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上菲律賓腳步 越南也要「棄美親中」?

2017-01-23 12:30

? 人氣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與越南共產黨總書記阮富仲(中)(美聯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與越南共產黨總書記阮富仲(中)(美聯社)

越共總書記阮富仲於1月12日至15日對中國進行為期4天的訪問活動,並受到高規格的接待。阮富仲在北京先後會見中共政治局排名前5的重要人物。隨後,中越兩國發表了《聯合公報》。

分析人士認為,公報中雖無多少實質性的新內容,但至少重申了兩國和兩個政黨之間強化合作的意願,並對南中國海問題達成了「管控好海上分歧,不採取使局勢複雜化、爭議擴大化的行動,維護南海和平穩定」的共識。

緊接著,1月19日,越南首都河內的民眾為紀念43年前中國「入侵」帕拉塞爾群島(即西沙群島)的遊行活動遭到越南政府鎮壓,員警搶走了示威者手中的標語牌,驅散了抗議人群和記者,並拘捕了十幾名抗議者。

種種跡象顯示,越南政府似乎正在步菲律賓、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的後塵,開始改善與中國的關係。然而,也有分析人士指出,越南做出如此姿態有多方面的原因,實屬無奈之舉,並且,越南與菲律賓的策略尚有明顯的不同。

越南共產黨總書記阮富仲(美聯社)
越南共產黨總書記阮富仲(美聯社)

越南重要人物先後訪中

阮富仲這次是第8次訪問中國,也是他作為越共總書記後的第3次。2016年初,越共領導層換屆改組時,幾名先前被看好要接班的對華「強硬人士」意外出局,而一直被認為是越共領導層中「親中派」的阮富仲當選連任,這在當時就已被外界看作是越南調整對中國政策以及區域性外交政策的開始。

實際上,在阮富仲此次訪中之前,越南政府的另外幾位重要人物都曾先後到訪中國,其中,越南總理阮春福於2016年9月、越共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丁世兄於2016年10月的訪中之旅,被中國媒體認為是「推動南海局勢降溫,促進雙邊關係發展」的重要步驟。

倫敦全球政策研究所(Global Policy Institute)的越南問題專家段春祿(Xuan Loc Doan)在《亞洲時報》上撰文指出:「這些走訪都表明,河內比6、7個月前更加重視與北京的合作,並採取了更為友好的姿態。」

越南共產黨總書記阮富仲(左)訪問美國,與歐巴馬總統在白宮會面。(美聯社)
越南共產黨總書記阮富仲(左)訪問美國,與歐巴馬總統在白宮會面。(美聯社)

越南正在被孤立

對於越中關係的改善,段春祿在文章中列舉了幾方面的原因。首先,他認為中國是越南最近的鄰國,兩國不僅共用陸地和海上邊界,而且有著許多政治上和經濟上的相似之處。中國不僅是越南最大的交易夥伴,而且在國際事務上,中國與越南有著明顯的權力不對稱。為了越南國家的穩定,甚至為了越共的生存,穩定與北京的關係總是河內的優先選擇。

其次,中國方面對越共領導人及越南展開的全方位「魅力攻勢」也在某種程度上讓越南感受到北京對中越關係的重視程度。阮富仲和阮春福等人在北京受到的高規格待遇不亞於幾個月前到訪中國的菲律賓總統杜特蒂,這增加了越南對北京的信任,「至少減少了對其的不信任」,從而促進越南與中國發展更緊密的關係。

另外,東南亞其他國家紛紛靠向中國,以及美國川普政府亞洲政策的不確定性,也是越南採取調整策略的原因。法國艾克斯馬賽大學亞洲研究院海事研究博士阮國青(Nguyen Quoc-Thanh)在《外交學人》(The Diplomat)雜誌上撰文指出,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的政策轉向,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決定讓其國家進入中國的軌道,都使得越南周邊的局勢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改變著。越南人認為,這些東南亞國家與中國恢復友好關係之舉都是以犧牲越南為代價作出的,原本希望團結一致的東盟在南中國海問題上顯得分崩離析,而越南目前正被陸地和海洋所「孤立」。

阮國青認為,美國總統川普宣佈有意讓美國減少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之後,歐巴馬提出的「重返亞洲」戰略的影響似乎正漸漸消退。在這種背景下,越南更傾向於作出保護自己的策略和計畫。

段春祿也認為,越南與美國之間日益緊密的經濟和戰略關係在美國政府換屆的時刻顯得進退兩難,面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的即將崩潰,以及美國對亞洲事務和越南關係的其他不確定性,河內相對調整了其外交政策,改善與北京的關係可以被視為這種重新調整的一部分。段春祿在文章中表示,看來越南政府對於近年來中國的行為,尤其是2014年海上鑽井平臺事件所帶來的緊張和疑慮已經基本消除了。

安倍晉三與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美聯社)
安倍晉三與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美聯社)

「親中」不「棄美」

然而,不同於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公開宣揚「棄美投中」的策略,越南改善與中國之間的關係並非以犧牲其與美國及西方的關係為代價的。段春祿在文章中指出,這出於經濟上和政治上的幾方面原因。

首先,越南與中國的貿易存在著巨大的逆差,而這種局面讓越南領導人擔心。2016年,越南對中國的出口額為218億美元,進口額則為498億,貿易逆差達到280億美元。儘管阮富仲在訪華時對中國領導人提出減小貿易逆差的請求,且中方也表示出願意為雙邊貿易平衡做出努力,但越南方面對於在短時期內達到平衡的目標並不樂觀。

與此同時,越南在與美國和歐盟的對外貿易上卻顯得更「健康」,近年來對於這兩個世界主要市場都實現了貿易順差。為了在經濟上擺脫對中國的依賴,可以肯定地說,河內將會盡最大努力,維持並改善與華盛頓的關係。

其次,南中國海問題仍然是越南人心中的一大顧忌。據越南官方媒體《越南之聲》(VOV)報導,阮富仲在訪華期間對中國領導人表達了越南的「堅定立場」,但從最後的《聯合公報》內容來看,中越雙方並沒有提及各自的立場,而只是達成了「管控好海上分歧……維護南海和平穩定」的共識。

在阮富仲訪華的同時,越南總理阮春福在河內接待了即將卸任的美國國務卿克裡,並向克裡表達了自己「樂見越美關係的改善和近年來雙方所取得的成就」,希望雙方「進一步加強合作和增進雙邊關係」。

阮富仲訪中後回到越南的第2天,就在河內接見了到訪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除了重申加強雙邊經貿和戰略合作之外,安倍還向越南提供了6艘價值3億多美元的海上巡邏艇。此外,越南去年還接待了首次到訪的印度總理莫迪,並將越印雙邊關係提升為「戰略性夥伴關係」。

段春祿在文章中總結道,所有這些都表明,越南領導人的策略不同於菲律賓總統杜特蒂。越南不會明顯地傾向於中國,而是會在優先考慮與北京關係的同時,增強與其他大國的關係,以達到在經濟上和戰略上的平衡。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