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絲禮服染滿鮮血,洞房燭夜成獵殺新娘大賽…YouTuber圓夢拍出今夏最驚悚恐怖鉅作

2019-09-17 12:39

? 人氣

《弒婚遊戲》登上爛番茄今年最驚悚、恐怖電影冠軍(圖/IMDb)

《弒婚遊戲》登上爛番茄今年最驚悚、恐怖電影冠軍(圖/IMDb)

由金獎製造機福斯探照燈,打造跳脫類型的邪典電影《弒婚遊戲》,不僅入圍全球最大奇幻影展錫切斯影展的最佳電影,更在爛蕃茄上獲得熱烈反響,拿下今年夏天恐怖、驚悚類評價冠軍。

《弒婚遊戲》講述一名新婚少女嫁入豪門,卻捲入家族致命獵殺的傳統儀式,不流於一般恐怖片的駭人驚嚇,電影更結合惡搞情節,玩出另類黑色幽默。電影由《索命影帶》、《絕境之南》製作團隊Radio Silence攝製,本文將介紹他們的創作經歷,攝影師的剪輯經驗如何幫助他攝影,以及服裝設計師因應劇情變化所製作出的24件服裝,面臨連戲問題該如何克服。

從YouTube走向大螢幕,工作室Radio Silence的創作初衷

「很酷的是,我們有一導演(Matt Bettinelli-Olpin)專注在表演上,另一導演(Tyler Gillett)專注在技術上,而他們合作無間。」——女主角 Elyse Levesque

2008年,由三名熱愛影像創作的素人組成團隊,自製短片上傳至YouTube頻道上,他們的外星人惡搞影片《Roommate Alien Prank Goes Bad》更是吸引百萬人次瀏覽,但是他們的眼光並不只放在短片創作上,「當時,我們的目標是『讓我們拍電影吧!』」導演Matt Bettinelli-Olpin表示,他們更試圖以與觀眾互動的觀影方式,建立長篇電影。

當劇情推演到關鍵抉擇時,畫面會跳出YouTube註解功能的多個影像連結,讓觀眾替角色決定命運,儘管每部短片皆不到10分鐘,但多版本的結局,依然發展出相當規模的長片。而在YouTube自由創作的經歷,亦為團隊打下電影製作基礎,如今他們已從YouTube轉型為工作室Radio Silence,聯合導演Matt Bettinelli-Olpin、Tyler Gillett與執行製片Chad Villella,也更邁向電影大規模製作。

「YouTube是我們現在能拍電影的唯一原因。」Bettinelli-Olpin坦言,在YouTube上能夠自由地揮灑創意與製作自己喜歡的內容,漸漸建立他們的風格,而且拍片所有環節都必須親自參與,他們也從中學會善用資源,Gillett表示:「如何以現有資源,得到最大的產品價值?由於我們的卡司多半為後起新秀,與大量的實景拍攝,《弒婚遊戲》是以工作室相對較低的預算標準製作而成。」

其中,《弒婚遊戲》有個橋段是,劇中角色在看YouTube影片,學習弩弓的使用方法,該段影片實際上是由兩位導演花上一小時,自己製作而來,為電影增添不少趣味。

從小扎下剪輯基礎,深化攝影戲劇功力

(圖/DC FILM SCHOOL)
(圖/DC FILM SCHOOL)

「我喜歡控制電影內容,但攝影還是我最熱衷的事。」——攝影指導 Brett Jutkiewicz

擁有豐富剪輯經驗的攝影指導Brett Jutkiewicz,從小就非常喜愛攝影,甚至會說服老師,以影像製作代替作業,並藉此累積大量剪接功力,也有助於他拍攝時的判斷,「我總是希望拍出美麗的影像,講述故事及強化戲劇情感張力。」Jutkiewicz表示,長年的剪接經驗,更幫助他於攝影時建構視覺畫面。

《弒婚遊戲》採用Arri Alexa Mini二機攝影及Cooke 5/i Prime鏡頭,Jutkiewicz表示:「Cooke 5/i Prime鏡頭,與我曾用過的Vintage Cooke Speed Panchros相比,成像更加現代與銳利。」另外,Cooke 5/i Prime鏡頭設計,能因應黑暗環境,調節對焦環上的數字亮度,讓攝影師不須照明,也能夠看清楚鏡頭上的焦距數字。

暖色燭光設計

在正式拍攝之前,Jutkiewicz不斷測試最接近燭光的打光方式,營造房內被火光所圍繞之氛圍:「在主體臉部的一側,帶出具有真正燭光的燭台,再將LED燈放在演員臉部的另一側,並透過光譜,準確找出與燭光顏色匹配相近的LED設置。」在大房間中,亦將包裹色溫紙的LED燈管設置在鏡框外,呈現一室的暖光調。

劇中角色拿的提燈,是由小型聚光燈與鐵道信號燈改造而來,Jutkiewicz說明:「這些是來自美術部門的舊鐵道信號燈,我們將此弄髒呈現懷舊之感,燈光師Randy Brown將這些燈放入以小型電池供電的LED聚光燈下,創造如同燭光的色溫。」並於燈前加上柔光紙,使光源漫射更顯柔和。

Brett Jutkiewicz也強調,電影中的月光總無法讓他信服為真實、自然的環境光,因此他盡可能不依賴月光拍攝,改以其他光源設計為主,有時他的燈光師夥伴Brown打趣提議營造月光時,Jutkiewicz則面有難色地回覆:「不要跟我提『月光』這個詞。」

血腥婚紗的連戲考驗,染血蕾絲成絕望枷鎖

「該婚紗有完整弧線與演變,它就像是《終極警探》中Bruce Willis(布魯斯威利)的背心。」——服裝設計師 Avery Plewes

貧民出身的女孩Grace,穿上一襲純白婚紗,以為能於一夜之間麻雀變鳳凰,卻變相成為殺戮生存戰,而她的禮服裝扮,隨著美夢幻滅,逐漸褪變成血腥戰袍,這一連串的過程,竟讓服裝設計師Avery Plewes製作了24套服裝,其中有7件給特技演員穿。

「它實際上不是禮服,是由五個要件所組成,我將它們分開製作,讓導演能盡可能多拍點鏡頭。」Plewes表示,這套服裝由蕾絲襯衫、緊身馬甲、腰帶、襯裡和罩裙所組成,並且能因應劇情遞進,製作成短版、骯髒、染血或失去一邊袖子等不同服裝。
服裝每一部件的拆解,也象徵著Grace對夢幻生活的期望逐步瓦解,染血的蕾絲設計更是凸顯嫁入豪門的絕望,Plewes說明:「導演們特別喜歡蕾絲,因為蕾絲在相機上更能夠展現血腥、血液與紅褐紋理。」此外,Avery Plewes做了服裝變化流程圖,再反向設計,從服裝最後的模樣,製作到原本完整的樣貌,做出能針對劇情而進行拆解的婚紗。

(圖/DC FILM SCHOOL)
(圖/DC FILM SCHOOL)

儘管YouTube廣告收入共享規則不斷變化,影片收入也將歸入音樂庫,使得Radio Silence不再經營YouTube頻道,但他們仍深深懷念那段時光,Bettinelli-Olpin坦言:「我們實際在YouTube上有非常正向的體驗,即使它改變了很多,我們仍很感激它的近況。」

文/林君樺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DC FILM SCHOOL(原標題:《弒婚遊戲》雪白婚紗變血腥戰袍,24套服裝設計要點)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