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國民黨真把共產黨當「兄弟」嗎?

2020-03-08 07:20

? 人氣

國民黨是否賣台?仍有待討論。(資料照,顏麟宇攝)

國民黨是否賣台?仍有待討論。(資料照,顏麟宇攝)

2005年連戰訪問北京以來,「民國熱」一度在大陸引起風潮,廣州黃埔軍校舊址推出了許多國共合作為背景的紀念品,可這終究是共產黨這個「弟弟」對國民黨這個「哥哥」的一廂情願。

國共合作紀念品(許劍虹提供)
國共合作紀念品。(許劍虹提供)

一個長期以來在海峽兩岸之間流傳的既定印象,在於無論是大陸人、外省人還是台灣人,似乎都認為國民黨對於共產黨有比民進黨更強烈的「兄弟情」。這個所謂「兄弟情」的傳說,來自於中共元老廖承志在1982年7月24日給蔣經國寫的信。廖承志在信中以「吾弟」稱呼蔣經國,並期望國共兩黨能夠「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特殊的「兄弟關係」

此信內容一反了過去中共官方對「國民黨反動派」的定調,確認了國共兩黨特殊的「兄弟關係」。國民黨與共產黨都自稱為孫中山先生的學生,雙方如廖承志在信中強調的,有過共同對抗北洋軍閥與日本侵略者的兩次合作基礎,外加廖承志的父親廖仲愷又是國民黨元老,似乎這個「兄弟關係」從表面上來看非常合理。

外加周恩來在黃埔軍校擔任過政治部主任職務,且中共十大元帥就有徐向前與林彪出身自黃埔軍校。其他八位元帥中,又有葉劍英、聶榮臻與陳毅在黃埔軍校擔任過教職或文書,可見解放軍與國軍也有共同的歷史淵源。所以國共兩黨「兄弟關係」的說法,也時常為許歷農、王文燮與吳斯懷等退役將領運用來正當化他們與對岸的交流。

當然民進黨也用同樣的理由,質疑國民黨因為與共產黨這層特殊的「兄弟關係」,而且還是建立在中華民族主義上的「兄弟關係」,極有可能會出賣台灣主權給中國共產黨。顯見即便是對兩岸前途看法南轅北轍的統獨兩派,都對廖承志所謂國共「兄弟關係」的論述深信不疑。中共為了統戰台灣,更是塑造了許多關於蔣中正派遣「密使」前往大陸拜會毛澤東,甚至於「西沙戰事緊」的神話故事。

藍綠紅三派,都基於不同的需要陷入了廖承志的「兄弟情懷」中,卻沒人還記得蔣經國不只沒有同意廖承志的說法,還透過蔣中正夫人宋美齡嚴厲斥責了「國共兄弟黨」的論述。重新回到80年代的時代背景,「國共兄弟關係」的論點完全是來自於中國共產黨的一廂情願。不只是蔣中正、蔣經國父子沒有認可,就連馬英九都不曾接受,是實實在在的「統戰術語」。

從參與今年3月7日黨主席選舉的郝龍斌和江啟臣身上,我們也可以看到無論過去他們對待大陸的中國共產黨,是採取嚴詞批判還是積極交往的態度,基本上都還是把國民黨能否在台灣永久執政,看得比推動國共兩黨談判還要更為重要。經歷了2020年的大敗之後,兩位候選人不約而同將責任推給了「親中」政策和買辦文化,更能從中一窺國民黨對共產黨的真實想法。

林彪曾經一身國軍打扮投入對日作戰。(許劍虹提供)
林彪曾經一身國軍打扮投入對日作戰。(許劍虹提供)

共產黨比較容易認可國民黨的原因,在於中共在歷史上確實有兩次被國民黨領導過,如十大元帥中的林彪,就曾經一身國軍打扮投入對日作戰。

渴望得到國民黨的認可

在1979年鄧小平對世界打開大陸的大門以前,國共兩黨的關係是實實在在的敵對關係,一方稱呼對方為「共匪」,另外一方則稱呼對方為「蔣匪」。在蔣中正治理下的台灣,任何人膽敢稱呼共產黨為「兄弟」,下場不是被送到馬場町槍決,就是到綠島關個幾十年。毛澤東時代的中國大陸,任何提出「國共合作」主張的人都不要想見到第二天早上的太陽。

直到鄧小平上台以後,大陸人才開始能以「實事求是」的態度評價國民黨的功過。在目睹到台灣、南韓、香港與新加坡經濟上的發展成就之後,最讓鄧小平感到羞愧的一件事,就是當年他幫毛澤東打天下的目的是要讓中國人過上安居樂業的好生活,然而最後的結果卻是他們共產黨治理下的大陸遠不如國民黨治理下的台灣。

