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喝地溝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

2019-09-23 06:20

? 人氣

他們(罪犯)雖非常人,仍然要竭力表現其濃得化不開的愛國心。這跟很多在海外拿著其他國家的護照「海外華人」一模一樣。(資料照,翻攝自The Revolution Times Twitter)

他們(罪犯)雖非常人,仍然要竭力表現其濃得化不開的愛國心。這跟很多在海外拿著其他國家的護照「海外華人」一模一樣。(資料照,翻攝自The Revolution Times Twitter)

香港陷於水深火熱、短兵相接,但從中國形形色色的媒體管道上,卻只能看到粉飾太平、維護專制的言論。原因只有一個,支持香港市民、支持五大訴求的聲音,根本不可能在中國的微信上發出來。不是文被刪了,就是人被刪了。極少數「醒著」的中國人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卻只能在海外社交媒體上發聲。

比如,網友Self Liberate說:「理解香港。我不與邪惡力量為伍。香港此次事件,讓我看透了大陸人的認知水準和價值觀念。從此只有出走是我人生的出路。香港人保重,我會記得你們曾經為大陸做過的善舉,也會記得你們追求人類文明的每一幕畫面。無論如何,請循著希望生活下去,或抗爭,或遠走。」

網友G Fujinshi說:「天安門事件發生的時候,香港就一直在支持大陸的民運,到後來黃雀行動,再後來每年的維多利亞六四晚會都是港人在支持國內鬥爭的縮影。而今天,作為一個土生土長在北京天安門旁邊的人,遠在大洋彼岸,只能在評論區說一句香港加油!湧泉之恩,只得滴水相報,慚愧。」

網友Fiamma Sun說:「(香港是)全國上下唯一一片還有人性之光的熱土。心疼香港經歷的一切,想跟你們say sorry。隔著深圳河,給你們加油!不要淪陷!」

推特(AP)
極少數「醒著」的中國人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卻只能在海外社交媒體上發聲。(資料照,AP)

中國陸續有人因為支持香港民眾抗爭而身陷囹圄。比如,北京網友全世欣僅僅發表了幾句支持香港的言論,就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拘留了一個多月,然後正式批捕。

推友@yuan一九零零如此描述他說了支持香港的話之後的遭遇:「他們(員警)把我銬上手銬,押著我去住處搜查,去銀行查我的捐款記錄,半夜把公司領導叫過來指控我。他們讓我蹲著說話,讓我裸體在他們面前換囚衣,洗澡的全過程被監控。」此後,在看守所短暫拘押的經歷更是離奇:「被關的那些人也都一起責駡我是賣國賊漢奸,憤怒地説,如果不是有監控器,要打死我這個居然支持香港暴動分子的賣國賊。」

這位推友在推文中感歎說:「他們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個大陸人要自發過去參加遊行,居然不拿錢還捐錢。他們無法理解一個人可以出於理性和良知做出獨立判斷,不需要任何人或組織的煽動,他們無法理解人生除了利益還有比利益更值得追求的普世價值。」

看守所中的囚徒「坐監不忘愛國」的細節,正應了那句「吃地溝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或者另一句「明明是被割的韭菜,卻自以為是割菜的鐮刀」。這個細節讓人對中國的未來陷入絕望之中。

黃崎創立的「六四天網」取名來自1989年六四天安門慘案。(圖/美聯社)
六四屠殺之後,中國的民氣尚未被摧殘殆盡。(資料照,美聯社)

六四屠殺之後,中國的民氣尚未被摧殘殆盡。很多被捕的學生領袖和知識分子領袖,在回憶錄中都透露了相似的細節:在獄中,他們大都受到獄友的善待。那些普通的刑事罪犯,一聽說他們是因為六四進來的,立即對他們刮目相看。那些牢頭獄霸將更好的床鋪和更多的食物分配給他們,以示尊重。即便是員警和獄卒,很多亦良心未泯,在其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給受難的政治犯和良心犯以各種幫助和方便。

然而,三十年之後,中國民心潰敗,率獸食人,彼此為敵,卻又共同獻媚於當權者,習近平出行之時,「習主席萬歲」的呼喊不絕於耳。就連被關在看守所的罪犯,也爭先恐後地「與中央保持一致」並試圖分享「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榮耀。他們跟員警一樣,敵視任何一個現存秩序的挑戰者和質疑者——儘管他們是被拋出既定人生軌跡的「非常人」,卻仍然要竭力表現其濃得化不開的愛國心。這跟很多在海外拿著其他國家的護照、卻終身帶著「中國人」的戳記、一見到五星紅旗就腎上腺激素爆表的「海外華人」一模一樣。

*作者為旅美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杰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