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只有朱立倫能成為「後韓國瑜時代」的國民黨共主

2020-06-14 05:30

? 人氣

作者認為,在高雄市長韓國瑜(右)遭到罷免後,前新北市長朱立倫(左)將成為國民黨的新共主。(資料照,柯承惠攝)

作者認為,在高雄市長韓國瑜(右)遭到罷免後,前新北市長朱立倫(左)將成為國民黨的新共主。(資料照,柯承惠攝)

如果眾人所預期的一般,韓國瑜在綠營奮力得操作下遭到罷免,功敗垂成。國民黨痛定思痛之餘,需要好好思考下一步,該如何化危機成為轉機。高雄人的憤怒,已經用94萬票來證明,補選結果會在民進黨敲定人選時定案,已不是現在國民黨的重點目標。「韓流」來得快、消退得也快,所謂的韓粉、韓家軍,終究將識破韓國瑜的花言巧語。只是,夢醒了之後,該如何務實地走下一步?

高雄市長韓國瑜主持最後一次市政會議。(高雄市政府提供)
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通過,圖為韓主持最後一次市政會議。(資料照,高雄市政府提供)

不能否認,儘管韓粉們盲從,但他們骨子裡卻是忠誠的國民黨支持者,決不會背棄黨徽,或是轉投民眾黨,而且數量上仍不容小覷。韓粉的大量出現,是對民進黨執政四年來的失望,年金改革、私菸案、經濟衰退及兩岸關係退卻等,而韓國瑜讓他們看到了一絲重返執政、再攀光榮的希望。

憑藉韓粉護航,韓國瑜若選黨主席,勝算頗大。(柯承惠攝)
作者認為,韓粉的大量出現,是對民進黨執政四年來的失望,年金改革、私菸案、經濟衰退及兩岸關係退卻等,而韓國瑜讓他們看到了一絲重返執政、再攀光榮的希望。(資料照,柯承惠攝)

但是,接二連三的舉措失當,讓韓國瑜重重摔下神壇,連兩次的選舉挫敗,使他注定黯淡退出政壇。狂熱的信徒一時失去了教主,徬徨無依之際,更需要一個強大的支柱成為新的燈塔。國民黨該如何在「韓流」風暴席捲兩年後,迎來新共主,承接「後韓國瑜時代」,是當今最大的課題。

朱立倫,是國民黨目前唯一的選項。

儘管朱立倫歷經「換柱」疑雲、2016年大選丟失執政等挫敗,但他始終保溫至今,從未離開過。況且,現狀跟2016年的大逆風比起來,朱立倫絕對比當時更強,這是國民黨未來非他莫屬的原因。朱立倫行政經驗豐富,當過桃園市市長、新北市市長,在中央也有歷練,做過副閣揆。加上朱立倫擁有完整的地方組織盤,網路聲量從未退卻、空戰實力堅強,在郭台銘退出政壇後,儼然是「知識藍」與「理性藍」的最後依歸,堅守國民黨最後一塊堡壘。當年朱立倫所培養的子弟兵,目前也都成長茁壯,各自成為地方民代;今年朱立倫更是組織了日知學塾,活動如火如荼,是國民黨鮮少能夠凝聚青年共識的政治人物。

目前也有風聲,許多人將力拱現任新北市市長侯友宜接棒成為下一屆黨主席,乃至於2024年直攻大位。但是別忘了,韓國瑜犯的最大錯誤,就是「帶職參選」,市長位子屁股還沒坐熱,就急著想當總統。2022年侯友宜勢必連任,才剛當選就及忙著競選總統,必定再度遭受綠營網軍的圍剿,變成「韓國瑜2.0」。若朱立倫在明年成功回鍋當上黨主席,屆時只有黨職,即可避開「帶職參選」的爭議,不會落了窠臼。

20200609-新北市長侯友宜出席遠見雜誌公布政治滿意度五星級縣市長並且受獎,且於會後受訪。(蔡親傑攝)
作者指出,若新北市長侯友宜要參選2024年總統大位,恐會和韓國瑜一樣有帶職參選的問題。(資料照,蔡親傑攝)

況且,黨內論資排輩,侯友宜還算是朱立倫拉拔出來的,說什麼也沒有朱讓給侯這回事的。朱立倫先帶領國民黨突破困境,情勢順風之後,再交棒給侯友宜,才是正確的接班態勢。待2028年朱立倫欲競選連任時,已無黨職的侯友宜便可以搭上副手,如同現在賴清德一樣,累積經驗後再繼任總統。就算朱立倫在2024仍不敵民進黨的奧步,先清理戰場、扶植後勁,待2028年侯友宜再出來也不遲。

國民黨黨內青壯派雖然力強,可是缺少一個具有通盤性、戰略性思考的領導人來統御他們。沒有一個真正適格的黨主席在中央運籌帷幄,是國民黨的硬傷。孫子兵法開宗明義即提到: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江啟臣雖然在罷韓案上沒有功勞,不過他頻頻南下助韓,至少有苦勞。既然已完成階段性任務,仍年輕的江啟臣便可在朱立倫的佈局之下,接手侯友宜、或盧秀燕,累積地方執政經驗後,成為未來的接班梯隊。其餘人馬如連勝文等人,亦可在朱立倫的規劃下得到最適當的位子。

在朱立倫的領導下,國民黨整兵再戰,江東子弟多才俊,捲土重來未可知。

*作者為自由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