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談一段中日聯合防疫的故事

2020-02-23 07:20

? 人氣

先不提複雜的東亞地緣戰略走向,從抗擊瘟疫的非傳統安全領域來看,其實打擊新型冠狀病毒還稱不上是中國與日本的第一次合作。(資料照,美聯社)

先不提複雜的東亞地緣戰略走向,從抗擊瘟疫的非傳統安全領域來看,其實打擊新型冠狀病毒還稱不上是中國與日本的第一次合作。(資料照,美聯社)

筆者在去年12月,曾寫一篇文章探討中共外交路線由原本的「連美抗日」轉向「聯日抗美」。而此一預言伴隨著新型冠狀病毒席捲亞洲,似乎有提早實現的可能性。尤其是日本在捐贈湖北的物資上,寫有「山川異域,風月同天」的漢詩,更是感動了無數大陸人,讓他們放下了對日本侵華歷史的仇恨,甚至還讓中共官方下達了暫緩撥放抗日神劇的命令。

假若中日關係繼續朝這條路走下去,去年無法上映的電影《八佰》在可見的未來更是上映無望了。先不提複雜的東亞地緣戰略走向,從抗擊瘟疫的非傳統安全領域來看,其實打擊新型冠狀病毒還稱不上是中國與日本的第一次合作。根據筆者訪談的抗戰老兵錢鴻禮老先生回憶,其實中日兩國的軍隊在1941年到1942年之間還真的上演過一段共同抗疫的故事。

到目前為止,筆者只從錢鴻禮老先生口中得知這段歷史,還沒有辦法從兩岸或者日本史料中找到對應的詳細資料。所以關於此一歷史事件具體發生的時間與地點,甚至於與中國軍隊合作的日軍單位,到目前為止都不得而知,還待各位先進與其他同好提供佐證資料,來證明錢鴻禮先生口述的真實性。在此只將筆者從錢老先生那裡聽到的事跡,原封不動地告訴給各位讀者知道。

認識錢鴻禮先生,其實要感謝台北忠義同志會的幫助,知道他是抗戰期間由戴笠派到西北軍裡的特務,主要任務是將自己長官的情報回報給簡稱「軍統」的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錢鴻禮出生於東北軍家庭,稱呼張學良為"六哥",並接受過日本的醫學教育,通日語又懂醫療常識,又能得到不同派系的地方部隊將領歡迎,是戴笠眼中搞情報的重點培育人才。

老情報員錢鴻禮,在抗戰時也見證過一段中日兩國「山川異域,風月同天」的  抗疫故事。(許劍虹提供)
老情報員錢鴻禮,在抗戰時也見證過一段中日兩國「山川異域,風月同天」的抗疫故事。(許劍虹提供)

錢鴻禮在對日抗戰爆發後,先是被派到石友三將軍指揮的第39集團軍第69軍擔任軍醫。可是後來石友三因為想投靠日本的關係,與弟弟石友信一起慘死於時任新8軍軍長的部下高樹勳手中。錢鴻禮也因為被視為石友三人馬的緣故,差點被高樹勳殺掉,所幸軍醫在那個年代屬於不可多得的人才,他才在進鬼門關以前被釋放。

可是在高樹勳的部隊裡面,錢鴻禮也實在是幹不下去了,只能跟著第69軍副軍長王清翰一起投靠魯西行署主任孫良誠,部隊番號也被改編為國民革命軍新編第4旅,負責山東省與河南省邊界地區的安全。孫良誠與王清翰都是西北軍將領,並非效忠蔣中正的黃埔系人馬,一切都是從保存實力的角度出發,對日作戰並不積極。

不過為了保住自己的地盤,孫良誠與王清翰又暗中與日軍勾結打壓在敵後擴張勢力的中共8路軍。看在反共的蔣中正眼中,共產黨才是自己心中真正的心腹大患,所以對於孫良誠和王清翰「消極抗日,積極反共」的行為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當然新編第4旅名義上仍與日軍處於交戰狀態,雙方在戰場上見到時就算不大打出手,也會裝模作樣開個幾槍示威,關係也稱不上友善。

1937年,盧溝橋事變發生。隨後的7月17日,時任中華民國實際最高領導人的國民政府行政院院長兼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在江西廬山發表了著名的「最後關頭」演說,此演說稱為《廬山聲明》。(資料照))
看在反共的蔣中正眼中,共產黨才是自己心中真正的心腹大患,所以對於孫良誠和王清翰「消極抗日,積極反共」的行為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資料照))