所以回到80年代的時空環境,鄧小平著實對國民黨是感到有所虧欠的。但是對於身為革命元勳的鄧小平而言,紅色江山終究是已經建立了起來,且華人世界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民主政體誕生。除了個人的權力慾望外,他十分擔憂共產黨若交出權力,將會引起類似文革復辟的危機。所以鄧小平對於大陸繼續在中共統治下實施「一黨專制」,還是相當支持的。

從蔣經國與李光耀的經驗來看,「政治保守,經濟開放」的「開明專制」是鄧小平所欣賞的,也是讓紅色江山延續下去的不二法門。所以鄧小平停止了毛澤東時代對黨外勢力的支持,同意讓共產黨與國民黨在大陸與台灣都保持各自的「開明專制」體系下去。而且鄧小平還相信,國民黨「開明專制」路線走的比共產黨更有經驗,甚至可以當共產黨的老師。

這也就是鄧小平提出「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統一模式的根本原因,讓台灣與大陸的「開明專制」和平共存,相互競爭。等到共產黨的「開明專制」學得比國民黨還要更好的時候,就是兩岸徹底走上「一個國家,一種制度」的時候了。想要將國民黨與共產黨的威權體制合二為一,進而建立一套幫助共產黨長久統治中國的政治制度,看在鄧小平眼中至少需要50年的時間。

恰巧此刻的台灣,也正好面臨到了是要開放民主,還是要「回歸祖國」的歷史交叉口。鄧小平判斷蔣經國會以維繫中國國民黨威權體制下的江山為重,所以提出了「50年不變」的條件,表示只要國民黨接受中共「一國兩制」的統一條件,就能繼續統治台灣半個世紀。國民黨唯一要做出的犧牲,就是承認中央政府只能夠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政府而已。

20190617 upload-鄧小平。(取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鄧小平。(取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給予國民黨50年統治台灣的權力,讓過去曾經接受毛澤東支持的黨外人士大感震驚。尤其是鄧小平甚至不惜讓國民黨保留軍隊的條件,更讓黨外人士感覺自己被中共「出賣」,從而走上了與中國共產黨對立,甚至於主張台灣獨立的道路。顯見今天台灣的統獨與藍綠之爭,始作俑者就來自於鄧小平在兩岸政策路線上的轉彎。

李遠哲曾當面告訴鄧小平:「台灣老百姓對於大陸來的這個統治階層是很不滿意的,反而對人民的中國懷有希望,但是後來人民的中國卻對國民黨說,愛國沒有先後,國民黨可以保有軍隊,完全忽略台灣人民仍是被壓迫的,人民政府似乎已忘了社會主義革命的目的,並沒有站在台灣人民這一邊,因此有些台灣人才會想要獨立,想與中國分離。」

 鄧小平為了爭取蔣經國的認可,不惜得罪了本來與中共沒有仇恨,而且還彼此視對方為同志的台灣人,當然不會是沒有代價的。因為如果國民黨接受了鄧小平的提案,在「黨對黨協商」下完成兩岸統一,就會讓中共有向世人宣稱「民主制度不適合中國人」的道德基礎。畢竟兩岸都在一黨專制的條件下實現了經濟起飛與國家統一,還有哪個制度能比「開明專制」更適合中國人呢?

但是蔣經國並沒有上鄧小平的當,他不只拒絕了與大陸進行政治談判,還在1987年11月開放兩岸探親以前,宣佈開放黨禁與報禁。換言之,在允許台灣與大陸恢復交流以前,他已經開啟了台灣通往民主化道路的大門。透過將解決兩岸問題的權力交付給台澎金馬人民的方式,蔣經國成功破解調鄧小平利用黨對黨協商模式來維持中共永久統治大陸的佈局,也延續了中華民國的國運。

無論是國軍還是國民黨,對抗日戰爭的論述永遠只有一個,那就是蔣委員長領導的。這意味中共抗戰的那一分功績,是永遠不會得到台灣這裡的認可。

許劍虹提供
對抗日戰爭的論述只有「蔣委員長領導的」。(許劍虹提供)

國民黨從未認可過共產黨

所以在台灣人與共產黨的選擇中,蔣經國最終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前者,透過讓中華民國民主化來昇華中國國民黨。蔣經國定下來的這套遊戲規則,後來也為他的繼任者們所接受。無論是派出辜振甫到新加坡與汪道涵談判的李登輝,還是後來在新加坡與習近平見面的馬英九,都堅持兩岸只能夠以「中華民國政府」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政權對政權模式談判。

