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iPad螢幕可能出自奴工之手!(下)「他們帶走了我的孩子」中國強逼維吾爾人參加勞改,不去就丟回集中營

2020-03-08 11:20

? 人氣

中國江西省南昌縣的歐菲光工廠遭揭露壓榨維吾爾工人,限制人身自由與信仰活動。(AP)

中國江西省南昌縣的歐菲光工廠遭揭露壓榨維吾爾工人,限制人身自由與信仰活動。(AP)

(前篇請看:你的iPad螢幕可能出自奴工之手!(上)觸控大廠歐菲光遭爆箝制維吾爾工人自由,蘋果、三星、麥當勞都可能從中獲利

2009年烏魯木齊七五事件後,維、漢的民族矛盾節節高升,中國當局更急著推行漢語教育,直到2012年習近平上台,意識形態改造也成為維吾爾人同化計劃的重中之重。

2014年新疆統計局一份文件指出,維吾爾人「糟糕的漢語水平」是他們難以「融入」主流社會的原因,該報告還總結稱,新疆農村的少數民族需要「斷開傳統生活方式的連結」,還需接受系統性的紀律教育和訓練,並接受「現代價值觀的灌輸」。報告總結說:「在地濃厚的宗教氛圍,以及根深蒂固的少數民族習性,不適合現代化的工業生產需求。」

中國政府也祭出補貼鼓勵企業雇用維人。美聯社獲得的一份2014年合約顯示,廣東省企業每雇用一名維吾爾工人,政府就會發放3000元人民幣(約台幣1.3萬元)的補助,若企業願意圖更60小時以上的培訓課程,還能再領每人1000元人民幣(約台幣4300元)的訓練費補貼。作為交換,政府亦要求企業必須提供「集中的住宿區域」、清真食品販賣部以及「民族團結相關課程」。

然而,隨著同化政策加速推行,維吾爾人對政府的不滿也急速升高,2010年代開始維吾爾族相關的恐怖活動大幅增加,又以2014年最多,社會大眾迅速將維吾爾人與炸彈、汽車攻擊的印象畫上等號,又繼續加深了民族間的隔閡,企業也對補貼政策避之唯恐不及。

一位張姓人力仲介透露,他當年試著引介一批維吾爾工人到杭州的工廠,卻發現很難找到願意雇用他們的企業。但他認為原因是「維吾爾人的工作效率不高」。

儘管如此,中國政府仍不遺餘力推動相關計劃,國營媒體在2017年11月報導顯示,單單是新疆和田縣,就打算在2年內「培訓」並送出2萬名維人勞工至其他省分。該報導表示:「在那裏,他們將找到人生的夢想。」

中國江西省南昌縣的回族居民,當地工廠被揭露壓榨維吾爾勞工。(AP)
中國江西省南昌縣的回族居民,當地工廠被揭露壓榨維吾爾勞工。(AP)

「建教合作」新解?

回到歐菲光工廠,該公司網站聲稱,維吾爾工人來自「建教合作」計劃,也是由政府所媒合,形容這些由政府或職業學校帶來的勞工是「實習生」。歐菲光第一次雇用維人是在2017年,一口氣雇用3000人,每次簽約一至兩年。

但歐菲光從未針對這一點回應調查記者,美聯社無法進入工廠查證。記者光是造訪南昌市,公安也亦步亦趨地緊緊跟隨。沒過多久,歐菲光也將維人的漢語課程、清真食物等宣傳文案從官網撤下。

歐菲光是南昌市最大雇主之一,在當地至少擁有6間工廠,當地政府也擁有該公司相當多股份。南昌市政府告訴媒體,歐菲光雇用少數民族是「雙方自願的選擇」,薪資沒有差別,工人也擁有宗教自由。

歐菲光官網說,他們「響應政府號召」前往新疆招募少數民族。該公司也說,維吾爾人需要訓練,需要被人拉一把脫離貧窮,協助他們「學習、上進」。網站也強調漢語的重要,包括歷史課程和「民族團結課程」,好讓維人「全面改善貧窮」。網站也掛著維人在籃球場打球、在食堂跳舞以及參加漢語演說比賽等照片。

