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誰讓鑽石公主號成了海上的小武漢?安倍政府應對荒腔走板,日本疫情發展堪慮

2020-02-17 06:12

? 人氣

「鑽石公主號」的確診病例已經超過130人,成為中國以外群聚感染最嚴重的地方。(美聯社)

「鑽石公主號」的確診病例已經超過130人,成為中國以外群聚感染最嚴重的地方。(美聯社)

從昭和23年(1948年)開始,日本的時局月報社(現改名「自由國民社」)每年都會出版一本《現代用語的基礎知識》,針對未來一年可能派上用場的詞語及知識進行彙整解說。這本每年都要重新改版的《用語辭典》賞味期只有一年,卻意外長銷至今,2008年的CD-ROM版本還拿到了日本電子出版協會的「長期銷售獎」。

此事當然透露出日本人做事認真仔細、凡事預做準備的嚴謹態度。或者說,日本出版界發揮了資料彙整的看家本領,為整個社會預先做好面對未來的知識準備。日本類似的出版品還有很多,包括文藝春秋的《論點100》、日經HR編輯部的《日經關鍵字》等等。如果翻開2020年號的《現代用語的基礎知識》(2019年11月出版),涉及的主題五花八門:包括美中新冷戰、迎接(核電廠的)廢爐時代、美國總統大選、TikTok流行、消費稅增稅、甚至是AI與哲學。

現代用語的基礎知識。(翻攝自由國民社官網)
現代用語的基礎知識。(翻攝自由國民社官網)

也許你也發現了,進入2020年不過才40多天,但《現代用語的基礎知識》這次為日本準備的知識計畫,卻完完全全派不上用場。因爲日本當前遭遇的最大危機,在這本書、甚至所有類似的出版品裡,全都沒有隻字片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武漢肺炎、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這場新時代的疫病風暴被人類發現才不到三個月,已從中國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蔓延到世界各地,而且除了發源地中國之外,日本竟成了全球感染最為嚴重之處。

以日本的醫療實力、社經條件、民族性格,若要說中國周遭哪個國家會最先受到疫病重創,發生群聚感染(鑽石公主號)、院內感染(濟生會有田病院)、甚至疑似社區感染(厚生勞動大臣也承認無法掌握患者感染路徑),日本怎麼樣都不該是首選—但416人確診(截至2月17日)的事實卻已擺在世人眼前。這場疫病的威脅目前還看不到盡頭,日本也不一定會繼續保持「確診病例世界第二」的頭銜。不過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日本人到底在哪些地方行差踏錯,導致目前難以收拾的公衛困境,確實值得仍在與疫病奮戰的我們好好思考。

「不願得罪中國」害了日本人?

根據日本觀光廳的最新統計,2019年共有3188萬名外國人訪日,其中占比最高的就是中國人(約30%),959萬4300人次更創下史上新高。日韓去年因為歷史問題交惡,即使訪日的韓國旅客依舊是排行第二(台灣、香港分據三、四名),但人數卻從前一年的753萬驟降為558萬。

面對龐大的中國旅客市場,加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預計今年4月訪日,許多人批評安倍政府不願在此時得罪中國,才會對中國旅客「該斷不斷」。美國、蒙古、新加坡、越南、菲律賓早在2月1日前後就禁絕中國旅客,我國2月7日起也禁止中國各省人士入境,港澳人士雖仍可來台,但入境後需居家檢疫14天不可外出。但日本至今仍然只對湖北、浙江兩地人士禁止入境,形成防疫缺口。

武漢肺炎疫情急遽升高,日本海關也加強對旅客的體溫檢測。圖為東京成田機場。(美聯社)
武漢肺炎疫情急遽升高,日本海關也加強對旅客的體溫檢測。圖為東京成田機場。(美聯社)

