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杜導斌專欄:沒有政治權利,休談生存和發展權利

2016-10-13 07:00

? 人氣

在中國「非黨公民」形同二等國民,其權益從來不被重視。圖為楊改蘭家的牛。(網路/百度)

在中國「非黨公民」形同二等國民,其權益從來不被重視。圖為楊改蘭家的牛。(網路/百度)

楊改蘭一家六口為什麼會死?一個直接誘因就是低保被取消。她家的低保為什麼會被取消?因為是否給予低保的權力掌握在村支書們手裡,她家沒有決定權。楊改蘭一家的悲慘結局,正是沒有政治權利就嚴重影響生存權利的典型例證。

錢雲會為什麼會死得那麼慘?因為他不斷抗議違法徵地。為什麼他會抗議違法徵地?因為浙能發電廠徵用寨橋村的土地,一直不作賠償。為什麼浙能發電廠能在不對村民作出賠償的情況下完成徵地?因為該廠得到地方政府的合作或默許,因為該廠間接掌握了徵地的政治權力。掌握有徵地政治權力的漸能發電廠於是就既剝奪了錢雲會的生存權,也剝奪了寨橋村村民的發展權。

村民奠祭慘死輪下的村長錢雲會。(網路)
村民奠祭慘死輪下的村長錢雲會。(網路)

為什麼他們什麼都沒有?為什麼他們要什麼有什麼?

官員及其官二代為什麼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因為他們掌握了不受限制的政治權力,有權就有一切,於是想做官就做官,可以一年兩年連升若干級;想發財就發財,像周永康兒子那樣一兩樁生意就家財數十億數百億;想出名就出名;想出國就出國……

富豪及其富二代為什麼那麼快就能擁有巨額財富?因為他們通過依傍權貴,掌握了遠比普通平民大得多的商業機會,可以順利獲取別人拿不到的工程和地皮,可以高價向政府和國企出售產品或服務,可以偷稅逃稅不被追究……

中石油、電信、聯通、各國營銀行、各收費公路……,這些幾乎全由權貴或其附庸把持的壟斷行業為什麼那麼來錢?因為它們直接或間接掌握了法律政策的制定權、執行權,可以順利地讓法律政策偏向於它們,可以掐死競爭對手,可以任意抬高價格,可以廉價獲得資源。

為什麼會出現「部門政府」?為什麼很多黨政機關富得流油?為什麼黨政機關成為貪污腐化的重災區?因為這些部門掌握有制定和執行法律法規政策的權力,可以國家的名義向民眾收取各種各樣的稅費和雜費。

中國大陸為什麼會出現極其嚴重的貧富差距?為什麼頂層的1%的人口能掌握一半左右的國民財富,而占20%的底層民眾所得卻只有1%?因為頂層掌握有幾乎無所不能的且不受制衡的巨大政治權力,而底層除了任人宰割,沒有任何掌握和擴大自己發展機會的制度性保障,甚至連防止自身尊嚴和權益免受歧視忽視的發言平臺或利益代言人都沒有,因為頂層與底層是在一個極端不公平的平臺上競爭。在這個平臺上,裁判永遠由頂層派出,而裁判作出的裁決永遠是頂層有理當贏,民眾含冤受屈也只能忍氣吞聲。

楊改蘭的家。(網路/百度)
像楊改蘭這樣的基層民眾,沒有人會為他們發聲。楊改蘭的家。(網路/百度)

黨權凌駕公民權,非黨公民成二等國民

看到多維網上又在賣弄「優先保障生存和發展權」,氣就不打一處來。沒有政治權力,民眾的生存和發展權就成為頂層權貴集團的恩賜。他們可以賜予,也可以隨時隨地收回,並且一向是賜予僅限於作秀性的一點點,掠奪卻是經常性的很多。頂層權貴集團將永遠確保自身利益最大化,會永遠獎勵自身的支持者。這些獎勵,並非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只能是取之於底層。這就是公務員的工資和退休工資長期高於社會一般行業的原因,也是軍官年入數十萬而七十歲農民每月只施捨70元左右的原因,因為公務員和軍官對於執政集團維護執政地位與特權利益至關重要,農民則無關緊要。

中國大陸當前幾乎所有問題的總根源,都在政治權力配置嚴重失衡。執政黨的最高領導機關及高官壟斷了接近於無限的權力,通過各種各樣的法律法規政策讓一切權力歸黨所有,而不歸還給人民,可以順利地把自身偏愛和特權轉變成國家權力。党的支持者則通過「傍官」在國民財富蛋糕上貪婪地切下自己所要的那塊。執政黨的地方權力機關及其官員則壟斷了很少受到約束的地方權力和社會權力,可以對無權的普通民眾給予施捨,也可以予取予求任意剝奪。這不僅製造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制度性糜爛性腐敗,而且製造了亙古未有的環境污染和道德潰敗,市長省長身家上億之類的新聞早就不是新聞,坐賓士的拿低保,當局長的擁有十余套廉租房,也是相當普遍的事情。黨員的政治權力又高於非黨公民。

