另外,如果某種言論影響到了迫在眉睫的危險,這種言論是應該制止的。」

陳奎德說,梅伊首相說的話還沒有立成法律,需待議會通過立法後才能執行,因此尚有討論空間。而中國領導人說的話在中國會被嚴格執行,顯示了中西方在這方面的巨大差異,關鍵在於一個國家有沒有法治,以及反恐的言論和立法是否會傷害法治的基本精神和制度。

川普總統曾經多次說要實施「極嚴審查」(Extreme Vetting),川普政府剛出台新政策,新的簽證申請表格上,多了一個欄目,要求申請者要填寫過去五年用過的社交媒體平台跟帳號名稱。批評人士認為這是進一步侵犯個人隱私。這基本上就是實名制,因為申請表上還要填寫本人真實姓名,護照資料,父母兄弟姊妹的資料,工作公司的資料,過去地址等等。這種實名制,對於民主國家崇尚的個人自由以及隱私權,有何影響?凌滄洲說,社交媒體屬於公領域或私領域固然有爭議,但在西方推出社交媒體實名制的舉措,必定會引起媒體批評,這正是西方言論自由的表現。而在中國若推出互聯網管制的措施,牆內媒體是無法對此進行討論的。

YouTube直播上的網友Ed Chao問:「自由與安全孰輕孰重?」陳奎德說,有些歐洲國家目前已經處於準戰爭狀態,而所有的自由不可能沒有代價,在這種情況下,某些自由權利受到某種限制是可以理解的,911後美國加強機場安檢就是一例。這種對自由的某種限制沒有傷害到自由制度的根本,而且仍有輿論與各種權力的分立制約,在透明公開的辯論中達成某種平衡,我認為沒有傷害到憲政制度的根本。

中國支持川普的「假新聞」言論

人民日報在5月31號發出社論,標題是「川普是對的,假新聞是敵人,中國早就知道很多年了」。社論當中說,「中國也因不公正的報導而感到委屈。在西方媒體上讀中國的新聞,讀者可能會得出對中國的報導都是負面的印象。根據川普總統經常聲稱美國的主流媒體大量製造假新聞,來推進自己的政治議程,可以合理的說,西方媒體對中國的負面新聞,也都是造假的謠言。」

紐約時報在3月6號的報導「假新聞,中國模仿川普口吻回擊負面報導」當中,引用中國政府對外國媒體報導709律師之一的謝陽律師,在獄中遭到酷刑的報導的批評。當時新華社說這些外國媒體的報導「本質上就是假新聞」。凌滄洲說:「我覺得人民日報怎麼有臉來批評假新聞呢?幾十年來他自己就經常製造假新聞。它在大躍進時的假新聞都是白紙黑字,它的社論從文化大革命橫掃一切牛鬼蛇神,到六四之前把學術運動定性為動亂的這些社論,它道歉過嗎?它反思過嗎?川普總統對假新聞的批評正好被中共喉舌拿來利用。」

陳奎德說,儘管川普批評幾家媒體製造假新聞,美國也沒有禁止這些媒體營運,這在制度里都有所規定。而在自由世界,媒體若製造假新聞會讓聲譽受到損害,最後在市場上自然會被淘汰。

中國對境內穆斯林採取嚴管態度,美國總統川普也曾提議要美國境內的穆斯林進行登記制度。陳奎德說:「西方國家講的是極端主義的穆斯林要受到某種監視,這在準戰爭狀態下是可以理解的,但在中國完全是種族歧視和宗教歧視。你信仰了某種宗教,你是這個種族的人,你連名字都不能取你的種族或宗教的名字,這是非常可笑的,而且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措施。」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