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家暴離家,財產仍算「一家人」!弱勢婦女兒少成「紓困漏網」 勵馨成立諮詢專線

2020-05-25 12:34

? 人氣

今(25)日長期關注受暴、受性侵兒少與婦女的勵馨基金會提出弱勢婦女兒少在申請紓困上的難題。(盧逸峰攝)

今(25)日長期關注受暴、受性侵兒少與婦女的勵馨基金會提出弱勢婦女兒少在申請紓困上的難題。(盧逸峰攝)

針對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紓困,今(25)日長期關注受暴、受性侵兒少與婦女的勵馨基金會提出最難解的一塊漏網—實際上已不住戶籍地的弱勢婦女兒少,申請紓困時仍會因為區公所作業以戶籍地為主,所得被家人綁一起、甚至親屬已申請紓困就不能重複申請,再次被社會安全網漏接、排擠、陷入生活困境。

勵馨服務個案小棋(化名)表示,自己是自由接案者,沒有一定雇主也沒有投保在工會底下,因為案量減少產生生活困難,因此試著去申請衛福部的無勞保者紓困方案。然而,當小棋去申請時,第一次區公所說沒收到公文、要有「介紹卡」,第二次則請小棋準備父母的戶籍謄本、財稅資料,若要區公所代調要等兩周 ,而這並不符合衛福部所說「24小時核發」。

小棋嘆,申請過程最大問題就是中央與地方標準不一樣、甚至不清楚每一間區公所各自受理標準在哪,很多區公所因為不清楚中央標準,導致需要紓困的民眾「一直被退件、或是收了件沒消息,大家都很累……」

20200525-勵馨基金會25日召開「紓困後難逃失業風暴疫 境下弱勢婦女兒少生活難」記者會,服務對象小棋(右)發言。(盧逸峰攝)
勵馨服務個案小棋(化名)(右)是自由接案者,由於疫情導致生活困難,至區公所申請補助卻多受阻礙。(盧逸峰攝)

更大問題是家戶財產共同計算的部分,「我戶籍沒有跟父母放一起,但還是要列計父母財產,這中間急難紓困政策一直改,區公所跟中央說法不一樣,5月中區公所說我資格不符,因為我父母跟外婆都有不動產……我認為全戶計算不公平,很多人18歲以後經濟獨立,我也是沒再跟父母拿錢了」小棋說。

勵馨副執行長洪雅莉表示,目前失業率已連續3個月上升,而勵馨服務的是最弱勢、最貧困、受災最嚴重的一群婦女,會內至少有200名婦女生活受到疫情影響;勵馨社工諮商部處長李玉華表示,目前家暴率比去年同期成長5%,雖然疫情不一定是家暴主因,但勵馨發現,因為減薪、無薪假、失業壓力所造成的家庭衝突確實增加,成為聯合國所謂「幽靈疫情」,讓脆弱的個案更有風險。

李玉華指出,雖然目前政府有提供受疫情影響生計者的紓困方案,但勵馨的個案會因以下幾種狀況無法申請紓困:

1. 未滿20歲,但因為家暴、性侵、家庭疏於照顧,很早就獨立在外生活者。

2. 還沒拿到身分證的新移民婦女,這些婦女大多從事服務業跟餐飲業、收入受到疫情影響甚鉅,但因為沒有拿到身分證而被排除在紓困補助之外。

3. 戶籍問題:雖然5月5日衛福部長陳時中表示「一個人住也可以申請」,但許多受暴婦女、離家兒少面臨「同戶籍親屬已申請,就不能申請」的狀況,陳時中的喊話與實際各地執行作法不同。

4. 補助互斥、地方中央不同調:本次紓困針對低收入戶、弱勢老人有直接加發3個月的每月1500元補助,領了1500元還可以再申請紓困,當個案到了區公所往往報告知不能重複領,或是說紓困會影響個案所得、影響其他補助資格。

針對以上狀況,李玉華表示,希望政府除了短期發現金以外也能提供其他補助,未來1、2年把資源聚焦在弱勢個案身上。

勵馨執行長王玥好表示,雖然台灣疫情防守得不錯、沒有像國際家暴比例增加這麼高,但個案仍會面臨經濟上、紓困上的壓力。當社會還是用傳統家戶單位來申請補助。家內性侵個案獨立家戶,通常很難跟區公所人員說明,而這些「難以啟齒」的狀況成了申請紓困時遭遇的困難—對此,勵馨也成立紓困諮詢專線(電話02-2910-0985),從今天開始啟動到6月底,服務台北市、新北市、基隆市、桃園地區的婦女。