這個說法雖然言之成理,但無法解釋同樣對中國旅客廣開國門的泰國(全無管制)、南韓(僅禁湖北)、馬來西亞(僅禁湖北)為何疫情不如日本嚴重?我國除了宣布陸客禁令相對較晚,目前也未禁止數十萬台商出入中國,每天更有逾千人從中港澳搭機返台,也留下龐大的防疫缺口。但話說回來,日本禁止中國旅客的決定確實做的掙扎,中國目前確診病例破千的省份依序是湖北、廣東、河南、浙江、湖南,安倍晉三雖禁了湖北、浙江人入境,卻不管廣東、河南、湖南,讓人看不懂其防疫思維。

荒腔走板的隔離政策

「鑽石公主號」郵輪恐怕是全球罹病率最高的一個空間,這當然是因為武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力強所致。搭載3711人於本月3日停靠日本橫濱港的鑽石公主號,由於一名80多歲乘客在香港下船後確診,日本當局不敢掉以輕心,該船靠岸後立刻對273名高風險乘客進行病毒篩檢,5日開始陸續公布罹病人數,確定61人罹患武漢肺炎。

日本政府對鑽石公主號採取了「原船隔離」政策,希望讓所有人確認無事後才登上陸地,這也是安倍晉三念茲在茲的「阻絕病毒於境外」原則。問題是當日本政府開始對其餘「非高風險乘員」開始分批檢驗後,幾乎每天依舊傳出大量確診病例,這說明了船上已經發生群聚感染,但安倍政府卻不願讓乘客與船員登陸,在真正安全的環境下進行隔離,而是放任所有人繼續在未知感染源的環境下繼續「隔離」。

14天結束還要14天?

「隔離」原本是為了避免疑似罹病者在潛伏期把疾病傳染給其他人,如果隔離期間結束沒有發病,被隔離者自然可以回到原本生活;如果被隔離者發病,當然是儘速給予治療。但在己經發生群聚感染的情況下,鑽石公主號的「原船隔離」只是徒增隔離者染病的機率;隔離者如果發病,也要等候日本政府分批檢驗的結果,結果出爐前,發燒咳嗽者仍待在船上;隔離者就算沒有發病,等到原定的隔離期間結束(2月19日),其實依舊不能馬上回歸原來生活。

為什麼?因為鑽石公主號已經猶如疫情嚴重的湖北武漢,各國不可能讓來自武漢的旅人主張「我在武漢已經隔離14天都沒有發病,離開武漢後當然不用再隔離」,因為有可能在離開疫區的最後一刻才被感染,當然要在抵達他處後才開始起算隔離時間。已經派遣專機接回郵輪乘客的美國政府已經表示,他們回國後還要繼續14天的隔離。

「鑽石公主號」郵輪的乘客在船邊掛出多個橫幅,包括感謝媒體對他們處境的報導,以及表明藥品不足的困境。「鑽石公主號」上的乘客大部分年齡偏高,許多人本身都有需要每天服藥的慢性疾病。(美聯社)
「鑽石公主號」郵輪的乘客在船邊掛出多個橫幅,包括感謝媒體對他們處境的報導,以及表明藥品不足的困境。「鑽石公主號」上的乘客大部分年齡偏高,許多人本身都有需要每天服藥的慢性疾病。(美聯社)

鑽石公主號半數都是中高齡乘客,日本政府不及早讓他們開始「真正的隔離觀察」,一再往後延長下船時間,加上船上生活條件日益惡劣、許多慢性病人陷入藥品短缺,對於上千名超過70歲的老乘客來說,在船上客房被變相囚禁一個月(甚至更長)的日子,免疫力低下的身軀幾乎已成染病的最佳溫床。

從目前的病例看來,武漢肺炎老年患者的預後並不理想,目前住進加護病房的重症乘客已有十多人,安倍政府若再不能當機立斷,採取正確的隔離作法(忙著切割「鑽石公主號病例不應計入日本」倒是非常神速),除了「奧運辦不辦得成」這個問號越來越大,鑽石公主號每日劇增的確診病患已對日本醫療體系造成龐大壓力,若有罹病者發生萬一,屆時恐將釀成難以收拾的政治風暴。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