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致曉觀點:悼史明,最後一位台獨革命者

2019-09-23 07:00

? 人氣

台獨大老史明九月二十一日辭世。(甘岱民攝)

台獨大老史明九月二十一日辭世。(甘岱民攝)

史明,在21日晚辭世。對許多主張台獨者而言,他是先覺者、啟蒙者。不少人也引用他的話曰「接下來,就是我們的事了」但。是不幸的是,今日大多數自稱台獨者恐怕上違背他的思想,所為也實在稱不上追隨他。史明的《台灣人四百年史》倡議「台灣民族主義」。但是,奠定這個「民族」基礎的,恐非一般民族主義的「血緣」或「歷史身分」,而是「認同」。而此「認同」者,絕非透過「分化或仇恨異己」來鞏固,而是透過「包容」來建立新的「文化」、「文明」、「生活方式」。

實踐為本的包容性台獨

8月4日,他在病榻上對林啟生先生曰「臺灣二千四百萬人,有四百萬人是中國後代,台灣人不能說他們壞話,造成台灣人分裂.......。」此言第一個「台灣人」當然是狹義「血緣」或「歷史身分」的台灣人。但此言第二個「台灣人」則是所有台灣住民,包含1949後到台灣的中國移民及其後代。這麼淺白的擔憂,不但說明他的台灣民族論、更顯示他的恢弘氣度。更重要的是,這段話具備深刻的「實踐考量」!他的思想,奠基於「行動」!這是一個真正的台獨革命力行者!

知行合一深刻「知」的層次

2005年他在「反『反國家分裂法』」的演講提到「台灣人話說太多,做得太少,尤其是知識分子。」這就是他與當今口號獨派、卡位獨派、募款獨派、選舉獨派最大不同。《墨子,經下》「知其所以不知,說在以名、取。物之所以然,與所以知之,與所以使人知之,不必同。說在病。」、《墨子,經說》「雜所知與所不知而問之,則必曰『是所知也,是所不知也。』取、去俱能之,是兩知也。」這兩句凸顯出孔丘「不知為不知,是知也。」之淺薄。知之層次,透過「取」(運用、行動)而更深刻。

舉例而言,知道台獨之名、宣稱自己是台獨、為實踐台獨而思考更深、著手實踐台獨、透過實踐檢驗而認識更深台獨意涵再進行實踐,是完全不同知的層次。關鍵是,正因所知不同,所以可能行動上完全悖離!正因史明身體力行,所以他所知的台獨自然與當今口號獨派、卡位獨派、募款獨派、選舉獨派大相逕庭。然而,其思想也未必普及。因為,因為行動而發展的偉大思想,對於嘴上獨派,有認知上的困難。反之,嘴上獨派利用他們嗤之以鼻的腐儒「異己之辨」,卻可廉價地掀起仇恨、情緒,可利於騙取道德性、群眾認同,與名聲、權力、地位。

根基於文化革新的台灣民族主義

史明的確主張「臺灣人不能和中國人一起」。這句表面上種族主義的話,實則源由他在中國與中共合作所體悟到的劣質「漢人種族主義」。而這種劣質「漢人種族主義」即為虛偽、扣帽子、趨炎附勢、威權獨裁、重異己而輕是非等魯迅、柏楊所批判的「中國人劣性」。反思今日嘴上獨派不亦如此!?史明並非反中國人,而是反中國文化中的劣質因素。他所追求的「臺灣民族主義」是根基於文化革新的新民族觀。

