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志雄觀點:誰為暗世點明燈?

2020-05-24 06:30

? 人氣

總統蔡英文(見圖)20日上午宣誓就職中華民國第15任總統。(資料照,總統府直播影片)

總統蔡英文(見圖)20日上午宣誓就職中華民國第15任總統。(資料照,總統府直播影片)

政者,人之事也。人清則事明,人濁則事晦。事明無所隱,方圓有據,國必強。事晦多詭巧,上下其手,國乃亡。

人如何能清?教之,誨之,訓之。人因何而濁?誘之,欺之,惑之。

教之以德,誨之以禮,訓之以仁,一代樹人社稩興。誘之以利,欺之以惰,惑之以惡,千盤腐根家國殘。

人之心,國之本。上仕者,育英才,識賢人,禮諍臣。下仕者,結私社,親小人,餯犬儒。

蓋治國之首要,人也。上有昏君,下必有奴臣。境有愚民,朝必有庸王。

故政之成敗,國之興衰,惟人而已。得鷹者,千里展鵬,得蛆者,枯井腐肉。

世間起落,此乃不變之理。

我們在進步亦或倒退

無知的自大,會讓一個國家倒退衰敗。

台灣現在的朝野上下,處處洋溢著義和團的勇氣,高漲的本土化意識,以及台灣之光的驕縱狂傲。義和團政治的特色是,口號曼妙,好大爭功;雞犬當道,賢臣不出;滿朝奴才,唯諾逢迎。

本土化是以狹隘的歷史觀,誇大台灣的主體意識,自絕於國際之外。乃至以蠡測海,坐井觀天。

台灣之光則是一種泡沫式的優越與尊榮感,無視外面世界的快速進步,自顧自地關起門來,進行一場鎖國自嗨的民粹革命。

這一切,反映出的是一種殖民式的過度自卑,而延伸出來的過度自我膨脹。

煽情的民粹政治,造成了一個口號震天,無能打混的政府,阻斷了台灣經濟的命脈,削化了台灣整體的競爭力。

在台灣優先,本土抬頭的全民嗑藥的風潮之下,我們把台灣的格局越做越小,對外的道路越走越窄,內部的對立越挖越深。

窮了人民,富了政客。

20200519-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見圖)。(指揮中心提供)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見圖)認為無法在世界衛生大會分享台灣的防疫經驗予世界相當可惜。(資料照,指揮中心提供)

失敗的教改

台灣經過二十多年失敗的教改,現在已經慢慢在自嚐惡果。

台灣年輕的一代習慣接受淺碟式的速成文化,已經讓台灣逐漸成為一個弱智投機,自以為是的社會。經年累月下來,使得台灣處處充斥著投機的學生,功利的學者,以及玩法的官員。

台灣現在的所謂意見領袖,是滿口髒話的直播主;是衣衫單薄的網路辣妹;是說謊不會臉紅的電視名嘴。

台灣現在的所謂新聞媒體,是依著政治立場再來決定如何為新聞下標;是為著政治目的再來決定如何報導新聞;是為著捧誰殺誰再來決定如何操作風向。

台灣現在的所謂民意代表,是只吃政黨的奶水而不問國家是非;是只為爭權奪利而不顧人民死活;是只求打擊對手而不問手段是否正當。

病態的民主

今日,台灣的政治文化與社會風氣儼然已經變成:

認真做事的人是傻瓜,堅持四維八德的人是迂腐,行事光明磊落的人是魯蛇,誠實說話的人是笨蛋,還要成天被一群無知的宵小奚落霸凌。

這些宵小之輩永遠有2套標準,昨是今非,言行不一,只看顏色,不問對錯。成天守著螢幕鍵盤,嘻嘻哈哈,自嗨自爽的混吃等死。

這就是走了30年民主化的台灣。

我必須很沉痛的說,台灣的自由民主,已經走到一個心中無神,目中無人的「只要我願意,有什麼不可以」的鴨霸民粹。

這種病態的民主養料,培育出了一群收錢辦事,抹黑分化的可憐網軍,一群極端理盲,急統急獨的狂熱份子,和一群爭權奪利,粗暴低俗的無良政客。

放眼望去,國會殿堂上,盡都是跳梁小丑,白痴當道。媒體學界裏,盡皆是老鼠蟑螂,奴顏媚骨。社會校園中,盡都是無知憤青,激進兇狠。

結語

如今,台灣正逐步走向一個刻薄弱化,酸民當道的低智社會。不論西進,南向,海漂,我們年輕一代的優勢正在急速的衰退中。

而廟堂之上,文官貪生,武將怕死,仕不能治,兵不能戰。觀日前海軍敦睦艦隊出訪染疫一事,君攬功,將諉過,軍妄言,兵無律,實乃窮國末途之象。

正是,憂從中來,不亦哀乎!

*作者為美國伊利諾芝加哥大學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嗎?

汪志雄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