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如何阻止中國人理解「反送中」?華郵:強化香港與內地間的鐵幕,全面扼殺牆內挺港聲音

2019-09-08 11:00

? 人氣

香港反送中運動延燒,大專學界舉行罷課集會,中國學生現身鬧場。(AP)

香港反送中運動延燒,大專學界舉行罷課集會,中國學生現身鬧場。(AP)

隨著香港抗爭持續延燒,北京當局更加擔憂「反送中」示威對「內地」產生任何非預期的影響。《華盛頓郵報》6日報導,中國政府正在加強鞏固香港與中國內地之間的意識形態「鐵幕」,阻絕中國民眾接觸香港泛民派立場的任何機會。穩固鐵幕的第一線就在香港入境內地的必經城市深圳,陸生與港生經常前往留學的澳洲或美國,以及網路上的「長城」──防火牆。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採訪了十幾位近期去過香港、回程於邊境遭到攔查的中國學生、年輕學者,這些已回到「內地」的人士指出,他們受中國當局施壓,被迫刪除社群媒體帳戶的內容,當局更威脅,若他們散播挺「反送中」的言論,將會被立即逮捕。

香港反送中:中國港澳辦直批是港獨(AP)
香港反送中:中國港澳辦直批是港獨(AP)

邊境口岸嚴密監控 強制檢查手機內容、刪除app

《華郵》指出,當中國越來越融入國際社會,北京當局仍不願人民接觸民主自由觀點,因此面臨兩難。自從香港1997年政權移交之後,北京也試圖讓香港更加與中國內地文化、經濟交融,但同時力阻自由思想滲入內地。

化名貝拉(Bella)的21歲中國學生表示,她8月到香港上了1星期的進修課程,沒有「冒險」接近抗議場所,回程經過邊境城市時,她與其他幾個人被官員單獨拉到一旁,強制解鎖手機、檢查相簿與其他訊息。貝拉被發現下載了臉書(Facebook)與Messenger,這兩個app在中國都是禁止使用的。貝拉說,她遭到官員質問,她的香港入境許可證也暫時遭到沒收。

中國「廣深港高速鐵路」西九龍站(AP)
中國「廣深港高速鐵路」西九龍站(AP)

貝拉表示:「我當時很驚嚇,他們竟然可以毫無理由做這種事。」貝拉後來向官員解釋道,她是為了追蹤英國搖滾歌手大衛鮑伊(David Bowie)的粉絲專頁才下載臉書,「但是他們根本不相信我。」

開學季到來,不少就讀香港境內大學的中國學生本周已經回到校園上課,他們都接收到來自中國省政府的簡訊,敦促他們「堅定不移地愛國、愛香港」,絕不參與任何抗議活動。

香港反送中運動延燒,大專學界舉行罷課集會,中國學生現身鬧場。(AP)
香港反送中運動延燒,大專學界舉行罷課集會,中國學生現身鬧場。(AP)

網路的意識形態「長城」 牆內只准散播愛國言論

中國當局通常使用網路「防火長城」來禁止境內網路用戶開啟臉書、推特(Twitter)等社群媒體網站。針對香港的事情,中國媒體與其他地區媒體的報導有著「天壤之別」,有「防火長城」的防堵,中國民眾更難獲悉香港與西方媒體對香港情勢的報導。

香港示威者上個月將五星旗扔入海中,中國官媒痛批此舉是「令人髮指的暴行」、「不可饒恕的犯罪」,中央電視台更在微博上發起「五星紅旗有14億護旗手」話題,親中派藝人趕忙上網表態支持,目前累積逾64億人次閱讀。

相較之下,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4日傍晚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條例》,舉世關注,唯獨中國官媒在第一時間噤聲,這也導致有些網友在微博詢問「為什麼港股突然飆升了?」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4日發表預錄的電視談話,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正草案。(美聯社)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4日發表預錄的電視談話,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正草案。(美聯社)

不過面臨臉書與推特等平台上,充斥著譴責北京的言論,《華郵》報導,北京當局上周讓數百名愛國年輕人「翻牆」,在這些社群平台洗留言、帶風向,留下支持北京政府的大量言論。

當有中國人「膽敢」為香港抗爭說話……

不過仍有一些中國公民試圖透過VPN軟體「翻牆」,到臉書與推特上了解國際新聞怎麼報導香港抗爭,甚至直接參與香港抗議活動。《華郵》指出,34歲的陳拜倫(Byron Chen,音譯)7月14日參加了香港傳媒工會號召的「停止警暴、捍衛新聞自由」靜默遊行,事後他在自己的微信頁面上傳集會照片,強調這是一場和平、合法的活動。

然而有人將陳拜倫參加集會的照片、與他的個人訊息轉發到微博上,導致他受到大批中國民族主義者的辱罵,要求將他抓進牢裡、判死刑。不久後,有便衣警察來到陳拜倫家中,警告除非經過批准,否則禁止他前往香港。

陳拜倫被不少人警告,在社群媒體上必須「三思而後行」。他本人則指出,在中國網路上表達自由主義思想,是「接近死刑」的事,「我同情示威者,但最重要的是,我更擔心在中國目睹的極權主義與國家權力集中化興起,這是非常危險的現象。」

香港反送中。
香港反送中,民主女神登場。(AP)

「你不可以只聽一種聲音,當你只聽見一種聲音,你怎麼能判斷它是真是假?」──徐曉冬

另一知名案例則是中國律師陳秋實。8月中旬,陳秋實到香港見證「反送中」運動,並將實況上傳給個人微博帳號的70萬粉絲看,結果不但影片全被微博刪除,他在北京的親友同事也飽受威脅,迫使他在8月20日提前回國。陳秋實回北京之後更一度下落不明,音訊斷絕。

陳秋實在直播中說道:「我們不能夠直接把人分為好或壞的。人是很複雜的……他們不是所有人都是暴民。」「我不希望因為信息的不對等,因為誤解產生糾紛,甚至是暴力衝突。」陳秋實9月3日告訴《德國之聲》,他的微博、抖音、公眾號、快手等所有帳號已經全部被鎖住,中國內地已經看不到他發布的任何影片。

同樣遭遇當局封殺的中國武術教練徐曉冬指出,他自己也因為替反送中抗議說話,導致好幾個微博帳號「陣亡」。徐曉冬更表示,8月底有官員登門拜訪,質問他是否接受了「境外反中勢力」的資助,並威脅他不能再到網路上發言。「但我會繼續用VPN獲取外面信息,作為中國公民,我有權利了解像香港這麼大的一件事情,」他說道。

愛國教育與全面壓制奏效,內地與香港漸行漸遠

研究中國民族主義的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副教授白潔曦(Jessica Chen Weiss)告訴《華郵》,扼殺各種異議本來就是北京慣用的打擊策略,但北京近來增強的戰略則是「加倍的政治宣傳與愛國主義教育」,好讓中共價值觀深植民心,「他們想要創造一種思想框架,敦促百姓團結地支持政府,習近平政府正在採取灌輸(思想)與全面壓制。」

也因此同一個時代的中國與香港人漸行漸遠。當香港學生響應罷課,或在開學典禮上高唱《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主題曲「你是否聽見人民的歌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中國數百萬莘莘學子則是統一觀看90分鐘的返校特別節目,鑽研關於愛國主義、犧牲與國旗神聖性的作業。

香港民間的中國認同逐漸消逝。(AP)
香港民間的中國認同逐漸消逝。(AP)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