既然中共無法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那麼就透過海基會與海協會這兩個白手套代表兩岸政權來接觸彼此。如果中共沒有辦法稱呼中華民國元首為總統,那麼兩岸領導人就互稱為「先生」吧。無論兩岸之間如何否定對方的官方頭銜,從「辜汪會談」到「馬習會」的所有接觸都是在政權對政權的條件下完成的。汪道涵與馬英九代表的都不只是中國國民黨,而是台澎金馬的2,300萬同胞。

假若是在黨對黨模式下解決,連戰在2005年以國民黨主席身份訪問北京時兩岸就應該完成統一了。顯見蔣經國推動民主化,彰顯兩岸制度上的差異,讓中華民國能夠生存到今天是個極有遠見的安排。那麼,國民黨是否真的在情感上比民進黨更認可共產黨呢?就如同許多人所言,一旦那些有1949年遷台經驗的老外省人走光,兩岸就沒有和平統一的可能了?

如果對兩岸分治歷史有基本瞭解者,就知道這個說法完全是無稽之談。因為兩岸之間的對立歸根究柢不是來自於本省人與大陸人之間的仇恨,更不是來自於「台灣獨立」和「中國統一」的碰撞,而是根源自國共內戰。換言之,今天台灣一切對共產黨的仇恨及敵視都是蔣家父子與「黃埔系」原封不動地從大陸帶過來的。

「實質意義的政治接觸」

反而是在台灣人總統李登輝領導下,兩岸在90年代初期有了真正意義上的政治接觸。馬英九雖然是外省人,但相信也是因為他對1949年的國共內戰沒有什麼根深蒂固的回憶,才能夠順利推動兩岸的實質性交流。就筆者接觸到的抗戰世代來論,幾乎沒有哪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國軍將領、軍官或者士兵把共產黨當自己的「兄弟」看過。

大多數提到毛澤東時代的中共,還是視之為仇敵看待,罵起來總是你一言我一句的「共匪」,絲毫沒有正面印象可言。他們雖然對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持肯定立場,並支持兩岸重新接觸,但維持中華民國憲政法統仍是不可退讓的原則。很少有真正與解放軍作戰過的老一輩,會發自內心把殺害自己袍澤和家人的共產黨當「兄弟」看。

至於1988年由中共《黨史信息報》製造,所謂蔣中正在1974年爆發的西沙海戰中,為了保衛這塊兩岸共同聲索的南海領土,故意讓解放軍海軍東海艦隊經由台灣海峽南下打擊反共盟友越南共和國海軍的說法,則完全無法從中華民國海軍老兵口中得到應證。筆者曾經詢問過前國防部長伍世文此一說法是否為真,他則表示自己完全沒有聽到過。

更重要的是,以徐焰為代表的一批解放軍鷹派將領,從2011年起就撰文否定了《黨史信息報》的說法,指出解放軍海軍東海艦隊根本就沒有行經過中華民國海軍的防區,所以不存在蔣中正開放海上通道給共軍海軍南下支援西沙作戰的可能性。徐焰甚至將此一謠傳定性為:「其目的就是通過美化當年中國革命的對象,來否定當年革命戰爭和建立新中國的合理性。」

回顧1962年「中」印邊境衝突還有1969年「中」蘇珍寶島之役的歷史,中華民國政府都動員宣傳機器攻擊中共為「侵略者」。印度與蘇聯都是冷戰時代對台灣極度不友好的國家,國民黨都站在他們的立場批評中共,南越是中華民國反共抗俄的盟友,說蔣中正會在西沙海戰中採取支持中共的立場,顯然是沒有什麼道理的。

韓國戰爭紀念館戶外展示區的兄弟雕像(Danleo~commonswiki∕維基百科)
韓國戰爭紀念館戶外展示區的兄弟雕像(Danleo~commonswiki∕維基百科)

陳列在韓國戰爭紀念館戶外展示區的兄弟雕像,呈現大韓民國國軍與朝鮮人民軍相擁而泣的畫面,這是在台灣絕對不可能看到的。兩韓與國共的最大癥結點,在於兩韓是在美蘇佔領下被強迫分裂的,國共卻是自己打內戰分裂的。國民黨又只有領導過共產黨,又沒有被共產黨領導過的歷史,更是不可能拉下臉來放棄自己的正統地位。

南韓的兄弟雕像

固然蔣中正父子不曾認可過中共,但我們無法否認今天有許多出自國民黨的退役將領,或者是一些高階黨員幹部是「國共合作」的支持者。很多深藍黨員與選民,對於「國共兄弟情」的神話也是深信不疑。許歷農就曾經指出:「黃埔出身的,於兄於弟,於手於足。兩岸的交往應該如同黃埔精神一樣,互相接納,一笑泯恩仇。其實大家真的接觸了,有交集了,一切也就沒有那麼難了。」