被投機政客扭曲的台獨

獨立國家之建立在於人民對台灣的「認同」。此「認同」若非建立在「血緣」或「歷史身分」,唯有建立在「包容」、「文化」、「文明」、「生活方式」。亦即,上述「中國文化中劣質因素」才是獨立建國首要敵人。建立「誠信、獨立人格、反抗威權、重人權、辨是非、包容異議」的台灣文化才是獨立建國的根本!但是,嘴上獨派對這些價值似乎並不重視。台獨理論新秀梁文傑有「為了台灣獨立必須發展經濟、為了發展經濟必須提振行政效率、為了行政效率不需對異議者客氣」之論。基進黨附和之,並挺陳菊強拆戒嚴時浮濫徵收、曾為民進黨高雄灘頭堡的「社會運動工作室」。台獨聯盟台南分會擬號名台獨信眾用「民主戰車」嗆被賴清德掠奪家園、原為黨外/民進黨支持者的南鐵耆老。該號召台獨信眾壓迫被迫害百姓的仙草里里長曾俊仁,就是台南新潮流林俊憲(賴清德接班人)的重要支持者暨幹部!此外,言辭若批評民進黨政客,則被自認台獨信徒者嗆「五毛、滾回中國去」。台灣普遍因異己之辨的兩套是非標準。以及被「芒果乾」綁架的台派信徒們對當權殺人掠地、破壞環境、行政濫權、酬庸親信、弊案懸置、閹割公投等惡行,禁聲批評,甚至邏輯荒謬地辯護。這些自稱獨派、台派所為正是「中國文化中劣質因素」。他們正是獨立建國的阻礙。

哀哉!史明前輩奉獻一生、黨外先烈流血犧牲要追求的「台獨」何以致此!?其因在於「知若失行,易流於虛偽」。嘴上獨派無視台灣人權漸失、國家實力日墜、自定是非且行政濫權的新黨國崛起,僅陷於「台灣是否已獨立」、「台灣獨立的法理」、「如何分辨台獨或華獨」等爭論。就是這種不需看清現實來行動解決問題、只需動口的「上層」態度,使得「台獨」已失去黨外時期「反對威權、政治民主、言論自由、環境永續、照顧勞工、保障人權、司法獨立」的內涵,反而成為凌駕上述核心價值的空洞口號。當「台獨」自史明「文化改革的新民族」抽離後,「台獨」也就只剩偏狹地「國族認同」。正如塞繆爾詹森與盧梭所述,「台獨」就成了惡棍和流氓的庇護所。惡棍流氓要的只是投機地藉「台獨」搶占道德光環、謀取私利。「台獨」怎麼可能靠惡棍流氓來完成!?

20190427-反核大遊行今(27)日於台北、高雄兩地同步進行,反南鐵東移自救會會長陳致曉現身抗議。(甘岱民攝)
反南鐵東移自救會會長陳致曉現身抗議遊行現場。(甘岱民攝)

實踐台獨的三大目標

吾輩若欲真的實踐「台獨」,唯有擺脫惡棍流氓的影響,致力於「發揮國力」、「格新文化」、「屏除中國勢力侵害」。而此三者,實為一體。關於「發揮國力」。台灣最重要的資源,不在土地、不在天然資源、更不在錢,而在於「人」。「讓台灣人民不分貧富階級皆能發揮聰明才智、願意勤奮努力」就能發揮最大國力。而這一點須要「不分階級獲得公平經濟回報、通暢階級流動」才能達成。此外,「人」之品質,首重者在於「自由人格、獨立思考」。「自由人格、獨立思考」不僅在此智慧經濟年代為獲利要素,且為對抗(外來)威權的根本。梁啟超「今日欲言獨立,當先言個人之獨立,乃能言全體之獨立;先言道德上之獨立,乃能言形式上之獨立」或福澤諭吉「一身獨立、一國獨立」皆謂此理。

「格新文化」亦即使台灣人自「中國文化劣質因素」中解放,而獲得「自由人格、獨立思考」,如此才能使民眾具備反抗外來威脅或內部權威的意志與能力!但是,「自中國文化劣質因素中解放」並非膚淺地「去中國化」。反之「去中國化」將使人民失智,而更陷「中國文化劣質因素」中。文明的建構是「加法」。以「減法」去文化,淪無知、無價值!中國文化不僅有劣質要素,亦具優良成份。透過民主、自由、批判威權的生活態度,自能去醬缸腐儒之蕪,存先哲典範之菁。同樣態度亦應適用看待東洋、西洋文明。史明在6月30日《革命者的最後一堂課》提到「台灣人,要驕傲的存在,要和世界平坐站。缺乏獨立思考地逢洋必拜,將如沐猴衣冠。廣容不分中國、東洋、西洋、甚至全球之優質文化,才配得上台灣海洋國家之優勢。然而,思想的解放,在於生活的解放。生活的解放,在於經濟的解放。把人民逼得鎮日汲汲營生如奴隸般生活,亦難培育自由人格。所以,除教育、媒體革新之外,「不分階級獲得公平經濟回報」亦為要素。

