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中沒人了?靠「館長」提升戰力?從代練風波看國軍戰技現況

2019-11-28 08:00

? 人氣

國防部明年將安排國軍精銳部隊人員前往「館長」陳之漢開設處「練戰技」,雖然強調沒有高層指示,但在總統蔡英文針對此議題受訪後,即便有再多多元訓練目在裡頭,只怕仍將會有不少抨擊與質疑。(取自總統府)

國防部明年將安排國軍精銳部隊人員前往「館長」陳之漢開設處「練戰技」,雖然強調沒有高層指示,但在總統蔡英文針對此議題受訪後,即便有再多多元訓練目在裡頭,只怕仍將會有不少抨擊與質疑。(取自總統府)

近日傳出國防部明年將派國軍特戰部隊、特勤隊中40人前往網紅「館長」陳之漢開設的訓練中心「學戰技」,消息一出引發各界熱議。不僅因館長個人頗具爭議,此訊息在接近總統大選時曝光,館長與執政黨的關係為何,乃至於國軍精銳單位有沒有必要到民間去學習格鬥,相關話題都引起關注。

國內軍警單位因自身勤務、任務需要,人員養成過程中就得學會必要體技,像警察為順利壓制人犯,得學綜合逮捕術、柔道而國安局特勤人員則因需做到「以身作盾」,八極拳等拳術就成為必備技能。

20191127-軍警單位因各自任務、勤務需要而有必學的戰技類型,例如國安局特勤人員保護警衛對象要做到「以身作盾」,像是八極拳等拳術就成為必備的本職學能。(蘇仲泓攝)
軍警單位因各自任務、勤務需要而有必學的戰技類型,例如國安局特勤人員保護警衛對象要做到「以身作盾」,像是八極拳等拳術就成為必備的本職學能。(蘇仲泓攝)

過去在義務役仍多的年代,受役期長短、部隊任務特性等因素影響,有機會(或有必要)學習相關戰技的,例如憲兵就是其中之一。憲兵在受訓期間得學包括擒拿、奪刀奪槍、摔角、短警棍打擊等技巧,近年更進化成「擒拿格鬥5式」,將早期施訓內容與實戰經驗結合,以利警衛勤務遂行。

20191127-憲兵部隊過去配合勤務需要,得學擒拿、奪刀奪槍等戰技,時至今日進一步濃縮各動作要領並與案例經驗相結合,確保警衛勤務遂行順利。(蘇仲泓攝)
憲兵部隊過去配合勤務需要,得學擒拿、奪刀奪槍等戰技,時至今日進一步濃縮各動作要領並與案例經驗相結合,確保警衛勤務遂行順利。(蘇仲泓攝)

部隊型態轉變 戰技訓練漸成各單位必備項目

時至今日,部隊型態轉變成為由長役期志願役人力組成為主,有越來越多不同單位開始接觸擒拿、奪刀奪槍更成為測驗的一環;即使只是一般部隊,在集合單位內具體幹班、戰技班資歷官兵後,都有組成戰技隊的例子,這些人就成為大部隊戰技種子教官,在人才招募活動時更能「露兩手」,相當受到歡迎。而在新訓單位由民轉兵的過程中,女性入伍生還會被教授防身術。

而比基層單位再往上一點,國軍中最以「武術」形象出現在國人面前的,其中之一就屬陸軍特戰指揮部戰技隊,原因無他,每當國軍舉辦營區開放活動,特指部戰技隊幾乎都是動態操演固定班底,民眾在他們展現靈活摔技、拳法氣勢時,無不抱以熱烈掌聲。

這邊提到的特指部戰技隊,應較類似高層規劃派員前往館長處學習的性質。特指部戰技隊前身為「天龍隊」,成員來自陸軍特指部各特戰營,其主要目的在於培養戰技種能教官,練成結合格鬥、散打甚至泰拳風格、匕首使用的軍用戰技,針對敵要害部位準確攻擊,制敵機先。

20191127-陸軍特指部戰技隊是國軍營區開放活動動態操演的固定班底,官兵透過對打,展現具摔技、散打、泰拳等武術概念的格鬥動作,每每登場皆吸引民眾目光。(蘇仲泓攝)
陸軍特指部戰技隊是國軍營區開放活動動態操演的固定班底,官兵透過對打,展現具摔技、散打、泰拳等武術概念的格鬥動作,每每登場皆吸引民眾目光。(蘇仲泓攝)

