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幫助年輕人及第三勢力出頭!

2019-09-23 07:10

? 人氣

民進黨席卓榮泰率立委參選人出席民進黨立委徵召提名公布記者會。(盧逸峰攝)

民進黨席卓榮泰率立委參選人出席民進黨立委徵召提名公布記者會。(盧逸峰攝)

郭台銘退選,總統選情看似回歸國民兩黨對決,蔡英文亦自認勝券在握。但因不少新舊小黨加入國會競爭,不只政黨票為兵家必爭之地,且小雞需要母雞帶,有總統參選提名權的時力及親民黨未必放棄。再加上已登記參選的呂秀蓮等,總統一局未必就是兩黨對決,中間選民及淺藍淺綠也未必認同蔡韓,原本的「討厭蔡英文」及後來居上的「討厭韓國瑜」都將發揮一定威力。

在局勢混沌未明(亦代表充滿各種新可能性)中,鑒於國民黨已老大不堪,民進黨則在蔡英文與「英系」把持下急遽墮落,為了維持民主活力及延續民主新血輪,也就是「拯救民主」,恐怕幫助優秀、有膽識年輕人及第三勢力出頭,是中間選民及淺藍淺綠的當務之急!

何謂幫助有膽識年輕人及第三勢力出頭?第三勢力是指新舊諸小黨及其聯盟。年輕人則不限哪一黨,如國民黨的蔣萬安及民進黨的吳怡農都是。只可惜民進黨把一批有膽識(如參加過太陽花運動及關注國是者)年輕人徴召到艱困選區,又讓吳怡農這麼優秀年輕人去挑戰同樣優秀的蔣萬安,辜負了提拔及幫助他們的美意。由此可知民進黨「現任優先」的保守心態有多嚴重!蔡英文式的「小圈圈把持」意識有多強烈!

(不要忘掉,幾個月前蔡英文及英系是如何堅持「現仼優先」而做掉賴清德!蔡英文是如何向反對她連仼的四大老說,她就是犧牲民進黨也要贏得提名連任!)

在蔡英文及英系掣肘下「有志難伸」的民進黨主席卓榮泰,近日寫出《讓年輕人接下時代使命》一文(我八月初也已寫過《民主自由的希望在年輕人》),說:「擔任黨主席後,我把找到更多優秀年輕人進入民進黨,視為我的第一要務。很多人常問我,為什麼民進黨願讓沒經驗的年輕人去挑戰那麼艱困的選區?我總是回答,因為年輕世代有理想,而且勇於挑戰,絕對有我們想像不到的爆發力,也對未來更有自己看法。」「2020,不只是談政策和理想的選戰,更是如何選擇台灣未來,和如何讓年輕人接下時代使命的一場試煉。」

民進黨正式提名吳怡農,挑戰尋求連任的國民黨立委蔣萬安。(翻攝自吳怡農臉書)
民進黨正式提名吳怡農,挑戰尋求連任的國民黨立委蔣萬安。(翻攝自吳怡農臉書)

卓榮泰這番話,正符合「時代考驗青年,青年創造時代」精神,也有助選民思考如何讓優秀年輕人出頭。至於讓第三勢力出頭,因為韓國瑜顯現「德不配位」「才不配位」(我上週的《國民黨竟然挺如此總統候選人》已討論過),蔡英文目前的「揀到槍」及拼命撒錢討好百工百業,也是「選舉表演」,連任後必定回復「規避責任」「虛應故事」及「傲慢症候群」慣性,繼續我行我素。(由於不再有選舉壓力,台灣的第二任總統都遠比其第一任表現差,極度自我感覺良好兼「永不承認錯誤」的蔡英文更可想見。)這種人若不受到選民「制衡」,他們當選總統後,人民及國家即可能被他們帶入險境。

而選民最佳「制衡」之策,無過以「政黨票」挹注不易在區域立委選舉勝出的小黨優秀候選人,讓他們成為立院「關鍵少數」,替選民監督日益腐朽、怠惰的國民兩黨;同時要逼國民兩黨總統候選人提出願景、展示高度,並保證兌現(蔡英文選前最需要兌現項目之一,就是她自己承諾的「中共代理人」修法),若表現不佳就改投更有願景及高度的第三方候選人(選民本應發揮民主社會應有的「公民責任」而非「含涙投票」),不論對方能否當選。

何況韓國瑜整天說他當選才能捍衛中華民國,蔡英文整天說她當選才能守住台灣主權、她未連任「台灣將走向一中」。而大家卻看到,韓國瑜對中共港澳辦及國台辦何等誠惶誠恐,蔡英文前三年仼內對中共打壓何等無感、對美日何等不敢表示親熱、對中共滲透視若無睹、對李明哲寃案更是不發一言。他們二人的「誠信」經得起檢驗嗎?

日前一位退休教師蔡美珠的媒體投書《總統,讓我感動一次吧!》,就對一再宣稱只有她能守住自由、民主、主權的蔡英文,提出幾件她該做未做或光說不練的事,要她「做到以下三項其中之一,我就投票給妳。」其中第三項為:「妳擔任民進黨主席時曽說,民進黨同意兩階段修憲,⋯結果就任總統後,再也不提修憲。不知道妳怎麼解釋?」

20190918-前副總統呂秀蓮接受聯訪。(盧逸峰攝)
前副總統呂秀蓮將獨立連署參選總統,批評民進黨二次執政,高層却活在端雲端。(盧逸峰攝)

而身為民進黨民主前輩的呂秀蓮,代表喜樂島連署參選總統後更表示,蔡英文執政第二年,民進黨政黨支持度就從51%降到29%,「比馬英九更厲害!」「有很多蔡總統支持者為她的執政表現遭受難堪,走到哪裡都被罵!」「民進黨二度執政後,高層像活在雲端,自我感覺良好。去年九合一大敗,說要反省,卻因對手國民黨紛亂不斷而情勢大好,忘了去年的教訓。」「蔡總統不要一直只想撿到槍。槍撿太多,操作不慎,反而可能自爆傷身!」

呂秀蓮最語重心長的話是,目前民調顯示兩大黨支持度都不高,她參選不是要對抗哪一個政黨,而是要呼籲民主國家的台灣公民,要從被政黨綁架的思維走出來,讓台灣變成和平中立的台灣。

身為民主國家公民的台灣人如何「從被政黨綁架的思維走出來」?答案就是幫助優秀、有膽識的年輕人及第三勢力脫頴而出,成為「關鍵少數」及替選民監督國民兩黨的「議會力量」。當政黨政治已被國民兩黨玩成悲慘的「敵對式兩黨政治」(強調衝突對抗而非共識妥協),當全國「最不受民意信賴」的兩位政治人物居然成為朝野兩大黨總統候選人,選民若不拿回手上應有的「選賢與能」「去蕪存菁」權力,民主政治還有救嗎?還能救嗎?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