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無蹤的「基因編輯嬰兒」之父跟他的嬰兒們...中國科學家賀建奎人間蒸發,將近一年音訊全無

2019-11-28 13:00

? 人氣

賀建奎。(美聯社)

賀建奎。(美聯社)

一年前,中國科學家賀建奎聲稱「基因編輯嬰兒」誕生,震驚世界。一年之後,賀建奎本人及那些嬰兒的命運都依然是謎。

賀建奎最後一次出現在公眾面前是今年1月。他沒有發布任何研究報告,那些基因編輯嬰兒的健康狀況如何也無人知曉。

美國史丹佛大學生物倫理學者赫爾布特博士(William Hurlbut)表示:「故事就是,一切都秘密掩藏起來,而這對於人們進一步了解此事毫無幫助。」

2018年底,賀建奎在香港的一次科學會議上宣布,通過一個名為CRISPR的工具對胚胎的一個基因進行編輯,試圖以此幫助出生的嬰兒免受愛滋病毒的感染。在此之前,赫爾布特曾經與他多次交談。賀建奎在返回中國之前,也曾在史丹佛大學從事研究工作。

賀建奎的「基因編輯嬰兒」工作後來被斥為從醫學角度而言毫無必要,且違反倫理,因為它可能對其它基因產生損害;再者,對DNA做出改變可能會遺傳給後代。

此後,許多人呼籲對類似研究工作實施管制或暫停。但是各相關機構卻在究竟該有誰來制定標准,以及如何實施方面深陷泥潭,停滯不前。

賓夕法尼亞大學的遺傳學家穆蘇努魯博士(Kiran Musunuru)最近出版一本專著,主題便是基因編輯並提及CRISPR嬰兒的案例。他表示,在對類似研究進行監管方面,「什麼都沒有改變」。

赫爾布特則認為,比起一年之前,「我們在管控方面有所進步」。他本人並不贊同賀建奎所進行的研究工作,但他同時表示,外界過於聚焦在「妖魔化」賀建奎個人,而沒有把精力放在「今後該怎麼辦」的問題上。

而在一年之後,此事的當事人境況如何?對科學家又帶來了怎樣的影響呢?美聯社總結如下:

賀建奎

人們最後一次看到他是在今年1月初,他當時出現在深圳南方科技大學一處宿舍陽台上。在他的研究成果公布並引發巨大爭議後,南方科技大學宣布將其解聘。因為他的住處當時有人員看守,外界懷疑他遭到軟禁。

幾周後,中國官方通訊社新華社發布消息稱,「該事件系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為追逐個人名利,自籌資金,蓄意逃避監管,私自組織有關人員,實施國家明令禁止的以生殖為目的的人類胚胎基因編輯活動……調查組有關負責人表示,對賀建奎及涉事人員和機構將依法依規嚴肅處理,涉嫌犯罪的將移交公安機關處理。」

此後美聯社曾多次試圖聯絡賀建奎,但未能成功。賀建奎聘請的媒體關係聯絡人賴安・費雷爾(Ryan Ferrell)也拒絕置評。費雷爾此前曾表示,他的工資已經轉由賀建奎的妻子支付。這一消息也許意味著賀建奎本人無法操辦這些事務。

今年年初曾與賀建奎有聯繫的赫爾布特拒絕透露他們最後一次聯絡是在什麼時候。

「基因編輯嬰兒」

中國的調查部門似乎確認了有兩名孿生雙胞胎女嬰是賀建奎基因編輯技術的產物。新華社引述調查組有關負責人稱,「對已出生嬰兒和懷孕志願者,廣東省將在國家有關部門的指導下,與相關方面共同做好醫學觀察和隨訪等工作。」

對於第三名嬰兒的情況,外界一無所知。按照此前透露的信息,第三名嬰兒應該在今年夏末出生。

中國官方沒收了剩餘的基因編輯胚胎和賀建奎實驗室的工作記錄。

其他當事人

休斯頓萊斯大學表示,他們仍在調查邁克爾・蒂姆(Michael Deem)在此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蒂姆的名字出現在賀建奎發給一份學術期刊的文章裡,並曾接受美聯社採訪談論賀建奎的研究工作。在多年前賀建奎就讀萊斯大學期間,蒂姆是賀建奎的導師。

美聯社及其他媒體曾報導稱,還有一些美國及中國的科學家對於賀建奎的工作事先知情或曾經相當確信。

「許多人知道,許多人鼓勵他。他並不是躲在角度裡做了這件事情,」赫爾布特表示。

科學界

科學家最近發現了可能比CRISPR更為安全的基因編輯技術。基因編輯也被用來測試防止兒童及成人疾病,但因為這些技術並不會導致基因改變對後代造成影響,所以不會有爭議。一些科學家認為,如果能夠證明基因編輯技術在這些領域有所作為,該項技術會得到更為廣泛的接受。

公眾輿論

上周,加州伯克利舉行了一次有關公眾對於基因編輯看法的論壇。議題從改變蚊子和玉米的基因到胚胎基因編輯。

美國國家科學院最近撤回了一段影片,因為其中對於這項具有倫理爭議的技術的描述,以及該技術可能被用於嬰兒胚胎的說法引發強烈關注。該院也主導一些基因編輯技術標准設立的工作,他們的主要經費來自於美國政府。但一名發言人表示,引發爭議影片是由私人贊助制作的。

美聯社和美國芝加哥大學全國民意研究中心(NORC)去年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大部分美國人表示他們可以接受運用基因編輯技術來防止嬰兒罹患疾病,但不能接受該項技術被用於制造更為聰明、跑得更快或長得更高的嬰兒。

監管機制

CRISPR技術的先驅人物、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生物學家杜德納(Jennifer Doudna)最近在《科學》雜志發表的一篇評論中指出,僅僅暫停該項技術已經不夠,而是需要制定監管措施。

她表示,盡管世界衛生組織要求所有國家的監管機構禁止類似試驗,一名俄羅斯學者最近卻提出相關申請。

杜德納認為,試圖對胚胎、卵子或精子的DNA進行改良的熱情「仍未消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