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文化大革命其實是華語文化圈的必修課嗎?

2020-05-24 07:00

? 人氣

作者認為,如果與陸續爆出中原大學副教授招名威(見圖)的各種爭議一起審視,現在看來只能得出結論,愛台灣是學術流氓最後的庇護所。(資料照,盧逸峰攝)

作者認為,如果與陸續爆出中原大學副教授招名威(見圖)的各種爭議一起審視,現在看來只能得出結論,愛台灣是學術流氓最後的庇護所。(資料照,盧逸峰攝)

台灣的選舉很像文革,是民主化這30年來,在整個華語世界常聽到的一句話,這每每讓台灣許多進步人士感到憤慨。但目前追本溯源最早流傳這個定性的版本,卻來語出於一位讓人掉眼鏡的海外華人菁英,所給的評價。這是傳說一度是諾貝爾經濟獎熱門人選的楊小凱教授,經過半年左右的親身體驗後做出的評價。

2004年去世的楊小凱教授本名楊曦光,有著雖不長雖傳奇燦爛的一生。1968年19歲的他以紅衛兵的身分,以一篇名為《中國向何處去》的長篇大字報,主張以文化大革命作為中國轉向民主的契機,被點名批判為「反革命的戰馬悲嗚」,被判刑十年。1968年至1978年,楊曦光在監獄服刑期間向與其共同關押的大學教授、工程師等人學習了大學課程,包括英文、微積分等。

己逝中國經濟學家、憲政學者楊小凱對憲政的定義,在作者看來不適用於中國。
楊小凱。(資料照)

1979年隨著四人幫垮台與中共撥亂反正,楊曦光出獄後改名為楊小凱,在湖南大學數學系旁聽一年。1980年經于光遠破格推薦,楊小凱考入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所,1982年畢業獲計量經濟學的碩士學位。1983年,赴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學習,1988年被授予博士學位,1990年被澳大利亞蒙納士大學聘為終身教授。

1994年秋季已是歐美經濟學界廣受矚目明星學者的楊小凱教授,受聘到台大經濟系客座一學期,剛好目睹台灣首次省市長大選。尤其是他當時自己人在的台北市,出現了三方人馬競相角逐市長的混亂而有趣局面。客座台大結束後,楊小凱教授就把這幾個月的觀選心得,投書香港媒體。文中他以文化大革命中各派紅衛兵進行鬥爭的歸類與術語,對於參選各黨特性貼上標籤。「台灣的選舉實在很像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啊!」楊小凱教授做出這個定性後,這句名言很快傳遍整個華語文化圈。

因為楊教授不但是自己少年時當過紅衛兵,而且是最早覺醒的紅衛兵,還因此蹲了中共十年苦牢。因此受過西方社會科學嚴密訓練底蘊深厚的楊小凱教授,不但身歷其境觀察入微定性準確,而且他與北京苦大仇深,絕不可能為中國共產黨詆毀抹黑台灣的民主。

文化大革命(文革)的紅衛兵(美聯社)
文化大革命時期的紅衛兵。(資料照,美聯社)

那文化大革命本質又是怎麼來的呢?去年在歐美知識界頗受好評,艾塞默魯(Daron Acemoglu)與羅賓森(James A. Robinson)兩位作者挺身而出,從社會與國家的互動和平衡出發,試圖為自由的支持者指出一條明路。兩位作者認為國家雖然可以協助人們取得自由,但國家也可能剝奪人們的自由,乃至支配其人民。書中的一個例子是《墓碑》裡的張福洪,完美示範了國家是如何剝奪人民的自由。《墓碑》是中國知名記者楊繼繩調查中國1958至1962年所謂三年大饑荒的作品,所提的張福洪,是河南省信陽地區光山縣的縣委書記處書記。1959年為了解決饑荒蔓延的問題,光山縣的縣委書記馬龍山,曾派張福洪搞「包產到戶」。但在1959年廬山會議,當中國國防部長兼國務院副總理彭懷德向毛澤東批評「大躍進」有浮報等問題時,毛澤東卻反過來發動了對彭懷德的批判,最終以彭為首的一群人遭到批鬥,其結果就是全國性的「反右傾運動」。「包產到戶」被評為「右傾」後,而看到風向已變後馬龍山為了自保,便率先批評張福洪,將他給活活鬥死了。

《墓碑》這本書的貢獻在於,即便在中國的政治環境裡,仍然由中共內部幹部明確指出,中國大饑荒明明白白是由國家所造成的人禍,而非單純由天災造成。但是《墓碑》這本書中其實還交代了《自由的窄廊》未提到的另一個故事,成為幾年後文化大革命的伏筆。

1959年的慘劇並非只發生在光山縣,整個下轄十幾個縣份的信陽地區糧食歉收,實產糧食20多億斤,但在反右傾風氣下各縣不敢據實上報。地委辦公室將各縣上報的糧食產量匯總後得到72億斤的結果,地委常委討論時,最後地委按50億斤產量上報省委。人民公社的鐵掌把農民手中的每一粒糧食都榨出來後,還活著的人為求生計,開始大量外逃。由於人員外逃勢必導致大批死人的消息傳開。於是信陽地委指示各縣市要求設崗堵截,不准外逃。當時信陽地委書記卻聲稱:「不是沒有糧食,而是糧食很多,百分之九十的人是因為思想問題。」

