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談一段中日聯合防疫的故事

2020-02-23 07:20

? 人氣

先不提複雜的東亞地緣戰略走向,從抗擊瘟疫的非傳統安全領域來看,其實打擊新型冠狀病毒還稱不上是中國與日本的第一次合作。(資料照,美聯社)

先不提複雜的東亞地緣戰略走向,從抗擊瘟疫的非傳統安全領域來看,其實打擊新型冠狀病毒還稱不上是中國與日本的第一次合作。(資料照,美聯社)

筆者在去年12月,曾寫一篇文章探討中共外交路線由原本的「連美抗日」轉向「聯日抗美」。而此一預言伴隨著新型冠狀病毒席捲亞洲,似乎有提早實現的可能性。尤其是日本在捐贈湖北的物資上,寫有「山川異域,風月同天」的漢詩,更是感動了無數大陸人,讓他們放下了對日本侵華歷史的仇恨,甚至還讓中共官方下達了暫緩撥放抗日神劇的命令。

假若中日關係繼續朝這條路走下去,去年無法上映的電影《八佰》在可見的未來更是上映無望了。先不提複雜的東亞地緣戰略走向,從抗擊瘟疫的非傳統安全領域來看,其實打擊新型冠狀病毒還稱不上是中國與日本的第一次合作。根據筆者訪談的抗戰老兵錢鴻禮老先生回憶,其實中日兩國的軍隊在1941年到1942年之間還真的上演過一段共同抗疫的故事。

到目前為止,筆者只從錢鴻禮老先生口中得知這段歷史,還沒有辦法從兩岸或者日本史料中找到對應的詳細資料。所以關於此一歷史事件具體發生的時間與地點,甚至於與中國軍隊合作的日軍單位,到目前為止都不得而知,還待各位先進與其他同好提供佐證資料,來證明錢鴻禮先生口述的真實性。在此只將筆者從錢老先生那裡聽到的事跡,原封不動地告訴給各位讀者知道。

認識錢鴻禮先生,其實要感謝台北忠義同志會的幫助,知道他是抗戰期間由戴笠派到西北軍裡的特務,主要任務是將自己長官的情報回報給簡稱「軍統」的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錢鴻禮出生於東北軍家庭,稱呼張學良為"六哥",並接受過日本的醫學教育,通日語又懂醫療常識,又能得到不同派系的地方部隊將領歡迎,是戴笠眼中搞情報的重點培育人才。

老情報員錢鴻禮,在抗戰時也見證過一段中日兩國「山川異域,風月同天」的  抗疫故事。(許劍虹提供)
老情報員錢鴻禮,在抗戰時也見證過一段中日兩國「山川異域,風月同天」的抗疫故事。(許劍虹提供)

錢鴻禮在對日抗戰爆發後,先是被派到石友三將軍指揮的第39集團軍第69軍擔任軍醫。可是後來石友三因為想投靠日本的關係,與弟弟石友信一起慘死於時任新8軍軍長的部下高樹勳手中。錢鴻禮也因為被視為石友三人馬的緣故,差點被高樹勳殺掉,所幸軍醫在那個年代屬於不可多得的人才,他才在進鬼門關以前被釋放。

可是在高樹勳的部隊裡面,錢鴻禮也實在是幹不下去了,只能跟著第69軍副軍長王清翰一起投靠魯西行署主任孫良誠,部隊番號也被改編為國民革命軍新編第4旅,負責山東省與河南省邊界地區的安全。孫良誠與王清翰都是西北軍將領,並非效忠蔣中正的黃埔系人馬,一切都是從保存實力的角度出發,對日作戰並不積極。

不過為了保住自己的地盤,孫良誠與王清翰又暗中與日軍勾結打壓在敵後擴張勢力的中共8路軍。看在反共的蔣中正眼中,共產黨才是自己心中真正的心腹大患,所以對於孫良誠和王清翰「消極抗日,積極反共」的行為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當然新編第4旅名義上仍與日軍處於交戰狀態,雙方在戰場上見到時就算不大打出手,也會裝模作樣開個幾槍示威,關係也稱不上友善。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