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中廣60年荒唐帳,趙少康保電台狀告李登輝

2019-10-16 16:20

? 人氣

趙少康力抗黨產會,使出了各種招式,包括司法提告。(柯承惠攝)

趙少康力抗黨產會,使出了各種招式,包括司法提告。(柯承惠攝)

黨產會認定中廣為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命其吐還從政府遷台以來取得的不當房地,並追徵七十七.三億元,讓中廣面臨生存保衛戰。

趙少康以司法途徑力阻黨產會

但中廣董事長趙少康冷不防將戰場延伸到司法領域,具狀向台北地檢署控告時任國民黨主席的李登輝及投管會主委劉泰英。據悉,檢方已分案交由黑金組檢察官王俊棠偵辦,檢方的偵辦動作恐讓此案再添變數。

中廣為了切割國民黨而和黨產會纏鬥將近三年,但黨產會最終仍將中廣扣上「國民黨附隨組織」的大帽子。中廣堅稱,二○○五年底,國民黨營的中投公司將華夏公司(含中時、中視、中廣股權)以四十億元包裹賣給中時榮麗集團後,中廣就已脫離國民黨。趙少康自認是冤大頭,他花十億元買下廣播部門,如今卻得承擔歷史共業。趙少康怒嗆黨產會:「錢也不是我們拿去的,我一毛也沒有拿啊。這些錢不跟國民黨追,跟誰追?」

在中廣處分案出爐後,趙少康緊急委任律師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獲准。不過中廣是否附隨國民黨?三中交易案是否讓中廣脫離國民黨掌控?在過去時空背景下是否侵吞不該拿的房產?這串問題的答案將決定趙少康能否保住中廣。

翻開黨產會處分書,就可瞥見中廣一開始就布滿黨國機器的影子。一九二八年二月,在國民黨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會的全體會議上,黨務要角陳果夫、葉楚傖、戴傳賢等人拍板設立進行作戰宣傳的廣播電台,一開始定名為「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廣播無線電台」(簡稱中央廣播電台),之後陸續更名為「中央廣播無線電台管理處」、「中央廣播事業管理處」。

代表國家接收在台灣的日本產業

四五年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後,國民黨「中央廣播事業管理處」就代表國家到台灣接收日本總督府在日治時期設置的台灣放送協會各地放送局與機室。隔年國防最高委員會決議將該單位改組為「中國廣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廣),國民黨將公司地址定為中國南京、資本額定為五十億元國幣,選定股權代表人及董監成員後,更主導制定公司章程,最後送交經濟部立案。

中廣名下的不當取得財產
中廣名下的不當取得財產

國民政府遷台後,國民黨在台北召開臨時股東大會改選董監事,幾年後中廣修改公司章程並重新向經濟部登記,將資本額改為新台幣一百萬元。而中廣也向台灣省政府財政廳遞交一份當年經核准轉帳的房屋清單,要求政府核發產權證明書。行政院則指示這筆三一七元一角四分的房屋價款先從中廣事業費下扣抵轉帳。

不過這些轉帳房屋卻衍生糾紛。黨產會認為,國民黨當年是以「政權行使支出」為由,使用國庫預算購買不動產,中廣只取得管理使用權,而台灣省政府公產管理處曾經數度確認這些公有土地不在轉帳範圍內,地政機關更拒絕辦理中廣申請的公有土地囑託登記。

省政府原拒土地登記在中廣名下

但中廣的認知卻和政府不一致。中廣認為這是戰後補償,數次向台灣省政府催促登記房產所有權。

中廣在五一年間發文給省政府指稱:「本公司雖屬黨務機構,然自為政府徵用後……經費及員工薪津都列為國家總預算,由國庫開支,和政府機構已無迥異,實際上為『黨產國用』機構……。」另一封電文則寫著:「本公司接收台灣各台室房地產(日治時代台灣放送協會)早經國防最高委員會核准轉帳(附核准轉帳之房屋基地清單),其轉帳價款亦經行政院核准在本公司業務費項下扣抵。」

中廣要房子也要土地,省政府堅決不埋單,強調「轉帳房屋之基地(土地)並未包括在內,應予剔除……。」

但中廣不放棄,繼續發電文強調公司經費是由國庫支出,屬於「類同特殊性質之政府機關……如地權另行割裂劃歸省市另一機構,在本公司則有極大損失,其他機構則似無必要該項基地……。」時任台灣省政府主席吳國楨則霸氣回覆中廣董事長張道藩:「轉帳房屋均不包括基地,事屬完案,歉難變更。」

交通部開先例,讓政府成冤大頭

不料幾年後政府態度出現轉折。五五年中廣再度要求交通部准許中廣辦理土地產權登記,指稱「本公司於抗戰勝利後,奉令接收台灣區各電台產業……轉帳手續亦經於一九五一年辦理完畢。」而行政院函轉財政部意見給交通部,交通部因此同意將台灣放送協會名下的廣播電台房地產都交給中廣掌理。

中廣已處分的不當財產及追徵金額
中廣已處分的不當財產及追徵金額

交通部的「准許管理房產」和「登記所有權」根本是兩回事,但中廣一拿到證明書後,居然就火速將台灣放送協會名下的北市大安區十二筆土地移轉登記到自己名下,登記原因則是「空白」。

