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來台尋庇護的香港抗爭者:從來不想寄生台灣

2020-06-13 10:30

? 人氣

數次嚴重的警民衝突後,越來越多抗爭者轉變為衝第一線的勇武派。(美聯社)

數次嚴重的警民衝突後,越來越多抗爭者轉變為衝第一線的勇武派。(美聯社)

反送中運動讓許多香港抗爭者提早成熟。二十二歲在台灣念大學的Chrys回憶,抗爭初期她還是和理非,直到沙田商場與警暴困獸鬥一役,才讓她轉變成勇武。她認為抗爭者若要來台也須有所貢獻,「不能來到台灣用台灣資源,卻每天想著要回香港抗爭。」

「我中學時是雨傘革命,上大學是魚蛋革命,現在大學沒畢業又有反送中運動,我們就是被時代選中的小孩,註定要為香港做一些事。」二十二歲在台灣念大學的香港抗爭者Chrys,去年六月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時,她就在前線,從起初消滅催淚彈的滅火隊,到後來成為外界口中的勇武派,在衝突最前線挨警棍、吸催淚彈、躲黑警都是她去年升大四暑假的日常。

邊抗爭邊精進建築學應戰

「我身上大小傷痕都有,有次尖沙嘴衝突,三、四個催淚彈在我面前炸開,一下子所有煙往上衝,我當下幾乎休克,但隊伍在推進,我還是硬撐著要跑,後來就昏厥了。」Chrys平靜地說起去年那段時間的抗爭,身上傷痕累累,他們不敢到香港醫院就醫,被胡椒彈、布袋彈打中,不致命的傷幾乎都是自己處理。

港警強勢驅趕、逮捕抗爭者,讓他們身上常滿是布袋彈、警棍的傷口。(美聯社)
港警強勢驅趕、逮捕抗爭者,讓他們身上常滿是布袋彈、警棍的傷口。(美聯社)

Chrys去年放暑假回香港,正好是反送中條例抗爭,當時香港人每個周末都上街遊行,每次遊行人數四、五十萬人起跳,她與中學同學一起加入抗爭。一開始只在中段擔任建築兵,瘦弱的身形帶著比她高的竹竿、磚塊上陣建築防禦工事,並且擔任滅火隊,港警發射催淚彈,他們反射動作地蓋上三角錐、灌化學物品滅彈。

Chrys笑著說,他們邊抗爭邊學習,回家就研究化學、建築學、力學,之後再到抗爭現場試,還開始研究地形,哪個巷道易守難攻,「就像打CS(反恐線上遊戲)一樣,今天抗爭完,回去再線上討論,一次次改進。」

Chrys並非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她是所謂的「單非兒童」,母親是中國人、父親是香港人,她小學才到香港居住,中學時期正好是雨傘革命轟轟烈烈的時代。二○一五年她即將升大學,當時本土自決派名人梁天琦參選立法會,鼓舞她這代的孩子,決定來台灣念大學,念的科系與政治相關,希望畢業後能把台灣民主經驗帶回香港。如今還沒畢業回家貢獻所學,卻在一個暑假的反送中抗爭中,生活模式與心態都有了極大變化。

港警趕盡殺絕催生更多勇武

Chrys坦言,抗爭初期她還是和理非,最多丟磚頭、竹竿,不想傷害警察,直到沙田商場困獸鬥那一役,讓她心態與行為完全轉變成勇武。一九年七月十四日沙田反送中遊行,爆發嚴重警民衝突,警察首度衝入百貨商場抓人,演變成千名抗爭者與警察的困獸鬥,員警被咬斷手指,民眾遭挖眼。Chrys回憶,當天她也在現場,按照之前的潛規則,只要他們變裝回一般民眾,警察不會抓。

喜歡這篇文章嗎?

新新聞胡宥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