看在錢鴻禮眼中,王清翰並不像石友三一樣是位跟部下「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好長官。本身就是紈褲子弟的錢鴻禮,對王清翰的作風總是不假辭色的批判,讓王清翰產生了將他除掉的想法。恰好山東曹縣當時有八個村子正在鬧傳染病,錢鴻禮本人又是軍醫,讓王清翰旅長找到一個正當理由把他派到當地,希望能靠病毒幫自己除掉這個眼中釘,肉中刺。

初抵曹縣的錢鴻禮,確實被傳染病的嚴重嚇到不知所措。不過聰明的他很快就發現,受傳染病影響的不是只有中國百姓,還有駐在歸德的日本陸軍。光靠中國軍隊,而且還是雜牌軍的資源,並沒有辦法解決傳染病問題,所以錢鴻禮靈機一動,居然身穿國軍軍醫的制服到歸德去向日軍司令求援。歸德的日軍見錢鴻禮隻身前來,又會講流利的日語,很快的就把他帶去見了司令。

曾經就讀天津日本租界鹽谷醫院學醫的他,也因為精通醫學知識的關係,說服日軍司令派兵救助曹縣的中國老百姓。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本人全心全意進攻英美盟軍,並不想在中國大陸樹立太多敵人。他們對待淪陷區同胞的態度已非開戰之初那般惡劣,希望能爭取更多中國軍民參加「大東亞共榮圈」的行列,所以非常樂意支持錢鴻禮。

更何況王清翰的新編第4旅是西北軍,並沒有蔣中正的中央軍那般親近日本的頭號大敵美國,而且還在與日軍合作打擊共產黨。除了共產黨這股被日軍視為恐怖分子的力量之外,病毒這個非傳統安全問題也影響到了河南與山東交界處日軍的安全。所以無論是從中國還是日本的角度出發,日軍都沒有辦法在這次人道危機中置身事外。

他不只爽快答應提供藥品給錢鴻禮,而且還告訴錢鴻禮將在隔日派遣日本陸軍航空隊的四架飛機前往曹縣上空噴灑消毒劑,希望新編第4旅官兵不要對他們開火。達成這項共識後,錢鴻禮就帶著藥品回到曹縣,開始為村民提供醫療服務。日軍第二天也如約派出飛機到現場噴灑消毒劑,新編第4旅按照約定沒有開火。在中日兩軍的合作下,傳染病的危機得到控制與解決。

雖然錢鴻禮本身也病倒,但是在其他軍醫妥善照顧下最後還是被救活了。原本想利用傳染病殺死錢鴻禮的王清翰到曹縣視察災區時,看到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療的錢鴻禮,據老先生回憶是氣到話都講不出來。錢鴻禮指出,滿腦子只想保住自己地盤的王清翰,最終也因為沒有辦法在艱困的環境中抗戰下去,於1942年跟著長官孫良誠一起投靠了汪精衛政權。

汪精衛(圖/維基百科)
汪精衛。(圖/維基百科)

出任和平建國軍第2方面軍第5軍司令的王清翰,開始正大光明的與日軍聯手反共,錢鴻禮則因為不喜歡這位長官的軍閥作風,中途開小差跑去投靠另外一支由文大可領導的和平軍第31師。他繼續替戴笠蒐集日軍情報,利用「日偽」的力量協助國民政府圍剿中國共產黨,並防止轟炸淪陷區的美軍P-51將第31師視為日軍附庸武裝一起炸掉。

有趣的是,反共的王清翰在抗戰勝利後雖一度為國軍改編,但卻又因為遭到中央軍的歧視,最終居然又反水誠為了中共地下黨員,替解放軍從事遊說西北軍將領劉汝明叛變的工作。沒想到最後東窗事發,王清翰也在1949年3月5日被以匪諜名義在南京槍決。諷刺的是,錢鴻禮是王清翰被槍決以前,唯一到監獄探望他的人。

但是這樣的故事,因為在國共兩黨的抗戰史觀中都被視為「政治不正確」的關係,長年來在兩岸遭受埋沒。筆者也只能從錢鴻禮老先生口中聽到一丁點的蛛絲馬跡,還希望有人能提供更多的詳細資訊。假若這個故事是真的,筆者相信遲早有一天大陸方面會公佈出更詳細的資料。這不只是因為中共與日本的關係正在迅速改善,還因為王清翰本人也是中共追認的「革命烈士」。

*作者為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