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觀點:為國民黨黨魁之爭獻計─何不引進共同執行長制,六人六都並進?

2017-04-17 06:40

? 人氣

國民黨主席選舉亂象頻傳。左起為國民黨主席參選人潘維剛、吳敦義、洪秀柱、郝龍斌、詹啟賢。(資料照,顏麟宇、蘇仲泓、曾原信、盧逸峰攝/影像合成:風傳媒)

國民黨主席選舉亂象頻傳。左起為國民黨主席參選人潘維剛、吳敦義、洪秀柱、郝龍斌、詹啟賢。(資料照,顏麟宇、蘇仲泓、曾原信、盧逸峰攝/影像合成:風傳媒)

國民黨黨主席之爭,六人參選,原以為其爭也君子的黨內選舉,頓成殺戮戰場,招招見血,刀刀見骨。雖然有人樂觀地說甚麼: 就像選班長,選完班長後,大家還是好同學?!說這話的人若不是誅心,就是天真。

班長無權,純屬服務,比較像義工,一般人,沒選上,還會偷笑。政治不一樣,當上頭頭腦腦的,肯定有權,有權便有利。天下熙熙,盡為權,天下攘攘,皆為利。政治,即使是民主政治,終究是零和遊戲,怎能不爭個頭破血流?不信?民進黨泡製的黨產會為何要追殺國民黨黨產到底?不信?你讓蔡英文將行政院長位子放給「非英派」人士來幹,她鐵定不答應!

中國傳統的文化裡,就是缺少競爭的元素,準確地說,缺少公平競爭的元素,只要是競爭,最終都演變成鬥爭,演變成全輸全贏、你死我活的鬥爭。翻開國民黨的黨史,競爭不成反類犬的例子,俯拾即是,咱就不多說了。一個近例就是馬王的黨主席之爭。黨主席選舉結束後,儘管馬英九勝出,其實馬王之爭才正要開始。日後,雙方人馬都虎視眈眈,找尋機會,想法子置對方於無法翻身的處境。兩岸服貿協定引發的太陽花暴動、柯建銘王金平關說疑案引發的馬王亂鬥,都是馬王黨主席之爭的續曲,最終,馬王之爭的確讓對方無法翻身,也將國民黨送上了無法翻身的政治祭台!(按,馬、王從未承認兩人之間有嫌隙,唯,旁觀者主觀如此,情勢發展也是如此。)

演變迄今,黨主席選舉的「六君子」之爭,說得透徹些,也不過是「換柱風波」,plus上一回黨主席選舉互毆的延伸。

20170409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參選黨主席記者會.(陳明仁攝)
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宣布參選下任黨主席,不過,「換柱」陰影始終籠罩國民黨上空。(陳明仁攝)

正因為如此,中國的政黨政治,得時時高唱團結之歌。在中國政治裡,團結的核心含意,就是「定於一」,「定於一」未必是定於同一套主義、理想、論述或是制度,而是要「定於一人」,是要團結在特定一人的周邊。不管是藍黨、紅黨、綠黨、橘黨、黃黨、棕黨,都是一個模樣。不怕各位見笑,我個人觀察,紅黨制度化程度高,「定於一人」僅限那人在位時,下台後,必須要定於新的那一人。至於橘黨、黃黨,棕黨,都已經弱到連一席國會議員都難求了,還得繼續「定於一人」,不是「定於一新人」,是繼續「定於一老人」,且老人還特別喜歡擔任後座駕駛,指指點點。當然,這也是必須(Must),否則,能見度消失,存在感消失,老人還沒唱驪歌,樹已倒,猢猻已散,沒戲了!至於制度化程度較紅黨稍差的藍綠兩黨,藍黨時間久,值得永懷的領袖向上帝報到或是後,通常要來場赤裸裸的鬥爭,才能決定誰是定於一的對象。綠黨因為打從頭就是集體領導的形式,且存續時間尚短,黨主席交替時,鬥爭尚屬溫良恭儉讓,但這不代表花媽輩下台一鞠躬時,下一世代的諸侯不會大亂鬥。