20200525-勵馨基金會25日召開「紓困後難逃失業風暴疫 境下弱勢婦女兒少生活難」記者會,執行長王玥好出席。(盧逸峰攝)
勵馨執行長王玥好(中)表示,雖然台灣疫情防守得不錯、沒有像國際家暴比例增加這麼高,但個案仍會面臨經濟上、紓困上的壓力。(盧逸峰攝)

王玥好表示,家暴弱勢個案狀況真的比較特殊,雖然社會大眾會覺得家人應該要提供生活困境協助,但這些個案的家庭無法提供支持,因此希望個案申請紓困時可以透過社工專業評估、得以重複請領,特別是未滿20歲的弱勢兒少。此外,王玥好也盼接下來政府可以盡快讓弱勢婦女兒少生活恢復穩定,例如擴大辦理「安心即時上工計畫」,不只6個月,而是提供長期的就業支持、生命協助。

長期關心居住問題之「社會住宅推動聯盟」召集人彭揚凱則指出,租屋族也是疫情衝擊下相對脆弱的群體,人們可能聽過「減班」、「減薪」,但真的很少聽過房東會「減租」──很多租屋族租金超過薪水的3分之1、甚至佔月薪一半,如果薪水受到疫情影響,維持租屋便成一大難題,因此,彭揚凱盼政府也能處理到年底仍無法領租金補貼者,維持其穩定居住環境。

20200525-勵馨基金會25日召開「紓困後難逃失業風暴疫 境下弱勢婦女兒少生活難」記者會,社會住宅推動聯盟召集人彭揚凱出席。(盧逸峰攝)
長期關心居住問題之「社會住宅推動聯盟」召集人彭揚凱(見圖)則指出,租屋族也是疫情衝擊下相對脆弱的群體。(盧逸峰攝)

對於弱勢特殊情況的紓困,民進黨籍立委吳玉琴表示,疫情影響極廣,應將所得計算放寬、無法提供的家戶資料則以切結處理,問題是目前中央政策跟地方區公所執行上有很大落差,這部分磨合需要請衛福部來進行調整,例如街頭遊民工作機會也受疫情衝擊很大,要申請紓困卻沒有戶籍資料、只有住在安置中心者才可以透過社工申請,因此這部分也可以思考是否由社工認定,視不同弱勢狀況來調整。

至於新住民婦女部分,吳玉琴表示,移民署設有「新住民發展基金」、可提供緊急生活扶助,新住民應可透過地方政府窗口來申請—然而,這部分也確實還要跟地方溝通,日前吳玉琴提到新住民生活扶助申請就曾受地方抗議,直說「還沒準備好」,這些問題真的需要地方與中央通力合作。

20200525-勵馨基金會25日召開「紓困後難逃失業風暴疫 境下弱勢婦女兒少生活難」記者會,立委吳玉琴出席。(盧逸峰攝)
對於弱勢特殊情況的紓困,民進黨籍立委吳玉琴坦言,中央政策跟地方區公所執行上有很大落差。(盧逸峰攝)

時代力量籍立委邱顯智則提醒,社會態樣太多、政府無法窮盡了解,因此政府一定要聽見長期在第一線幫助弱勢的NGO的聲音,例如今天勵馨提出的問題,當紓困申請以「戶」為單位時,會面臨家庭暴力成員彼此之間互相利害衝突的狀況,產生「到底要發給誰」的問題。

至於是否要加大、延長安心即時上工計畫、急難紓困等等,邱顯智認為,疫情造成經濟衝擊、對弱勢的衝擊當然不會只有6個月,加大延長是必要的思考方向,也有正當性。最後,邱顯智也強調,目前政府比起把主力放在給中小企業紓困、下KPI給公股銀行、讓銀行員一天到晚打電話給不需要紓困的企業,更應該先把焦點放好、給予弱勢群體充足資源,「這些人坦白講已到懸崖邊,差一步就下去了,他們需要紓困……我們也會積極跟機關聯繫,把漏洞補起來。」

看更多【新冠肺炎疫情】最新報導:https://bit.ly/3aAQ9d6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