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為何如此震撼人心?從場景、服裝到妝容設計都走這種風格,就能營造超強沉浸感

2019-10-16 15:02

? 人氣

導演Todd Phillips曾表示,《小丑》是一部著重在角色研究(character study)的作品,從劇情編排、背景設定到美術設計,也完整呈現出,屬於Arthur Fleck這個角色,悲喜交織、虛實交錯的人生境遇。(圖/DC FILM SCHOOL

導演Todd Phillips曾表示,《小丑》是一部著重在角色研究(character study)的作品,從劇情編排、背景設定到美術設計,也完整呈現出,屬於Arthur Fleck這個角色,悲喜交織、虛實交錯的人生境遇。(圖/DC FILM SCHOOL

繼演員Heath Ledger(希斯萊傑)於《黑暗騎士》飾演小丑一角,榮獲奧斯卡最佳男配角之後,Joaquin Phoenix(瓦昆菲尼克斯)主演的新作《小丑》,不僅突破影史十月首週票房最佳紀錄,其以病態般激瘦的身材重新詮釋這位經典反派,細膩呈現其逐漸入魔的心路歷程,也直指明年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項。

除Joaquin Phoenix的精湛演技令人驚嘆外,本文也將分享《小丑》的實景拍攝與場景美術,以及最細緻深刻的小丑妝容與服裝設計,帶領讀者探討是哪些元素讓這位新任小丑,能獨立於漫畫與電影宇宙,舞出獨特的自我風格。

(內文可能涉及劇情,請斟酌閱讀)

實景研究與拍攝,呈現以紐約為藍本的高譚市

(圖/DC FILM SCHOOL)
(圖/DC FILM SCHOOL)

「我們稱這個場景為『高譚廣場』,這有點像是我們(電影)版本的『時代廣場』,

這就是1981年,熙來攘往的高譚市。」

——《小丑》導演 Todd Phillips

蝙蝠俠系列中的高譚市(Gotham City),一直都被當作是以紐約市(New York City)為雛形所虛構的城市,高譚也是紐約的眾多暱稱之一。為此,導演Todd Phillips與藝術指導Mark Friedberg早在電影開拍前兩個月,就實地走訪紐約場勘,片中許多場景也都真實出自紐約各區。

例如,小丑跳舞的階梯與後來的追逐戲碼,都來自布朗克斯區(Bronx) ;而常出事的地鐵站是第九大道車站(9th Avenue Station)下層的廢棄月台,以及貝德福德公園林蔭大道站(Bedford Park Boulevard Station);至於阿卡漢醫院,則是廢置的布魯克林軍事基地(Brooklyn  Army Terminal)。

(圖/DC FILM SCHOOL)
(圖/DC FILM SCHOOL)

此外,鄰近紐約的紐澤西(New Jersey)也是取景地點之一。主角Arthur Fleck一開始被搶廣告招牌的地方,就位在紐澤西的紐華克市(Newark City)。美術團隊除了把劇院招牌換成了,符合當代特色的色情片廣告,也將一些店家改造得更有「紐約味」,像是街角的Papaya招牌,就是來自紐約知名熱狗店Papaya King。

對於紐約與紐澤西各區組合而成的高譚市,藝術指導Mark Friedberg解釋:「高譚市比電影中其他事物還壓迫Arthur。我們試著讓這座城市像個迷宮,而他是過街老鼠。」為了塑造出高譚市的擁擠混亂,導演Todd Phillips也指出,為數不多的CGI特效主要用來延伸街區,將空曠處填滿建築物,營造更多窒息壓迫之感。

仿老式脫口秀節目,打造小丑專屬舞台 

(圖/DC FILM SCHOOL)
(圖/DC FILM SCHOOL)
(圖/DC FILM SCHOOL)
(圖/DC FILM SCHOOL)

 

「角色本質、故事本身,還有場景規劃都要讓人清楚明瞭,並且能相互連結。」

——《小丑》藝術指導 Mark Friedberg

除了高譚市,另一重要場景是Arthur的偶像——Murray Franklin的夜間脫口秀現場。其場景設計概念來自60、70年代,由知名喜劇藝人Johnny Carson主持的《今夜秀》(The Tonight Show),美術團隊也忠實還原了老式電視節目攝影棚的風格。

藝術指導Mark Friedberg解釋,整個攝影棚場景沿襲與《今夜秀》相似的彩虹色調布簾與格局,唯一較大的差異,是在假窗戶背景放上高譚市的天際圖。

此外,Franklin的脫口秀一共動用了七台Alexa攝影機,而這些現代設備,全部被藏在仿製80年代的攝影道具機身裡,除了實際捕捉節目各角度的影像,也確保拍攝成這場「戲中戲」時,不會出現設備時空不連戲的穿幫畫面。

藝術指導欽點的代表場景:小丑事務所

(圖/DC FILM SCHOOL)
(圖/DC FILM SCHOOL)