去年8月,適逢伊斯蘭教兩大節日之一的「古爾邦節」(Eid Qurban,又稱宰牲節、忠孝節),歐菲光不讓維吾爾工人去清真寺禮拜,卻讓他們穿上橘色的鮮豔表演服聚集在運動場,表演一齣「熱愛祖國──感謝黨」的劇碼給共產黨官員看,甚至還說:「一名維吾爾女性以她的異國美麗風情驚艷全場」。

歐菲光的網站上,維吾爾工人顯得都非常感謝共產黨為他們安排工作,2017年12月一份報告裡寫到,三名來自洛埔縣的工人「極為熱情」表達多麼喜歡乾淨的新宿舍,還說「比老家好得多」。

「我們非常開心,洛埔縣的領導還會利用假日來探望我們,很多人都感動到哭了,」名為艾斯圖拉(Estullah Ali)的工人在報告中受訪時說。

位於中國江西省南昌縣的歐菲光工廠,遭美聯社揭露高壓限制維吾爾族工人的自由。(AP)
位於中國江西省南昌縣的歐菲光工廠,遭美聯社揭露高壓限制維吾爾族工人的自由。(AP)

「他們帶走了我的孩子」

但是,在那些逃出中國的少數民族口中,這場勞動改造計劃的面貌卻比報告上可怕得多。

化名H的洛埔縣玉石商人說,他在2014年就注意到這些計劃,國家常常以電視或廣播宣傳去內地工作有多好多好,甚至有官員把整個維人家庭帶到仲介辦公室,強迫他們簽下合約,還威脅他們若不聽話,就要沒收土地或吃上牢飯。

H表示,中國政府不僅運用勞改手段,同時也不忘打壓宗教,這是最令他擔憂的地方。他的許多熟人都一個一個地消失,包括虔誠的穆斯林友人、教授維吾爾語的老師、留著大鬍子的男人和帶著頭巾的女人等等,凸顯當局有計劃地抹去維吾爾社會的宗教痕跡。

直到2015年某一天,H說他和72歲的鄰居打招呼,老翁開口就迸出眼淚:「他們把我的孩子帶去內地工作了。」過了幾個月,還算富有的H就帶著家人逃離了中國。

中國政府將新疆維吾爾族送往內地工廠強制勞動,美其名為「內地轉移就業人員」(取自網路)
中國政府將新疆維吾爾族送往內地工廠強制勞動,美其名為「內地轉移就業人員」(取自網路)

一名哈薩克族男子札金貝克(Zharqynbek Otan)說,2018年他從集中營被釋放出來,村子裡很多鄰居也說,他們家的兒女被迫簽下「賣身契」,前往遙遠的上海工作半年至五年不等的時間。當局也警告他們,若敢逃離工作就會被送回集中營。哈薩克族與維吾爾族都是信仰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

另一名哈薩克男子努蘭(Nurlan Kokteubai)也說,當他被關在集中營時,一位幹部告訴他,上面會挑選年輕力壯的人去內地工作。努蘭表示:「他說,這些年輕人會學到技術。」

工人的待遇似乎依照不同地區和工廠有著天壤之別,一名哈薩克族受訪者說,他的哥哥在中國中部的行動電源工廠工作,每個月可以領到571美元(約台幣1.7萬元),而且不用上課。但另一名受訪者卻說,他的兩名表親被迫在糟糕的環境工作,說好每月428.5美元(約台幣1萬2800元)的工資,卻只領到1/10。他們雖然非常想辭職,但身邊已有四名維人在申訴抱怨過後,又被遣送回新疆的集中營,令所有人噤若寒蟬。

流亡中的維吾爾人與哈薩克人都說,在外地工廠工作的生活當然比集中營好很多,過去也有些人確實是自願打工賺錢。一名江西聯創電子(Jiangxi Lianchuang Electronics)的前員工就說,那裡的300名維吾爾工人可以自由進出工廠,而且都很滿意目前的薪資跟生活。他表示,他們的薪水每個月達到5000元人民幣(約台幣2萬1500元),不過傍晚也要上中文課。

但是,當記者把維吾爾工人遇到的問題清單拿給他看時,他卻立刻警戒起來,要走了那張清單,然後拿起打火機一把燒了紙張。

「如果讓共產黨聽到這些──」他把雙手手腕疊在一起,做出被人上銬的姿勢──「那就糟糕了。」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