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歐洲即將迎來「愛國之春」?

2017-02-03 14:00

? 人氣

歐洲即將迎來「愛國之春」?(BBC中文網)

歐洲即將迎來「愛國之春」?(BBC中文網)

英國要脫歐,美國出了川普。2017即將成為歐洲的覺醒年?受夠了建制派冷遇、去擁抱「愛國之春」的溫暖?來德國、荷蘭小鎮聽一聽。

暮色昏暗,淒寒陰冷。最開始,一個猙獰的塑膠維京人嚇了我一跳。通往德國波羅的海海岸的公路旁,快餐店停車場內聳立著這個頭戴長角頭盔、高大狂妄的維京人。他伸出大手、傲然地指著我來的方向。

我接著開車前行。通往海濱小鎮Wollagtz的公路兩側,田野一片漆黑,枯樹搖曳,感覺有些陰森森。路邊鎖了門的小客棧、窗戶黑洞洞的小平房看來也很詭異。

淡季,這個地方冷清慘淡。港口,漁船懶散地隨波起伏,突然,眼前閃出一縷亮光,一位身穿黃色連身衣的男子正在刮魚鱗,打理昨天出海的戰利品。

碼頭邊,走進一所低矮的水泥房,我意識到,感覺距離柏林很遙遠的並非我一人。

熏魚廠女工恩尼斯說,感覺被德國政府遺忘了
熏魚廠女工恩尼斯說,感覺被德國政府遺忘了

三個腰間繫著塑膠圍裙的女人坐在桌旁,桌子上堆滿了滑溜溜、銀閃閃的小鯡魚。她們手拿長長的金屬釺子,小心翼翼地把一條條小魚串好,凖備送往熏房。話題轉向政治、德國政府,恩尼斯看上去很傷心。她說,「他們就知道照顧大城市,不是這些小社區。沒人為我們做什麼,他們把我們忘了。」

德國大選預計9月舉行,真正的硬仗都將在這樣的地方展開。人們感覺他們被建制派政黨拋棄了,這些地方成了反伊斯蘭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生根、生長的沃土。民意調查顯示,超過十分之一的選民支持德國選擇黨。

羅蘭吃力地舉起一隻裝滿小魚的大桶,放到桌上。他告訴我,他會投票支持德國另類選擇黨。

羅蘭說,「其他那些政黨逃避真問題。梅克爾就知道堅持自己的觀點,儘管她能看得到她把我們帶到了什麼局面,比如恐怖攻擊。如果她沒有讓那些人進入我們的國家,聖誕節柏林市場的受難者恐怕現在還活著呢。」

德國選擇黨領導人:我們不製造恐懼,我們不怕談恐懼
德國另類ㄆ選擇黨領導人:我們不製造恐懼,我們不怕談恐懼

德國另類選擇黨有可能贏得議會中的第一個席位。他們相當自信,甚至有候選人在梅克爾的選區直接挑戰這位鐵娘子。霍爾姆(Erik Lief Hoelm)衣冠楚楚,曾是電台DJ,他告訴我說,他認為大多數穆斯林都有極端觀點、希望建立全世界哈利法,他承認自己可能贏不了梅克爾的席位。不過,這也不是絶無可能。

事實上,受英國脫歐公投和美國川普大選獲勝的鼓舞,歐洲右翼政黨認為,2017年將成為他們的一年。

荷蘭維爾德斯、德國的佩特裏、法國的勒龐最近在德國登上同一舞台
歐洲極右派:荷蘭威爾德斯、德國的佩特里、法國的勒潘最近在德國登上同一舞台

不久前的周末,在德國中部城市科布倫茨(Koblenz),德國另類選擇黨領導人佩特里(Frauke Petry)和法國總統候選人、極右翼政黨「民族陣線」領導人勒潘(Marine Le Pen)、荷蘭大選民調中佔上風的極右翼自由黨(PVV)領導人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肩併肩站在集會舞台上。

骨子裡不喜歡伊斯蘭、不滿歐盟、討厭梅克爾的民族主義政黨展示團結。面對台下彩旗飄揚、人群歡呼,威爾德斯在講話中使用了「歐洲革命」、「愛國之春」等字眼。這幾位領導人在同一個信號團結自己的支持者:我們要拿回屬於自己的國家。

這個表述我聽過許多次了。最近一次,是在北歐另一個荒涼的角落、另一個慘淡的海濱小鎮。

在海牙最貧窮的一個區之一,我遇到開魚店的衛蘭姆。早上,海邊籠罩著鹹鹹的晨霧,他拿著粉筆正在黑板上寫價錢。衛蘭姆說,他失去了自己的國家:送給大規模移民和歐盟了。

默克爾將爭取第四次連任
梅克爾將爭取第四次連任

我們走進他的商店和小小咖啡館,他笑著給我端上一杯濃濃的黑咖啡。咖啡館裡,幾張桌子已經坐滿了人,衛蘭姆忙忙碌碌地端上魚肉卷、和角落裡坐著的一位老人開

他們抬手指了指門上的一張照片:一名裝扮成聖誕老人的男子在派送禮物。我明白了,這些人並不僅僅是客戶或者朋友,更像是一大家子人。所以,當他們告訴我,威爾德斯是他們當中的一員時,我懂了,他們的感情到底有多麼深刻。他們認為,威爾德斯是唯一的—借用他們一個詞—「聽得懂我們話」的政治家。

歐洲的民粹主義右翼政黨不應該對預期中的勝利想當然,但是建制派政黨同樣也不能繼續忽視、不予理睬。

因為,歐洲那麼多地方、那麼多選民感覺自己被拋棄在寒冷的荒郊野外,越來越多的人正在轉去尋求心中那個所謂的「愛國之春」的溫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