在中國政治裡,定於一,才有團結,團結,才能定於一。

國民黨黨主席選舉,六人都喊團結,真能團結嗎?當我們瞧見前幾天黨團有人呼籲現任黨主席柱柱姊自行引退,轉戰演藝界時,團結其實已成幻影。這樣的黨主席選舉持續下去,520之後,不僅團結成泡影,國民黨也將分裂成數個小黨小政團,接著,迅速化為泡沫。

國民黨泡沫化、細小化,本來,與我無干。但是,為了台灣蒼生,為了台灣民主健康發展,不得不借箸代籌,針對國民黨主席選舉,說上兩句,提供高見。

20170410-國民黨立院黨團邀請五名國民黨主席參選人政見發表座談會,會前五人將手交疊,拍下象徵團結的合照。(蘇仲泓攝)
國民黨立院黨團邀請五名國民黨主席參選人政見發表座談會,會前五人將手交疊,拍下象徵團結的合照。(蘇仲泓攝)

為何要關心一下國民黨主席選舉?

理由很簡單,也很直接。這是因為,國民黨一旦垮台,台灣立即轉型為一黨政治,一黨政治,必定要專政,所以,台灣馬上會淪為大夥兒最看不起的「一黨專政的國家」。老蔣當權時,再怎麼專政,還懂得留著青年黨、民社黨,擺擺樣子;小蔣掌權時,也明白得讓黨外人士有喘息空間,有幾個席次可以吵吵鬧鬧,等到青年黨、民社黨都玩完了,時候到了,就得讓民進黨走上檯面。這種統御心術,還得回到孟子的「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的那套道理。民進黨忙著去中國化,有利於統治和民主門面的中國先賢理論,還是得學著點。

第二個理由,國民黨一旦垮台,北京的對台政策將立即由「他們的維持現狀」轉換成「他們的統一方案」,到那時候,川普所謂的「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很可能也被迫與北京的一中原則,無縫接合。後國民黨時代「台灣的一黨專政」。也將迅速轉換成「中國式的一黨專政」。屆時,民進黨也玩不轉了!說白了,國民黨其實是民進黨對抗北京當局的防護罩,好像臭氧層一般,臭氧層破個小洞,人類還能混,臭氧層大破大開,人類死翹翹。聰明的民進黨,不應該將國民黨趕盡殺絕,也不能讓國民黨徹底完蛋!

當然,國民黨要想敗部復活,絕不可能寄望民進黨的遠見(類似遠見、前瞻、願景這類字眼,在所有政黨的字典裡基本是找不到的),更不能仰賴民進黨的善意和施捨。而必須儘快地找出「眾望所歸」的黨主席。

前面說過,黨主席選舉已成殺戮戰場,即使選出了新的黨主席,黨也崩解了!問題的癥結在於參選的六君子(嘿嘿,是否有些慷慨赴義的味道?),雖屬黨內佼佼者,但畢竟沒有顯赫軍功,誰也不服誰。每個候選人都誇稱2018要贏回幾都幾都,都是無法即時驗證的嘴功,別說對手不信,黨員不信,恐怕連自個兒都不信。那該怎麼辦呢?有啥辦法可以讓國民黨黨主席選舉圓滿落幕,且讓選後的國民黨團結奮鬥,爭回政壇上應有的席次和話語權?

何不參考企業界的共同執行長(Co-CEO)制呢?

2018六都選舉即將揭開序幕,國民黨信誓旦旦的目標也在於贏回六都,剛巧,六人參選黨主席,那麼,何不由六人擔任共同主席(Co-Chairperson,簡稱CC),學習如何集體領導?