然而無論是黨員幹部、退役將領還是底層支持者,他們對中共的認同絕大多數也都是在大陸「富」起來以後才產生。許歷農將軍便坦承自己無法認同毛澤東時代的中國共產黨:「以前之所以反共,是反對當時中國實施的共產主義及在共產制度下的一些不當作為和措施,如清算鬥爭、限制個人生產、大躍進、實施人民公社、批孔揚秦、文化大革命。」

可如果真的把共產黨當兄弟,哪怕是在意識形態差異巨大的情況下,也不該是將對對方的認同建立在對方是否富有的情況上。比如大韓民國在經濟發展上一直優先於北韓,但是南韓人對北韓人強烈的民族情感始終是表露無遺的。從近年來南韓拍攝的許多影視作品,如《白頭山》與《愛的迫降》等等,看在我們這些外人眼中都有過度美化北韓的嫌疑。

20200304韓劇「愛的迫降」(官方劇照)
韓劇「愛的迫降」引發過度美化北韓爭議。(官方劇照)

許多人可能會說,這是因為自由派出身的文在寅立場親近北韓所導致。可難道保守派的南韓政治家,就不把北韓當兄弟了嗎?不要忘記,第一位與北韓展開談判接觸的大韓民國總統,就是以「反共鐵人」自居的朴正熙。對於朝鮮半島的未來走向,大韓民國境內也只有如何統一的差別,卻絕對沒有「拒絕統一」的選項。

 1993年12月在漢城落成的戰爭紀念館,是由大韓民國政府與軍方聯手打造的國家級戰爭紀念館。裡面有一個叫「兄弟雕像」的景點非常有意思,是以一位大韓民國國軍的哥哥抱著朝鮮人民軍的弟弟為主題的雕像。據說2004年上映的電影《太極旗:生死兄弟》就是以這個雕像為靈感拍攝而成的,而且還是以韓戰時發生過的真實故事為題材。

讓兩位身穿南北兩軍制服的兄弟抱在一起,象徵的是大韓民國國軍對國家統一的渴望。可見白善燁等老一輩南韓軍人,是真心將朝鮮人民視為自己失散多年的兄弟看待。但類似的情感,就很難在郝柏村等國軍退役將領身上看到,更不可能出現在台北的國軍歷史博物館。中華民國國軍對待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立場,直到今天還是「國家安全的唯一威脅」。

回想一下「兄弟雕像」剛落成的1994年,北韓還處於饑荒狀態,金家王朝的信用處於全面破產的狀態,但南韓仍沒有改變把北韓視為兄弟的態度,這樣的感情在筆者看來是真誠的。但台灣的中國國民黨,基本上在大陸遭受孤立還有經濟危機的時候,採取的態度往往是「幸災樂禍」。等到大陸發財後,雖然有了一些巴結之舉,但仍是盡可能迴避與中共觸及政治上的統一問題。

提到過去抗戰的歷史,國民黨與其支持者仍堅持中共「沒有貢獻」,而南韓朝野卻把金日成視為「民族英雄」,就可見到兩者差異有多巨大。會產生這樣差異的關係,在於兩岸與兩韓分裂的原因各有不同。海峽兩岸是因為內戰而走向分裂,而在兩岸分裂以前,中華民國曾經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還有著國共兩黨都承認的法統地位。

因此在中共起兵造反,把國民黨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驅逐到台灣後,國民黨人還是有強烈的「正統心態」,不甘心與過去被自己視為「流寇」的共產黨平起平坐。假若說國共兩黨真的是「兄弟」,那國民黨也會堅持自己是哥哥,畢竟過去兩次的「國共合作」也是建立在國民黨的領導上。如果今天要國民黨回頭去承認自己是「弟弟」,要接受共產黨的領導,那根本上是不可能的事。

南北韓的分裂,則始於美蘇兩大外力勢力對朝鮮半島事務的介入,並非純粹因為雙方的內戰。朴正熙與金日成雖然是受到日本和蘇聯等外來勢力培養,卻都是主張朝鮮人「該走自己道路」的民族主義者,希望能擺脫華府和莫斯科的箝制。大韓民國從來沒統治過北韓,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沒有統治過南韓,雙方領土面積大小幾乎一樣,不存在誰是正統,誰又不是正統的問題。

共同的民族主義之下,南北韓元首接觸起來遠比國共領袖還要容易,也就難怪南韓在朴正熙時代就可以與北韓展開協商,但台灣必須要等兩蔣父子都過世以後才能開始與大陸進入談判的深水區。從這個角度來看,國民黨是真的從來沒有把共產黨當兄弟看過的。在國民黨一心只想利用中共,卻不曾把中共當兄弟的情況下來看,指控國民黨「賣台」也肯定是不符合事實的。

*作者為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