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王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鄧鴻源觀點:一名台大女生的控訴

2020-03-08 06:50

? 人氣

父母對高學歷的追求讓台大學生相當痛苦,圖為台大畢業典禮。(資料照,蔡親傑攝)

父母對高學歷的追求讓台大學生相當痛苦,圖為台大畢業典禮。(資料照,蔡親傑攝)

一名台大女大生在Dcard發表《在台灣,會唸書其實是個陷阱》一文,指自己從小因為課業遭父親痛打,拚死考上台大後,爸媽才開始「把她當個人看」,令她深覺噁心、痛苦。

進入台大後,發現社會對台大生有著超乎她以為的、龐大的不切實際的期許和想像,讓她「每天都要殺死自己,才能活下去,這就是上台大給我的詛咒、會讀書的人的一種詛咒」。這篇文章在Dcard引發熱烈迴響,而「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固有觀念,也確實值得省思。

這名台大女表示,自己從小就是家裡最會讀書的小孩,靠著小聰明成為全班前幾名,但因為數理很差,沒拿過幾次第一名。爸爸對她恨鐵不成鋼,覺得她有讀書天賦卻不肯努力,所以從小就對她很嚴格,唯一的期待就是考上資優班、考上私中、考上明星高中、上台大。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壓力(取自pixabay)
為了獲得好成績,該女大生從小遭受巨大壓力。(取自pixabay)

台大女小二沒考上資優班,被父親命令跪地一天、被打到藤條斷掉;小六沒考上私中,被用皮帶抽到全身紫青,還被電風扇砸頭。高中上了第二志願,高三拚死拚活地靠指考上台大,父親開始在外面到處跟人炫耀「我女兒考上台大」。

台大女表示,最痛苦的是,「當我考上台大那瞬間,我發現真的一切都變了,我爸媽開始『把我當個人看』,而這不是因為他們突然開始學會好好愛我,而是因為『我考上台大』」。

年薪百萬的期許成為一種詛咒

在她進入台大之後,「每天每天都要殺死自己,才能活下去,這就是上台大給我的詛咒,這就是整個社會給我們這種會讀書的人的一種詛咒。」她表示,太多的期待與讚美,所謂遠大的未來、國家的棟樑,年薪百萬,成為一種詛咒,每天壓得她喘不過氣,好想被拯救,真的好想學會好好喜歡自己,好好的,生活著。

這篇文章引發網友不同回應,有人表示「超級認同,我考上台大曾覺得自己很成功,但快畢業才體會到這只是虛榮」、「感覺妳的父親很可怕…台灣人對於分數的執著真的很可怕」、「台灣人真的有病,我爸以前也是一分不到打一下,我哭著說不要打我,他就說成績都是打出來的」。

可見現在台灣社會還有許多家長仍然跳不出「書中自有黃金屋與顏如意」的迷思,卻不知已有博士因找不到好工作而去賣雞排或務農,也有台大電機碩士去做保險業務員或傳銷,即使有人進入台積電或鴻海等明星電子業,往往也被操得半死不活,以犧牲健康與青春為代價換取微薄的薪水。

新北勞工局今(7)日舉辦就業博覽會,邀請54家廠商、釋出2,257個職缺,吸引大批求職者湧入,初媒合率達37.3%。(圖/新北市勞工局提供)
剛畢業學生積極參加就業博覽會,希望擠進明星產業。(資料照,新北市勞工局提供)

中國傳統價值影響 部分職業遭歧視

台灣社會之所以普遍有這種迷思,乃因中國傳統價值觀順序是「士農工商」,只有當官或所謂「四師」才是第一等人。當官者有權有勢,要甚麼有甚麼,只要會看公文與批公文即可,待遇與福利卻遠優於一般人,三不五時還可以貪污舞弊,撈得油水水;當「四師」者風光體面,只要動動腦或嘴巴即可,不要在太陽底下工作,或在工廠裡摸東摸西弄得全身髒兮兮,且其待遇與福利又高於勞動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