地方上看不下去人民一天天在死亡的其他幹部,便找人到北京向黨中央上訪。

但是上訪者把相關資料通過管道送到毛澤東處後,卻遲遲沒有下文。原來當時河南省委書記吳芝圃,曾經是毛澤東在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的得意門生,因此毛有意袒護吳芝圃,故意把檢舉信置之不理。

1966年,毛澤東看著文化大革命的「紅衛兵」聚集在天安門廣場,露出笑容。中國正在籌備「十一國慶」,展現建國70年來在經濟、軍事等發展方向的繁榮。(AP)
原來當時河南省委書記吳芝圃,曾經是毛澤東(見圖)在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的得意門生,因此毛有意袒護吳芝圃,故意把檢舉信置之不理。(資料照,AP)

搞清楚問題的根源在於一號領袖的意志後,上訪者改去找二號領袖國家主席劉少奇。劉少奇看完相關檔案資料後知道事態嚴重,立即批示「發動群眾把局勢扭轉過來」,命上訪者連夜立即帶回河南。「發動群眾把局勢扭轉過來」其實就使用同樣的批鬥手法,把各縣的當權派當成鑽進黨內的階級敵人復辟一樣揪鬥虐待。

這就是1961年後整原先造成飢荒基層幹部的四清運動,楊繼繩最後的評價是,就這個幾年後被鬥死於文革的劉少奇,搞起四清運動其實是比毛澤東還要左,還要厲害。

楊小凱所見證的台灣民主化歷程很像文革,當然不可能與楊繼繩筆下正牌的中共歷次政治運動那樣殘酷,一定要在其中剝奪對立者的身體自由乃至於生命。但是至少在嘴巴上要壞一回,使用文革式語言凌虐對手卻是必須的。太陽花運動以後這種惡劣語言誅心邏輯開始向整個社會滲透擴散,今年初執政黨的全面大勝,更驗證此種作法被台灣人民高度支持。

20140404-SMG0019-301-學生佔領立法院第18天,場內外學生情況。(余志偉攝)318學運、太陽花學運
太陽花運動以後這種惡劣語言誅心邏輯開始向整個社會滲透擴散,今年初執政黨的全面大勝,更驗證此種作法被台灣人民高度支持。(資料照,余志偉攝)

中原大學生物科技系教授招名威,日前在課堂發言嗆辣,被遠距上課的陸生寫信到校方投訴抗議,指控他歧視並要求道歉,之後招教授被中原校方約談,校方還強調其不應稱自己是「中華民國的教授」,引來教育部痛批,不容許矮化國格。對此民進黨前中國事務部副主任張宇韶怒嗆,要當初挺管爺的藍營「進步人士」出來表態,質疑他們遇到中國的雙重標準。

招教授上課所特別針對陸生發表的歧視言論,性質其實類似於月前政大某教授上課到一半跟學生發生言詞衝突,進而拉開架式比劃拳腳,本質上是有違教學倫理的。目前看來招教授在課堂上所發表的與病原相關言論,也可能涉及散播有關傳染病流行疫情之謠言或不實訊息,有觸犯傳染病防治法第63條之虞。就大學教師應受同儕審查的倫理來說,招教授所在院系兩級現在應該盡速召開教評會,給予其適當的處理。

20200511-立委何志偉11日召開「中華民國在大學課堂被消失」記者會,中原大學副教授招名威(左)出席。(盧逸峰攝)
作者認為,中原大學副教授招名威(左)上課所特別針對陸生發表的歧視言論,性質其實類似於月前政大某教授上課到一半跟學生發生言詞衝突,進而拉開架式比劃拳腳,本質上是有違教學倫理的。(資料照,盧逸峰攝)

至於招教授被校方約談,強調其不應稱自己是「中華民國的教授」,如果是要避免全「中華民國的教授」都被招教授一個人課上所表達的沒品言論連累而蒙羞,一如並不是每個中華民國的教授都會在上課時公然毆打學生,這樣當然有道理。但如果與陸續爆出招教授的各種爭議一起審視,現在看來只能得出結論,愛台灣是學術流氓最後的庇護所。

因為三年大饑荒吃盡官僚幹部的苦頭,因此要在四清運動乃至於文化大革命向他們討回來,此種微妙心態似乎是華語文化圈的特色。現在台灣對此有個專有名詞,叫做轉型正義。因為不爽中國對台灣種種壓迫,所以要把氣出在鏡頭另一邊的陸生身上,被舉報後找立委帶抗中保台的風向。執政黨張前副主任的言論罔顧一個高等知識分子的良心與學術倫理,佐證了自管案以來政治壓倒學術的習慣現在已成自然。在蔡總統第二任期即將揭幕的前夕,對台灣知識人來說這恐怕不是一個好兆頭。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生,律師考試及格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