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如果宮廟也是運動員的贊助者

2019-09-17 06:10

? 人氣

台灣的地方宮廟在都市與知識階層,總會蒙上一層登不了大雅之堂的陰影,但縱看台灣的宮廟體系,實質上卻是牽繫著台灣社會裡人際關係的重要平台。(示意圖,陳明仁攝)

台灣的地方宮廟在都市與知識階層,總會蒙上一層登不了大雅之堂的陰影,但縱看台灣的宮廟體系,實質上卻是牽繫著台灣社會裡人際關係的重要平台。(示意圖,陳明仁攝)

鐵人三項運動的年度盛事,2019 Ironman 70.3世錦賽在法國尼斯舉辦,奪冠的挪威籍職業選手Gustav Iden在衝線時,頭上戴的,竟然是台灣彰化海線埔鹽一座地方廟宇順澤宮的活動鴨舌帽。因而引爆了台灣鐵人三項運動圈裡的一陣超級地震,馬上就有運動同好揪團騎單車殺到順澤宮去得了一頂相同的鴨舌帽。經過了網路上核分裂連鎖反應等級的擴散後,很快的帽子就發完了。忽然爆虹的廟方,非常機警聰明的對著蜂擁而至的記者聲明,帽子免費發放給信眾,而且立刻發動工廠趕製一千頂帽子待命。那知那一千頂很快的也完發了。廟方公布繼續追加製帽四萬頂供應信徒們登記索取。排隊等待取帽的信徒也由年輕壯碩的運動員擴散到了一般男女老幼。大家都認定了這是一頂有神力的冠軍帽,擁有一頂的人,肯定會有某種的好運跟神力。

20190909-23歲的挪威選手Gustav Iden法國尼斯鐵人三項世界錦標賽奪冠,他在比賽期間所戴、繡有「埔鹽順澤宮」字樣的帽子也隨之爆紅。(取自IRONMAN now臉書)
23歲的挪威選手Gustav Iden法國尼斯鐵人三項世界錦標賽奪冠,他在比賽期間所戴、繡有「埔鹽順澤宮」字樣的帽子也隨之爆紅。(取自IRONMAN now臉書)

這件事情,可以帶給我們什麼啟發?一座位在鄉下的宮廟,竟然也有跟世界等級的職業運動沾上邊的時刻?而這個意外的連結,彷彿是神明帶來的啟示。我們想想,為何廟方要不計成本的發送帽子,而且是免費的,還為了防偽特地蓋上廟方的大印。那頂帽子不是市場上的商品,但是卻有著比商品更強大的吸引力。索取帽子的信眾當然不會兩手空空的直接要了帽子就轉頭走人。那可是玄天上帝賜予的福氣,怎麼能拿了就走?傳統的信仰跟禮俗,讓我們知道必須禮尚往來,添個油香是當然的。於是有人三百,有人兩千的掏出自己認定的奉獻,來感恩神明的賜福。這個過程增長助益了廟方的香火跟人氣,而且又適逢中秋這個大節日。順澤宮的捐款收入肯定是豐收的,而知名度更是爆表。連王金平前立法院長都拿來一頂神帽贈給郭董當作總統之路的祝福,而且還是在熱門時段的全國性媒體上展示。這個意外的收穫,對順澤宮來說,簡直就是撿到超級寶石。

大甲媽祖遶境進香活動24日晚間11時,將展開9天8夜、長達340多公里的遶境活動, 圖為大甲鎮瀾宮。(方仁楷攝).JPG
作者認為,贊助運動員是宮廟值得投資的方向,一方面可能吸引愛好運動的年輕世代進行朝拜,一方面也許能將台灣的特色與生活傳統傳送到全世界;而對選手來說,也可以獲得實質的金錢,和看不見的神力加持。圖為大甲鎮瀾宮。(資料照,方仁楷攝)

別的宮廟會不會也想要有同樣的際遇跟收穫?這種事情能不能複製?當然,要有另外一位世界級的運動高手,在不知名的地方撿到某間廟宇的帽子後拿下世界冠軍,應該是極不可能的事情吧!但是,如果是某座大廟,例如大甲鎮瀾宮以贊助之名,讓費德勒戴上鎮瀾宮的帽子,然後拿下溫布頓連霸的冠軍,那幾乎可以想像得到,廟門之前的人潮會炸開成什麼樣子了。來登堂朝拜的人潮裡,很可能會多出許多愛好運動的年輕世代。這對於希望將信仰傳統往下一代延伸的廟方來說,是值得投資的一個方向。又如果贊助的是謝淑薇,而謝打下了四大公開賽的冠軍,那又會是多麼美好的結果。我們台灣的特色與生活傳統,搞不好可以透過這個模式傳送到全世界。而且,一向欠缺企業贊助的台灣職業運動員,也可以得到實質的金錢跟看不見的神力加持。對選手跟廟宇,還有信眾跟球迷來說,都是雙贏,甚至多贏的局面。

台灣的地方宮廟在都市與知識階層,總會蒙上一層登不了大雅之堂的陰影,除了大節日跟選舉外,廟宇的活動很少會得到全國性的注目。然而縱看台灣的宮廟體系,實質上卻是牽繫著台灣社會裡人際關係的重要平台。逢年節總要安太歲,安個光明燈。大節日的祭典總是萬民參與,有戲看,有免費的餐點吃。社區鄰里裡幾乎至少都有一座代表性的廟宇,當作人們生活上信仰交流的去處。許多人與事在這裡交換發酵,所以候選人們總是不會錯過拜廟,哪怕他根本不是信徒,也要來拜碼頭。

20170803-配圖:宮廟、神壇、添油箱、功德箱、減香、滅香、宗教、宗教團體法、報稅、光明燈、安太歲、金紙、焚香膜拜。(陳明仁攝)
社區鄰里裡幾乎至少都有一座代表性的廟宇,當作人們生活上信仰交流的去處。許多人與事在這裡交換發酵,所以候選人們總是不會錯過拜廟,哪怕他根本不是信徒,也要來拜碼頭。(資料照,陳明仁攝)

廟方收到的香油錢,也會回饋鄉里,做些慈善事業,舉凡濟弱扶貧,補助教育,義診救民等,這樣的宮廟生態,如果也可以作為擴張運動事業。例如,把推廣運動強身當成是慈善救濟一類的善事,贊助我們本地的運動員爭冠表現,榮耀地方與國家,何嘗不符合神明護佑信徒的目的呢?更何況,在運作模式上,確實存在著強大的報酬誘因。如果台灣各地的大廟盛壇能夠主動運作,建立起跟運動事業與選手的連結,從培訓到參賽建立起系統性的贊助與回饋機制。相信對於我們運動事業的推展,國力的延伸,不同生活層面信眾的交流,以及傳統信仰的延續紮根,都很可能是互利多贏的局面。

從一件外國選手意外戴上台灣宮廟的帽子奪冠的啟示裡,觀察到運動事業與傳統習俗信仰的正向連結,趁機思索了更近一步,將這個美好意外,擴張成可以長久複製的美好未來,讓宮廟也能是運動員的贊助者。筆者本身也是個鐵人三項運動的愛好者,基於自己的感受,寫下這篇願景,願神明護佑,讓下一個有緣的台灣運動員也能得到神明的福報,讓我們台灣的信仰習俗跟運動表現在世界舞台上發光。這應該不是做夢,希望這篇文章刊出之後,很快能看到眾善奉行,神明顯靈。

*作者為土木技師,宮廟信徒,也是業餘鐵人三項運動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

張仕權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