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伯輝觀點:核四的故事變「禁書」!?

2019-09-17 07:00

? 人氣

作者表示,《述說龍門,核四,我們的故事!》為一本工程回憶録,工程師們述說當時面臨到什麼困難、用什麼方法或態度來克服它。並非宣傳品,只是替臺灣電力建設史留下真實、且鮮為人知的努力歴程及感人的故事。圖為核四廠。(資料照,吳逸驊攝)

作者表示,《述說龍門,核四,我們的故事!》為一本工程回憶録,工程師們述說當時面臨到什麼困難、用什麼方法或態度來克服它。並非宣傳品,只是替臺灣電力建設史留下真實、且鮮為人知的努力歴程及感人的故事。圖為核四廠。(資料照,吳逸驊攝)

一個星期前的夜晚,有個年輕人送給我一個訊息:《述說龍門,核四,我們的故事!》這本書已經打好様,本來要發行,但,被禁了!你知道嗎?

我根本不知道有這回事!我在訊息中告訴他,這是一本工程的回憶録,僅為述說龍門工程的過程,毫無政治意味的歷史故事,為什麼要「禁」呢?

緣起

2015年4月退休後,因為我參與龍門工程近20年,親身體驗龍門工程的困難度也了解龍門工程無論在施工方法、管理上都有留下來供人参考的價值!

所以,我就向當時的董事長建議,是否趁著我們的記憶猶新,把龍門工程的點滴寫下來,當個文獻,或許也可留給日後一個大型工程的寶貴資料!

於是,我們開始找人,選代表性的題材⋯幾乎所有的人都願意把他們所知道的部分,無私的傳承下來,所以,客觀上,這是一本工程的回憶録,工程師們述說當時,面臨什麼困難用什麼方法或態度來克服它。並不是個宣傳品!

非常單純的想法,只是替臺灣電力建設史留下,真實且鮮為人知的努力歴程及感人的故事,故取名為《述說龍門,核四,我們的故事!》

政府出版品資訊網中《述說龍門,核四,我們的故事!》的出版資訊,不過購買頁面顯示「無此書籍」。(截取自政府出版品資訊網)
政府出版品資訊網中《述說龍門,核四,我們的故事!》的出版資訊,不過購買頁面顯示「無此書籍」。(截取自政府出版品資訊網)

內容

一個大型工程,尤其像龍門這種歷經波折,滄桑的工程,這個經驗及史料是非常難得的!

當時,經過反覆的討論,定出了下列幾個方向,也是社會上關注的重點:

廠址選擇、地方經營、顧問公司的選擇、停健及復健的歴程、建廠過程中各種重點工程介紹、如何面對廠商履約之爭議、為什麼核四改名為龍門、勇敢的面對施工中的問題⋯⋯。同時,也訪問了歴任的施工處處長及電廠廠長,來談談他們心目中的核四工程。

尤其在龍門工程中有一個類似雪山隧道的海底潛盾工程,曾得到94年中國工程師學會工程優良奬、94年第六屆公共工程金質奬和95年日本土木工程學會技術賞最高品質奬。它是利用海底隧道將汽機的餘熱排至外海,這個潛盾工程長達1320公尺,在海平面下方30米,施工中有許多工法是第一次使用(例如:破鏡時的海底冷凍工法),我們也找了當時負責的工程師,特別把它寫下來!(龍門循環冷卻水出水道工程

但,就這樣毫無理由的就禁了,說出去,會變成國際核能界的笑柄!

核四廠全景。(前廠長王伯輝提供)
龍門工程中有一個類似雪山隧道的海底潛盾工程,曾得到94年中國工程師學會工程優良奬、94年第六屆公共工程金質奬和95年日本土木工程學會技術賞最高品質奬,施工中有許多工法是第一次使用(例如:破鏡時的海底冷凍工法),作者也找了當時負責的工程師,特別紀錄寫下來。(資料照,前廠長王伯輝提供)

後記

1950年代,政府決定讓清華大學及交通大學在台灣復校。當時分別給予這二個學校二大任務,清華大學必須推動國內的原子能科學,交通大學必須推動國力的電子相關科學。

以結果論,當年的眼光是非常的正確,半導體工業執世界的牛耳是無庸量疑,台灣的核能在醫療上的應用及核能電廠的運轉及維護在亞洲及世界上都頗受矚目!

然而,目前的執政者卻不想保持這種數十年,培養出來的成果,用非核家園一昧的打擊,要成就一個領域需要相當長時間的孕育,要切斷它卻是非常的容易!

如今,又控制了人民知的權利,一個毫無政治立場的刊物,遭到下架,列為禁書!

一個好好的電廠,不譲民眾參觀,當時以燃料運送為由,關閉了!事實上至年底,不會再有燃料運送,為什麼仍不開放呢?

書(軟體)也禁,廠房(硬體)也禁!如此作為,真的比戒嚴還不如!悲哀!

*作者為前龍門(核四)電廠廠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