最重要的是,由六人抽籤決定六都選舉的督戰地區,設定KPI,譬如,哪幾個都會市長選舉必須贏?黨提名市長人選得票率需成長多少%?六都市議員選舉席次必須成長多少百分比?六都以外的縣市長選舉或可公開由有志參選下任六都市長的中生代「認領」軍令狀,同時設定KPI,如縣市長選舉部分哪些縣市必須贏?議員選舉也比照辦理。

六君子抽籤認領六都,立下軍令狀後,即刻開始布局作戰,選拔候選人,徵集選戰工作人員、募款、與立院配合作戰、動員群眾等等,均由六位CC抽籤抽到的選區,自行籌畫辦理。等到2018年選舉結果揭曉,績效最優者為黨主席,並受命負責籌畫2020年總統及立委選舉。

20170410-國民黨立院黨團邀請五名國民黨主席參選人政見發表座談會,結束後,出席政見發表會的五位主席候選人,與在場的黨籍委員們一同合照,象徵大團結。(蘇仲泓攝)
國民黨立院黨團邀請五名國民黨主席參選人政見發表座談會,結束後,出席政見發表會的五位主席候選人,與在場的黨籍委員們一同合照,象徵大團結。(蘇仲泓攝)

這個建議方案,既是共同CEO制,也類似跨國企業讓各事業單位總經理相互競爭,從中擇優選出企業總部下任CEO的做法。也就是讓軍功說話,無功不受祿,無軍功不封爵。誰要挑戰領導權威,請拿軍功來挑戰。此一作法,參選六人必須抽籤決定認領的區域,避免大家爭搶藍大於綠的選區,避免挑軟柿子吃。參選六位CC若是自忖無能為黨打第一仗,無能為黨打勝仗,那麼,現在便可退出,由有志青年國民黨員遞補,還可兼有篩選下世代政黨領袖的功能,一魚兩吃。

或許有人會質疑,那麼,六位CC是否會私心作祟,提名派系或自己的人馬參選?甚至自行參選六都市長?

當然有可能。

不過,這是個博奕遊戲。每位CC提名的方式、人選一旦不為大多數黨員的同意,他就已經無法「輔選」下去了,即使是提名自個兒,也得考慮黨員反映與勝選機率,況且,幹過副總統、行政院長、直轄市市長的,未必願意降格以求。願意降格以求,且有勝算,也未嘗不可。提名過程、人選若是爭議過大,就連CC自個兒都幹不下去了,權衡輕重,再加上六人六都間的「恐怖平衡」,六人應該都會竭盡洪荒之力去找出勝選的密碼,避免內鬥內亂。 

引進明確的評比機制和問責制度,鬥爭便會回歸到君子之爭,而當黨內的競爭,暫時限縮到特定區域時,小範圍定於一了,團結就回來了! 國民黨的基層仍然是團結,藍營各個粉絲團也仍然是團結的。國民黨不團結的關鍵因素是上層、高層無法定於一。先讓特定區域定於一,把基層的團結,團結在特定一人後,再以軍功來評比眾人成績,創造更大範圍的團結。大團結,肯定是奠基在小團結的基礎上,定於一的前提,則是要先將多化為少,再化少為一。再說直接點,國民黨主席選舉,應該逆向思考,先確認六都選舉的監軍督戰負責人,再用軍功實績來決定誰是黨主席。

非常時期,當有非常作法,國民黨六君子,然否?諸君可有藉創新衝決網羅的決心?

(後記:我曾經是國民黨黨員,但,多年前,勘破政治人心險惡,反出。適巧可口可樂大打一廣告詞----可口可樂,魅力無法擋!靈機一動,未向內政部申請登記,自行成立「魅力無法黨」,因無蝦兵蟹將,也無豐厚黨產,不怕他人來搶黨主席職務,乃由本人自任黨主席兼各工作會主任與各縣市黨部主委,位高權重,不須與六君子爭。合該敘明如上。)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朝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