這批土地除了中廣自用,六九年配合中廣轉投資的中視將成立,動工興建廣播電視大樓,之後供中廣、中視使用。最後歷經重劃後,轉手賣出成為帝寶豪宅的土地,讓中廣一口氣獲利高達六十七億元。

中廣豪奪了地價驚人的北市精華區土地,但接收政府土地的腳步並未止息。政府當年想加強對中國的心戰廣播,準備和美方合作在嘉義、新北設置強力廣播發射台及收音台,卻挨了一記大悶棍。

黨產會調查,交通部當時編列預算後,委託中廣出面買地,中廣卻將三十九筆土地直接登記在自己名下,事後處分的近十億元獲利悉數納入公司口袋。忙著收前人爛攤子的交通部向法院興訟,反而因合約規定而吃鱉。

但交通部吃的虧不止於此,當年也曾動用預算讓中廣建立強力國際電台及八里機室工程,不料由交通部砸錢徵收的新北八里兩筆土地,居然也直接登記給中廣。事後公路局為了拓寬道路而徵收部分土地,結果還得發放給中廣近百萬元補償費。

除了這些荒唐債,黨產會調查中廣接收嘉義放送局十多筆土地的過程更令人咋舌。當年這十多筆登記為「省有」的土地幾乎都是公共設施保留地,禁止出租或出售,但嘉義縣政府卻和中廣簽下為期兩年多的「免租金」租約,租期屆滿後,還讓中廣在未續約的狀況下無償使用省有財產。

二十年後,嘉義縣政府為解決此事,先擅自將租約解釋成「不定期租賃契約」,雖然向中廣追討一百多萬元租金,卻刻意續訂租約,讓中廣在隔年得以用兩千多萬元優先承購該批土地,維護中廣的態度令人訝異。

國民黨產追徵執行狀況
國民黨產追徵執行狀況

中廣資本皆國民黨黨股

中廣早年以各式方式接收日產和取得政府公有地,相對的資本額也從一百萬元開始一路狂飆,當年中廣和國民黨在財務及人事層面上,亦有著濃到化不開的甜蜜關係。

例如,中廣在六八年辦理增資一億元時,國民黨中央財政委員會的會議紀錄就記載「增資為新台幣一億元,全部資本均屬『中國國民黨黨股』」;中廣股東會則記錄出席者為「黨股代表人」;八八年,中廣辦現金增資三億元時,在股東大會名單上註記的出席者仍為「黨股代表人」。

九一年以後,國民黨改指定黨營的華夏投資當法人股東,並指派黨務大老關中、蔣孝武、劉松藩等人擔任法人代表。

不過,即使中廣的資本額膨脹為九.五億元的大型媒體公司,華夏卻始終持有超過九七%股權,國民黨更穩穩掌控中廣的大小事,除了指派和核定董監事及高層人選以外,基層人員的升遷、保險、退休等也不放過。

精心設計交易架構,黨仍掌控中廣

但中廣和國民黨的深厚關係,在國民黨進行三中交易案後似乎走了調,惟中廣是否已脫離國民黨的掌控?答案仍是撲朔迷離。

北檢追查三中案時發現,前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定調將華夏投資(持股三中)賣給前中時集團負責人余建新的榮麗公司後,余實際上只買了中視,中投因此替中廣和中影量身打造交易架構,讓華夏持有的中廣、中影股權在形式上過戶給榮麗,實質上卻沒有脫離國民黨掌控。

而當年中投雖然選定趙少康(好聽等四家公司代表人)成為中廣新主人,雙方在檯面上的交易價號稱五十七億元,但趙其實只對廣播部門出價十億元,中投設計出複雜的交易模式,讓中廣股權在表面上脫離國民黨,趙少康既可以經營廣播部門,而非廣播部門以外的大批資產,仍然牢牢鎖在黨營的光華公司手上。

中廣和國民黨的關係無法正式脫鉤,自然也得承擔過往取得的不當獲利。不過黨產會認為,趙少康等新的經營團隊確實投入十億元購入廣播部門,廣播部門資產及衍生的收益並不屬於不當取得的黨產。

黨產會對中廣開鍘七十七億元,高額罰金攸關中廣存亡。對此,趙少康並沒有坐以待斃,除了猛K黨產會,還鎖定遭黨產會裁罰最高額六十七億元的仁愛帝寶土地售地案開刀,他把矛頭對準當初批核的李登輝和主導的劉泰英,準備將戰線延長到司法面。

帝寶豪宅的原土地出售案,成為趙少康反撲李登輝的主戰場。(郭晉瑋攝)
帝寶豪宅的原土地出售案,成為趙少康反撲李登輝的主戰場。(郭晉瑋攝)

李登輝、劉泰英與宏盛交易傳聞多

九九年,中廣將仁愛路土地以八十八億元賣給中投,中投再以九十億元賣給宏盛建設,國民黨一轉手賺走兩億元看似贏家。但外傳中廣曾委外鑑價上看一三○億元,外頭也盛傳宏盛集團曾捐贈二.九億元給由劉泰英擔任院長、李登輝擔任榮譽董事長的台綜院,讓外界對此交易案宛若霧裡看花。

據悉,多年前就有人向北檢告發此案,檢方則因未查出對價關係而做出不起訴處分。對於趙少康近日具狀控告李登輝和劉泰英涉嫌《刑法》背信、《洗錢防制法》等多項罪嫌,檢方也不敢大意,目前已調卷釐清,鴨子划水地展開偵辦動作。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侯柏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