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化母親的力量—新生兒與母親的健康:《提升的時刻》書摘(1)

2019-09-23 05:00

? 人氣

極度貧窮的真正意義是無論你多努力工作,都無法脫貧,「你永遠逃不掉,這和你的努力無關」。圖為台北車站外的街友在牆角歇息。(資料照,盧逸峰攝)

極度貧窮的真正意義是無論你多努力工作,都無法脫貧,「你永遠逃不掉,這和你的努力無關」。圖為台北車站外的街友在牆角歇息。(資料照,盧逸峰攝)

二○一六年的歐洲旅行途中,我特別到瑞典去向我心目中的英雄漢斯.羅斯林(Hans Rosling)道別。

漢斯.羅斯林不久在二○一七年去世,他是個開創性的國際衛生學教授,因為教導專家重視他們應該已經知道的事實而聞名。他以一場難忘的TED演講風靡全球(超過兩千五百萬次觀看,而且繼續累積中);他跟兒子、兒媳合寫的書《真確:扭轉十大直覺偏誤,發現事情比你想的美好》(Factfulness)告訴我們世界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好,也是全球暢銷書;還有他們的蓋普曼德基金會,利用資料與圖像的原創性作品幫助人們了解世界的真貌而聲名大噪。對我個人而言,漢斯是個睿智的導師,他的故事幫助我如何以窮人的觀點看貧窮問題。

我想告訴你一個漢斯跟我分享、幫我看清極度貧窮之影響,還有增強女性權力可以如何扮演終結貧窮的核心角色的故事。

不過首先,我希望你知道其實漢斯.羅斯林對我很陌生,反而是我對他比較熟,至少一開始是如此。二○○七年,在我們認識之前,他曾經參加一場我的演講活動。後來他告訴我,他很懷疑。他心想,美國億萬富豪大撒幣會搞砸一切啊!

他說,後來我贏得他的信任,是因為我的評論中沒有說到窩在西雅圖閱讀資料研究理論。相反的,我試著分享我從非洲與南亞之旅時認識的產婆、護士和母親們那兒學到的事。我說了女性農民丟下田地,走好幾哩到診所排隊,忍受漫長炎熱的等待,卻只聽到避孕用品缺貨的故事。我談到產婆說她們的酬勞很低,訓練不足,又沒有救護車的故事。我故意不用固定觀點談這些訪視,我試著跟隨自己的好奇心與學習慾;原來漢斯也是,只是起步比我早得多,也密集得多。

漢斯還是年輕醫生時,他和妻子艾格妮塔(她也是傑出的醫療專業人士)搬到莫三比克,漢斯在遠離首都的貧窮地區執業,他和另一位醫師共同負責三十萬人。在他看來,即使從未見過面──通常也不會見到,他們都是他的病人。他的管區每年有一萬五千人出生,三千多個兒童死亡,每一天,他管區就有十個小孩死掉。漢斯治療痢疾、瘧疾、霍亂、肺炎和先天性缺陷。如果只有兩個醫師要醫三十萬人,你必須什麼都要會。

這個經驗塑造了他的個性,也定義了他教我的事。我們認識後,漢斯每次和我參加同一個活動都會找時間聊聊,即使只是休息時間站在走廊上幾分鐘。在我們有長有短的探訪中,他變成我的老師。漢斯不只幫助我了解什麼是極度貧窮,還幫我回顧、加深了解我已經看過的事。「極度貧窮產生疾病。」他說:「邪惡力量潛藏在裡面。伊波拉病毒就是這麼開始的,博科聖地(Boko Haram)恐怖組織也因此藏匿女孩子。」即使我有優勢可以直接向他學習,還是花了很多時間才能習得他所知道的。

現在全世界有將近七億五千萬人活在極度貧窮中,一九九○年甚至高達十八億五千萬人。根據政策制定者的說法,赤貧人口是指每天生活費不超過一.九美元的人,但那些數字無法呈現他們生活的無奈。極度貧窮的真正意義是無論你多努力工作,都無法脫貧。你永遠逃不掉,這和你的努力無關,你被那些可以提升你的人丟下了。這就是漢斯讓我理解的事。

在我們的多年交情中,他總是說:「梅琳達,妳必須關心那些活在邊緣的人。」所以我們一起嘗試,透過我們希望幫助對象的觀點看人生。我告訴他我在基金會初次出差的經驗,我離開時更尊敬我見到的人,因為我知道我無法忍受他們的日常生活現實。

*作者為慈善家、商人兼全球女權的鼓吹者。 身為比爾與梅琳達.蓋茲基金會的共同主席,梅琳達負責設定這個世界最大慈善機構的方向與優先事項。她也創立了樞紐創投投資與育成公司,致力於從美國的婦女 與家庭帶動整體社會進步。梅琳達在德州達拉斯長大,具有杜克大學電腦科學學士與福夸商學院的MBA學位。 梅琳達職涯前十年在微軟開發多媒體產品,之後離開公司專注在家庭與慈善工作。 她與丈夫比爾.蓋茲現居華盛頓州西雅圖,育有三個小孩,珍、羅瑞和菲比。

20190905-《提升的時刻》書封。(遠流出版提供)
《提升的時刻》書封。(遠流出版提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