「如同廢棄一般的小丑事務所,對我來說就像糖果一樣美妙。」

——《小丑》藝術指導 Mark Friedberg

Arthur工作的地點Ha-Ha's事務所,是藝術指導Mark Friedberg最喜歡的場景,其最大特色並非華麗炫目,而是老舊不堪。除了牆上海報與吊掛的戲服,甚至很難看出這是一間專門派遣小丑的公司,恰好與主角的身心狀態相呼應。

Friedberg說明,為了反映Arthur社會邊緣的處境,事務所是由一間位於哈林區的公路下,處在城市邊疆地帶的地毯商店改造而來:「那是個很古怪的環境,但基於電影中的現實,它的風格本來就不應該太過顯眼。」

另外,Friedberg表示在場景色調的選擇上,有些靈感是來自70年代的美國「肌肉車」(具高性能引擎的雙門轎車)中,難以形容的藍綠色、銅綠色,以及帶點金的灰色:「至於紅色,則主要留給鮮血、某些特定服裝,還有他的戲服使用。」

懷舊服裝與創新妝容,表現悲喜交加的複雜情感

(圖/DC FILM SCHOOL)
(圖/DC FILM SCHOOL)

「由於電影設定是在一個沒有超能力的普通人類世界,這影響非常大。」

——《小丑》化妝師 Nicki Ledermann

化妝師Nicki Ledermann提及,導演Todd Phillips提出的概念是普通小丑(clown)妝,而不是蝙蝠俠系列電影的小丑(Joker)妝,因此當Arthur從clown變成Joker時,其妝容與歷任小丑截然不同,是和工作時相似,基於現實處境逐漸轉型而成的樣貌。

「Joaquin的小丑容貌首度曝光時,人們都很不滿為什麼沒有傷疤或者其他特徵,他們認為這樣看起來就只像麥當勞叔叔,」Ledermann與製作團隊則認為這樣的反應很棒,因為這正是他們追求的現實感:「我們想創造一個簡單卻特別,且無法與人比擬的妝容。」

用來表現悲傷與瘋狂的妝容重點:高眉毛

(圖/DC FILM SCHOOL)
(圖/DC FILM SCHOOL)

「眉毛」可以說是Joaquin版小丑之所以獨樹一格的精髓所在,化妝師Nicki Ledermann藉此表現了小丑複雜的心理狀態,她認為:「整體而言,你可以從臉上的眉毛,看出悲傷的情感。如果你有雙高到額頭的眉毛,它會有一點無辜的效果。」

而為了呼應電影風格,Ledermann設計的小丑妝是暗沉、不反光的。所有色彩都不是純色,藍色混和了綠色,紅色則是趨近鮮血般的棕紅,隨著Arthur逐漸魔化,更呈現高度不對稱的眉毛與歪斜的詭笑嘴角,一個悲中帶喜、令人不寒而慄的Joker自此橫空出世。

服裝細節反應時代背景與角色處境

(圖/DC FILM SCHOOL)
(圖/DC FILM SCHOOL)

「劇本上寫的(西裝)其實是赤陶色,

但我感覺紫紅色更適合1980年代。我認為那種紅色較能表達情感。」

——《小丑》 服裝設計師 Mark Bridges

服裝設計師Mark Bridges想盡可能脫離漫畫與DC電影宇宙的設定,並因應時代背景的需求,他屏棄了過去作品普遍忠於漫畫原著的紫色大衣設計,改以60年代首任真人小丑,Cesar Romero的服裝為參考,特別選擇了紫紅色作為套裝色彩。

Bridges認為在服裝設計上,主要應該研究Arthur的人生經歷,而非Joker的角色設定,因此依照劇本編排,當Arthur位於不同階段的處境時,其服裝細節都會有所變化與關聯:「我必須分析Arthur的角色內心,他的衣服從哪來的?他會在意自己的樣子嗎?他會穿得像小男孩一樣嗎?這些都會影響服裝的樣子。」

(圖/DC FILM SCHOOL)
(圖/DC FILM SCHOOL)

例如,Arthur住在破舊公寓,將衣服全丟一起洗,襯衫因此充滿皺褶;常穿尺寸略小的連帽外套與白色襪子,則反應了他是母親心中的「小男孩」;而成為Joker儘管是他人生中最華麗的時刻,其西裝內襯與工作小丑的背心卻是同一件,也連結了角色的前後經歷。

(圖/DC FILM SCHOOL)
(圖/DC FILM SCHOOL)

「當你介紹我出場時,能稱我是小丑嗎?」

——《小丑》主角 Arthur Fleck

導演Todd Phillips曾表示,《小丑》是一部著重在角色研究(character study)的作品,從劇情編排、背景設定到美術設計,也完整呈現出,屬於Arthur Fleck這個角色,悲喜交織、虛實交錯的人生境遇。「也許是Joaquin演的這個角色,啟發了Joker也說不定。」Phillips說:「你無法真的搞清楚,就像他在電影裡的最後一句台詞是『你不會明白的』,這當中就有很多有趣的發展。」

文/黃威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DC FILM SCHOOL(原標題:《小丑》重現犯罪之都高譚市,以寫實風格獨創妝容與場景設計)

責任編輯/柯翎肇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