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卡洛夫人權獎得主被關在牢裡!《德國之聲》專訪菊爾・伊力哈木:我父親會為我所做的事感到驕傲

2019-10-25 11:50

? 人氣

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美聯社)

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美聯社)

維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2014年被中國政府以「分裂國家罪」判處無期徒刑,而他的家人自2017年起便無法去監獄探視他。 他被關押後,獲得多個國際人權大獎,而他的女兒菊爾・伊力哈木在本年度沙卡洛夫獎結果公布之前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也表示,雖然父親的監禁為她的生活帶來無法想象的改變,但這些改變也使她將替維族社群發聲設為自己的任務。

德國之聲:妳近期有得知任何關於妳父親的消息嗎?

菊爾・伊力哈木:我父親的律師自從他首次上訴後,便再也沒見過他本人,而我的家人在那之後還能每三個月去探望他一次。 但是2017年後,中國政府也拒絕讓我家人去探視我父親。 我的繼母因為害怕回到新疆時被關進再教育營,所以她也不敢嘗試探監。 我最後一次得知我父親消息是2017年,當時他體重掉了很多,但精神狀況大致還行。 我家人當時探監時,只能與他聊小孩的近況跟生活瑣事。 他們無法讓他知道全世界有多少人在支持他。

而根據一名見過他的獄友的說法,我父親當時被單獨監禁,而牢房內擺著一台小電視,24小時都在播放中國共產黨的政策。 此外,這名獄友說被關押的人都得在監獄中參與一個角色扮演的活動。 獄方會要求他們扮演中國共產黨成員,並針對相關政策展開辯論,我父親則被指定擔任法官,必須依據各組演出的內容來判定誰的演繹最符合共產黨的標准。

我繼母與兩個弟弟目前仍住在北京,而我在新疆的親戚都封鎖了我的社群媒體賬號。 我有一名表姊因為手機上有我父親的照片跟文章,被新疆當局判刑10年。 為了不給我繼母跟弟弟帶來太多麻煩,我非常少跟他們聯系。 上回聯系時,我繼母說她希望能重新過著平靜的生活,因為他們不想面對這些很醜陋的事。 我告訴他們:「把一切交給我來處理吧。 」

德國之聲:自從妳父親被監禁後,妳便開始積極的對外發聲,扮演一個倡議者的角色。妳怎麼看待這個身份上的轉變?

菊爾・伊力哈木:如果我父親沒有被政府關押的話,他不會反對我投入倡議工作。 他一定會為我現在做的所有事感到驕傲。 我認為,任何一個人都有義務替被剝奪基本權利的人發聲。 既然我是維吾爾人,而中國政府也剝奪了我家人的基本權利,所以我該將倡議設為我的任務。 我並不後悔投入倡議工作,但令我難過的是我必須在這樣的條件下,展開倡議生涯。

德國之聲:近期中國政府多次試圖利用困在新疆的維吾爾人來對他們流亡海外的家人施壓。

妳會不會擔心自己在海外從事的倡議工作會危害到在中國的家人?

菊爾・伊力哈木:這對我來說是個噩夢。 我每天早上睜開眼,便開始擔心我的倡議工作是否會危害到在中國境內的家人。 但其他維吾爾家庭不也是承受著同樣的壓力嗎? 當我爸爸開始替維吾爾社群發聲時,他很清楚自己無法跟女兒有很多相處的時間,他也知道自己很可能因此被關進牢裡。 但是他仍然為了廣大社群的利益,決定繼續從事倡議工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