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高齡化社會悲歌》孤獨死不再是偏鄉個案!日本繁華區邊緣的「雙重孤獨死」慘劇

2020-05-19 08:10

? 人氣

日本高齡少子化問題嚴峻。(Pixabay)

日本高齡少子化問題嚴峻。(Pixabay)

日本高齡少子化問題嚴峻,除偏鄉地區勞動人口流失嚴重外,鄰近繁華地帶的地區也開始出現孤獨死案例。位於山谷地區(指東京都台東區清川、日本堤至荒川區南千住地區一塊),被稱為「都會區的邊緣聚落」、「東京未來預想圖」的日本堤,就因當地居民多半是貧窮且無依無靠的高齡者,故不時傳出孤獨死事件。

一名於東京都台東區日本堤的訪問型照護機構「大波斯菊」(コスモス)工作的職員,談起一起過去經歷的「雙重孤獨死」案例,心中感慨萬千。據這名職員所述,當時約是盛夏時節,照護設施人員因許久未見到一名負責打掃環境的70多歲男性,而拜託合作的NPO團體一同前去拜訪這名男性的家,不料卻發現其陳屍家中。這名職員表示,當時天氣十分炎熱,該名男性疑似是在沒有冷氣的狀況下喝酒,最後醉倒並失去意識。

奇怪的是,現場屍臭味雖十分濃重,但住在該名男性隔壁的住戶卻未向警方報案,就連照護設施的職員敲門也沒人回應,直到聯絡消防人員,消防人員從窗戶進入鄰居家中才發現,隔壁鄰居也已逝世。除前述的「雙重孤獨死」案例外,該設施職員也曾碰過住戶去世後,其養的小狗、小貓相繼因餓死去世,最後屍體放了2年多才終於被發現的情形。

都會區的邊緣聚落

日本堤除被列為山谷地區外,過去也被稱為「半日班的城鎮」,擁有許多臨時勞動人口,如今今非昔比,除勞動人口逐年減少外,當地居民也多半是貧窮且無所依靠的高齡者。儘管當地政府及居民積極建設以外國背包客為對象的旅館,振興經濟,但當地仍可見許多獨自住在簡陋房屋或公寓,貧窮或身懷疾病的居民,因此被稱為「都會區的邊緣聚落」及東京圈的「未來預想圖」。

《朝日新聞》指出,東京及其周邊地區雖因生活機能佳等優勢,吸引大量人口搬入,但同時也因少子化問題嚴峻,年輕及勞動人口逐漸減少,未來隨團塊世代(指二戰結束後,於1947年至1949年出生的世代),及第二團塊世代(指1971年至1974年出生的世代)年歲漸增,東京地區很有可能出現高齡者人數遽增的情形。同時表示,考慮到第二團塊世代有許多兼職工作者,收入不高,這些民眾很有可能在單身狀態下步入高齡,成為孤獨死高風險族群。

雪上加霜的新冠肺炎疫情

照護機構「大波斯菊」旗下職員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延燒影響,各地醫護及照護工作負擔增加,加上台東區因永壽綜合醫院爆發院內感染,許多未感染的民眾緊急出院,改由當地其他醫院或照護機構接收,照護人員可說是冒著被感染的風險下,小心翼翼地從事照護工作。

該照護機構代表山下真實子感慨地表示,山谷地區有許多上了年紀,因失業或生病而無法自立生活,僅靠國民年金或生活保護救濟的居民,甚至有部分民眾昨天還好好的,隔天早上就被發現陳屍家中,救護車往來對當地居民來說,已是司空見慣的事情。

孤獨死已非偏鄉個案

在照護機構「大波斯菊」受理的居家照護案件中,每年平均約會有40名因病或年事已高,最後逝世的高齡民眾。像是其旗下的照護人員織田忍,就在去年11月,送走一名患有膀胱癌的84歲獨居爺爺。織田表示,這位爺爺生前為衣物染藝專家,因經濟窮困而與家人切斷關係,直到死前都是獨自生活。

織田表示,兩人相處的時間約有2年半,他每週都會去爺爺家2次,每次踏入玄關,都可以看到爺爺隨意將假牙、吃完的泡麵碗等物品或垃圾丟在附近,泡麵碗裡甚至還散發出一股臭味。織田除協助爺爺上廁所,讓其不至於弄得滿身「泥濘」外,還幫他整理房間、買日常用品,對其的照顧可說是無微不至。

然而,爺爺的病情並未因此好轉,而是每況愈下。據織田表示,到了照護後期,爺爺已經無法起床行走,有時候甚至還會在睡夢或高燒中胡言亂語,說自己的女兒來看他了,希望織田也能見見女兒,可見其對家人的思慕之情。回想起和爺爺相處的點點滴滴,織田表示:「他(爺爺)人生的最後一段時光,是在照護人員的陪伴下走完的。死亡對每個人都很公平,不論是誰都會面臨死亡。我認為在他最後的一段時光,除了家人和血親外,還能有其他人陪伴他,對他來說也是一種安慰。」

這家照護機構「大波斯菊」,是在20年前由多名女性照護人員成立的NPO組織,在該照護機構工作長達18年的照護人員大島泰江表示,他們想為患者做的,不僅是照顧其日常生活,還有讓患者感受到自己被當作「家人」在對待,但能實際得到他們幫助的民眾,不過是日本全國需要照護服務的民眾中的一小部分。日本邁入超高齡化社會已有數年,究竟日本政府該如何解決生育率逐年創新低、勞動人口不足、孤獨死案例頻傳的問題,值得關注。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