首重「殺敵」 軍方戰技與民間格鬥有根本差異

此外,前幾年「涼山特勤隊」、「黑衣特勤隊」、「夜鷹特勤隊」三大國軍特勤隊在國家重要慶典中帶來「食鶴拳法」,而後在分組操作中,各自帶來具自身任務特性的戰技武術,例如「涼山」在戰時需執行敵後滲透,如何無聲無息來到敵人後方將之「摸掉」而不被察覺,展示的就是捕伏摸哨的能力;「夜鷹」則因具有高階軍職首長隨扈之責,展現的是近身護衛的技巧。

館長在健身、運動領域絕對有其地位,然而軍隊所學之戰技乃是以「為達成任務可殺敵」為目標,坊間格鬥技巧並非以「置人於死」為出發點,而是在賽事中取勝即告終止。簡單來說,軍事領域與運動競技本就存在根本差異,就像同樣面對人質脅持事件,代表「執法」的警方攻堅時所採取的戰術,與軍方就會有很大不同,前者要逮捕,後者在執行選項上,「擊斃」的寬容度會來得多一些是相同的道理。因此,若要本身已有長期合作師資、高強度訓練模式且不少隊員本身即是武術好手的國軍特戰部隊、特勤隊到民間「學戰技」,只怕有點本末倒置。

20191127-軍方頂尖特勤隊在戰時都有可能需要滲透敵後,過去亦在操演中,展現偷偷將敵衛哨人員悄悄「摸掉」的能力,然這都突顯軍人所學之戰技,最根本的目的就是要殺敵。(蘇仲泓攝)
軍方頂尖特勤隊在戰時都有可能需要滲透敵後,過去亦在操演中,展現偷偷將敵衛哨人員悄悄「摸掉」的能力,然這都突顯軍人所學之戰技,最根本的目的就是要殺敵。(蘇仲泓攝)

胸口碎大石、徒手碎玻璃 操演一度淪為表演套路  

另外一點則是館長曾批評軍方「在台灣還是永遠那幾套,淪為表演套路。」這點倒是部隊過去常受輿論批評的地方,演練內容被指與實際情況脫節,且在特勤隊操演場合亦出現不少次。

例如隊員突入室內後,攜帶的主武器(長槍)遭暴徒搶奪,想定中往往設定的是雙方「互搶」,然後隊員再以戰技將其撂倒,卻忽略副武器(手槍)的使用,能夠更迅速將暴徒擊倒;為展現特勤隊員筋肉強健、硬如鋼鐵,帶來違反人體工學的胸口碎大石、空手碎玻璃瓶等內容,軍警皆然,外人看了可能覺得很「嗨」,實際上卻被罵此舉「自以為是太平天國刀槍不入」、「淪為馬戲團」等,也增添不必要的受傷,好在近年已較看不到類似安排,顯見軍警高層思維仍有改變。

20191127-過去輿論常批評國軍操演缺乏常理、淪為套路,例如特勤隊反恐操演常出現暴徒搶槍,隊員只是與之互搶,而沒有以副武器排除的選擇。類似狀況現已有改變,隊員長槍被搶同時,能夠立即拔出手槍回擊。(蘇仲泓攝)
過去輿論常批評國軍操演缺乏常理、淪為套路,例如特勤隊反恐操演常出現暴徒搶槍,隊員只是與之互搶,而沒有以副武器排除的選擇。類似狀況現已有改變,隊員長槍被搶同時,能夠立即拔出手槍回擊。(蘇仲泓攝)

回到這次的主題,館長若能以自身專業協助部隊建立更科學化的訓練器材、場地與操課施訓菜單,全面性提升國軍作戰部隊官兵核心肌群肌耐力,實務上可能更為合宜;與特戰部隊、特勤隊在散打格鬥領域亦可進行交流,適時為較為封閉的部隊環境注入活水,這種新觀念分享的作法可能更為恰當。

從導入多元訓練模式來看,館長之於國軍不見得是壞事,只是地點宜選在部隊內,否則就算館長不收費,光憑「到館長開設的地方上課」這一點,就有難以用數字衡量的廣告效益,而在這樣的前提下,國防部恐難擺脫與政治、選舉相連結的罵名。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蘇仲泓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