關於「摒除中國勢力侵害」。目前中國無法直接派任官員、解放軍到台灣統治。但是,卻可透過「影響力」左右政客與政策。此影響力絕大部分是以金錢的力量,貫穿以下三個緊密相扣的環節來發揮作用。其一,中國以政領商、商界多有政界影子。其二,在全球化浪潮下,台灣商人亦多求對岸商機或難免與中國企業合作。其三,透過商人與台灣政客的勾結,以行政資源或制定政策,黑箱地左右台灣一般民眾的生活與認知。中國勢力正是透過這三個緊密環節,由中國政府影響台灣商人,再由台灣商人影響台灣政治,並透過政客施政對台灣人民產生實質影響力。環節一的「中國以政領商」是個客觀現實,套句毛澤東術語「並不由我們主觀意識所左右」。環節二的「商人求利」是其天職,我們不應也難以禁止。唯一台灣民眾可以施力的,是斬斷「政商勾結」的第三個環節。亦即,不思斬斷「政商勾結」,無法確保台灣主權!縱容「政商勾結」的台獨,是假的台獨。因此,「摒除中國勢力侵害」首重「斬斷權貴政治」!

「斬斷權貴政治」乃「台獨」重中之重

反觀今日藍綠政權輪替,卻未曾更替在政客之上左右政策的權貴太上皇。權貴政治的特權經濟阻礙台灣產業轉型,「遠較國際標準低的薪資」政策阻斷人民「不分階級獲得公平經濟回報」的機會。「遠較國際標準高的房價」更剝奪人民辛苦勞動成果。更甚者,官商權貴們以「政府較庶民更能有效利用土地、財團又較政府能有效利用土地」的荒謬邏輯,不斷以公權力掠奪庶民百姓家園,再用公權力將公有地賤賣給財團。政策性、系統性地將百姓土地集中於少數特權階級。在土地掠奪與環保案件,政客總認為用「金錢」可不論是非,強制購買或補償代表著「人格、尊嚴、記憶、感情、生活、營生方式、祖先遺物」的居民家園。這等行徑,啟不鼓勵人民出賣家園給價高者,啟不鼓勵中國拿錢買下整個台灣!?甚者,民進黨加倍貫徹國民黨留下來的土地掠奪戒嚴體制,在土地掠奪案中用戒嚴警總似的蠻橫不講理程序剝奪人民尊嚴、摧毀人民自信,用強權逼迫人民屈服。在此「難安居、不樂業、沒尊嚴」的國策下,台灣不但少子化居世界之次末、人才外流亦居世界之首。國力啟不沉淪?此外,權貴掌控的大眾媒體早已成為「重異己輕是非」的模範,不具備啟迪民智的角色,卻成了把大眾變成「信徒」的神龕。「自由人格、獨立思考」的公民如何培育?

綜觀以上三大「台獨」實踐要點,可知「台獨」攸關一般百姓生活、尊嚴、自由。而「斬斷權貴政治」乃「台獨」工作重中之重!我們屢次期待政黨輪替可帶來希望,但上述問題卻變本加厲。因為,國/民兩黨的貪婪本質與奴役庶民的態度其實一樣。權貴財團才是永遠的執政黨!更甚者,藍綠政客在競逐權貴代理人的過程,需要高額選舉經費,又更強化了官商勾結。當立法委員只是成了政黨捍衛者與權貴代言人,怎會拼命替庶民監督官商營私惡政、制定解決台灣沉痾的法案、擋下為權貴掠奪量身訂做的政策!這正是我由發明家投入社運,又由社運決定參選的主因。

假統獨撕裂社會

台灣選舉總是激烈陷入「統獨」之爭,而將「土地、環境、經濟、勞工、教育、人權」等人民切身議題邊緣化!但這種過程,並不利於「台獨」!因為,「統獨」絕對是台灣人民的重要課題。但是,國民兩黨談的統獨議題,卻不是真議題。國民黨談統,是為了使國民黨權貴私人向中國取得商業利益。民進黨談獨,是為了方便操弄選舉,掩蓋掠奪營私惡政,確保政權。藍綠政客皆非因為價值信仰,或為人民福祉而真心要統、或獨。台灣已被藍綠操弄的假議題弄得人民撕裂、競爭力衰退、沉痾難解。