1949年後大陸的公民事實上分為二等,相應的,憲法也分為兩部。一等公民與中國共產黨黨員重疊。黨員被宣傳為先進分子,政治地位顯著高於非黨員。事實上,在掠取權力、地位、金錢、名譽、異性和高端享受方面,他們確實是世界最先進的。黨員遵守的是《中國共產黨黨章》,實際上,只有中共黨員才是真正的公民,享有結社權和高一級的尊嚴和榮譽,擁有相當於當年羅馬公民類似的政治權力,黨員會被掌權者當自己人看待,「撿在籃子裡」,在基層會議上可拍板或可提意見,有時對領導還有一張投票權,有權依據黨章向上面反映情況,可以獲得上級官員更多的支持與庇護,可以搶先一步知道政治經濟政策風向,中共黨員犯輕罪,通常通過紀律處分解決,不必坐牢,即使犯重罪,一張黨票也可抵若干年刑期。黨員身份的特殊性,能讓一個小小的村支書都可享有巨大特權,能讓家家戶戶都有丈母娘,能神不知鬼不覺地貪污數千萬,甚至能決定少數村民的生死榮辱。

非黨員則是二等公民,他們有一部憲法,只是這部憲法僅限於宣示,60餘年中一直體現在紙面上,實則沒有憲法保護,其人權經常受到《刑法》等各種各樣苛刻法律法規的侵犯和剝奪,實際政治地位相當於沒有結社和投票等公民權的外邦人,也沒有言論、集會、新聞、出版、遊行示威權,最多只能列席而不配參加對政治和社會事務的決策性會議,終身必須服從中共中央及中共地方各級領導幹部的各種各樣的命令,終身盼望清官,但即使遇到的是貪官污吏,也只能默認或屈從。任何反抗、反對、不滿,都可能遭到殘酷的打擊報復。非黨公民實際上喪失了政治權力,因而所謂生存權和發展權基本上也是個笑話。一個普遍而典型的例子就是,黨的領導 幹部說你是人民,你就是人民,哪天不高興,說你是敵人,你就是被專政的物件。一旦淪為專政物件,就只有被消滅或被監視受欺辱的份,還有什麼生存權和發展權可言?還有一個更普遍更典型的例子是,一旦政治身份是非黨員,社會身份又是工人或農民,同時也沒有黨員幹部的親戚可以攀附,政治上就一輩子都不可能有任何發展,甚至幾代人都只能是愚民、屁民、蟻民、刁民,在最底層掙扎求生,翻不了身。

對於非黨員,即使獲得了發展,成為企業主人,或者進入中產階級,也不一定能保住奮鬥的成果,就如同農民的責任田可能隨時被黨和政府收走,企業也隨時可能被公檢法或紀委罰沒,而掠奪中產階級的手段更多,股市、樓市黑幕可能讓一個中產立馬回到赤貧,高價學費、高價樓盤、高價車和高額房貸,等等,掌握著政治權力的權貴隨時可以出臺各種盤剝性政策,將沒有政治權力的中產階級的錢包掏空。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共產黨創黨九十五周年大會上呼籲黨人「不忘初心」。(新華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共產黨創黨九十五周年大會上呼籲黨人「不忘初心」。(新華社)

還權於民,中共中央不能再當頂層權貴的遙控器

掌握了政治權力者,隨時可將手中權力兌換成巨額現鈔;喪失了政治權力者,即使發展了,也因無法使用政治權力自我防衛,隨時可能被當作肥羊宰掉。就像中產的雷洋,發展有什麼用?瞬間命就丟了。沒有政治權力,生存權,財產權都沒有保障。

解決中國大陸當前的種種亂象,其實並不太難,只要把本來就屬於人民的政治權力歸還給人民,儘管這一招不可能包治百病,但許多人禍,許多污染,許多道德淪喪,許多商業欺詐,許多矛盾衝突,還有愈演愈烈的貧富懸殊,確實都可望迎刃而解,因為這許多問題不再需要執政者從自身利害出發去製造,自會減少很多,部分不能自行消解的,民眾也自會解決好。權利平等的民眾會比黨和政府更需要正義,更能維護自身正當權益,有問題也會合理解決。法官一旦清楚自己的權源直接來自於民眾,不必再仰上級鼻息,從自身利害考慮出發,也自會居中裁決。民眾有了政治權力,能自己保障生存和發展權,就不會允許任何人來施捨或剝奪自己的生存和發展機會。

作為國家主席,習近平先生及其所領導的中央政府,還有實際上掌握著國家最高政治權力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不應作權貴集團的利益代言人,不應是頂層那1%的遙控器,而應該是國家利益的守護者,應該代表每一位國民的利益,均衡兼顧每一個群體的偏愛,有責任在大陸實現良法善治,有責任幫助民眾過上有尊嚴、自由和富裕的生活,讓國民生活在正義法律的堅實基礎上,團結在自由平等的旗幟下,促進中國大陸早日實現民富國強。

要實現這一目標,我個人認為,目前不應該再容許誰來瞎扯什麼「優先保障國民的生存和發展權」,而是立即優先落實國民的政治權力。首先切實保障國民的言論自由權,放棄一切形式的反動的言論管制和審查,讓人民說話,終止一切直接或變相的文字獄,絕不允許任何一個國民因和平表達意見和利益訴求而坐牢。其次就是不忘「初心」,馬上落實1945年前中國共產黨對中國人民作出的承諾,也是1954年第一次頒佈憲法和選舉法時的承諾,在全國範圍內實行直接選舉,把官員的官票交還給人民,把官員的政治生命交還給人民。民眾監督官員,強于紀委監督千百倍。民眾掌握生存和發展權,強於黨和政府的恩賜千百倍。

*作者為獨立學者,中國知名政論家。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