真台獨海納百川

史明般的「恢弘包容」,才是實際推進「台獨」的要徑!在下因長期投入土地運動,與不分族群、統獨立場的被掠奪者有深刻接觸,亦與在野左統學者多有交遊。共同居住在台灣者,沒有不希望台灣在經濟、文化、環境面正向發展。我發現,政客操弄的「統獨」之爭,撇除兩方互相刺激所引發的過激言論外,事實上是建構在許多被政客摻混的虛偽要素。其中,「中國化」、「日本化」涉及族群歷史,乃政客最易激起仇恨之處。兩個牽扯外國的觀點竟引起內部仇恨,其根源在於「缺乏台灣民族自信」。若一個民族需靠仇視他國人民、擁抱他國文化才能確認自我,那根本不是獨立!反之,若當人民具備「自由人格、獨立思考」,台灣何須藉由他人確認國格!?這才是史明所言「台灣人意識」!

真台獨拒成政客營私工具

「族群歷史、記憶、情感」是個人最不可改變、亦不該要求他人改變之事。但是,「族群歷史、記憶、情感」實際上亦與實踐「台獨」三大要點無涉!而且,「族群歷史、記憶、情感」的差異靠著「時間」就能平緩化解。台灣若在經濟、文化、環境面正向發展,更可加速此進程!陷於「族群歷史、記憶、情感」差異的情緒,卻不致力「斬斷權貴政治」這個當前踐行「台獨」迫切工作,是嚴重地不分輕重緩急,只是讓自己成為政客操弄的工具!

賴清德、林俊憲、梁文傑、新潮流利用「台獨」名號抹黑被迫害百姓

「台獨」一詞在投機政客的膚淺操作下,已失去原本「自由、民主、人權、掙脫奴役」的根本內涵。成了超越是非、真實、自由、民主、人權等一切價值的空泛概念。廉價地成為政客及其崇拜者的選舉「春藥」。這些口稱台派、台獨的投機政客等,在人權、土地、勞工、環境、文資等議題,不但沒有站在永續台灣這一側,反而為了自己的政治盤算與權勢共同奴化人民,並舉著「台獨」名號作為其惡行之藉口。在此情況,「台獨」反而成了他們壓迫人民,強化台灣人奴性的工具。

投機政客自稱的「本土政權」若以「愚民」為取得政權之手法,以「奴民」為掠奪之手段。那麼,與外來政權無異。滿口「台派、台獨」的投機政客所追求的是他們幫派、個人的權勢。但真正的革命者要追求的是「使人民具備對抗權勢的能力,徹底擺脫台灣人的奴性」。把「台獨」偏狹為「國族主義」的投機政客們,正是實踐「台獨」者之最大敵人!其中一方面掠奪百姓土地,另一方面利用「台獨」名號抹黑、壓制被迫害者的賴清德、林俊憲、梁文傑等新潮流一幫人最是邪惡!

期盼新一代「知行合一」的台獨革命者

我大學時於唐山書局購入時為禁書的蓬島文化初版《台灣人四百年史》。此書,在獨台會事件為叛國證物。當時我在外島服役,父親將此書藏於衣櫃下方隱藏隔間以避禍。因為家庭的228經驗,《台灣人四百年史》並非我的台獨啟蒙書。我受「法蘭克福學派」影響,對《台灣人四百年史》中純粹馬克思主義觀點、武裝暴動革命論亦不能完全認同。但是,史明以士林湳雅施家之後主張「勞苦大眾出頭天」,二戰時冒險至中國參軍抗日、228後組織「台灣獨立革命武裝隊」對抗國民黨、流亡後生活簡樸將事業所成全部投入革命事業,這等為信仰身體力行的氣魄、節操近世無人能比,令我敬佩不已!

史明包容性的台獨理論不但在今日仍領先媚俗獨派一個世紀,貫徹理念的冒險行動更為如我之常人難以向背,真可謂至今「最後一位台獨革命者」!他身為長孫為了革命放棄愛情生活,甚至結紮而絕血緣後嗣。雖有眾人曰「接下來,就是我們的事了!」,但看這些「我們」是否能承接史明包容性、對抗權勢、關懷弱勢階級的台獨理論!期盼新一代「知行合一」的台獨革命者!

*作者為台灣土地正義行動聯盟理事長,台南市第五選區立委參選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