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政府沒錢,就不必談信賴保護原則

2019-08-26 07:20

? 人氣

退休軍公教團體23日至司法院前抗議大法官會議不當解釋政府對軍公教退休俸改革案。(顏麟宇攝)

退休軍公教團體23日至司法院前抗議大法官會議不當解釋政府對軍公教退休俸改革案。(顏麟宇攝)

軍公教年金改革三件釋憲案,在司法院大法官會議數月密集開會後,終於「畢其功於一役」,結論符合「政治正確的預期」,方案盡皆合憲,唯一判定違憲者,是軍公教退休後任職私立學校停領退休俸」,因為違反「平等權」,但大法官留下伏筆,如果未來立法機關擴大限制,舉凡退休任職其他私人機構全部停領退休俸,則另當別論。

「雙薪教授」是唯一贏家?

套用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的說法,「雙薪教授」是唯一贏家;儘管這樣的「定義」未盡公平,因為退休軍公教先領的是退休金而非「薪給」,再任私校教授則是另一份工作的薪水,窮盡畢生經驗得再任私校者,當屬退休軍公教中更學有專精的一群,否則私校也不會自毀校譽亂聘一通,黃國昌為年輕教授鳴不平,認為此舉影響年輕教授的晉用,但是,換一個角度,立法者有有何權力限制退休者的工作權?大法官固然留下「伏筆」,根據統計軍公教退休再任私校教職者不過一千一百多人,「於國家財務影響不大」,蔡政府不至於在總統大選前利用國會多數,擴大退休後再任的限制,以免選情再次傷筋動骨。

值得思考的是,為什麼年金改革方案研議時,會對「國家財務影響不大」的軍公教退休任私校開刀?所謂「世代正義」的大旗肯定遠超過國家財政;年金改革正是所謂「世代正義」的祭旗。事實上,年金改革並非蔡政府才有的問題,早在前總統李登輝時代,一方面大舉為公務員調薪(當年軍公教調薪幅度甚至可以到達百分七到十),一方面就研議取消退休金優存利率(十八%),也才有後來的退撫新制;當年的大法官解釋基本認定優存利率溯及既往調降並不違憲,但不能調降為零(全部刪除),因為對早年薪給偏低的軍公教而言,十八%固是補貼但也實屬退休金的一部份。

20190823-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23日針對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81、782、783號「 軍公教人員退除/退撫給與案」解釋出爐,召開記者會說明。(顏麟宇攝)
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23日針對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81、782、783號「 軍公教人員退除/退撫給與案」解釋出爐,召開記者會說明。(顏麟宇攝)

政府提撥預算,立法者想刪就刪?

這次年金改革,最大的爭議,是直接向退休俸開刀。軍公教的退休金由個人自提與政府提撥兩部份共同建構,大法官認為不違憲的原因獨創法律見解,以「層級化財產保障理論」,區分自提與政府提撥,認為退休軍公教對自提部份理當有比較高的「財產請求權」,至於政府預算提撥部份則立法者享有比較大的立法形成空間,決定政府該如何給付給退休人員,至於大法官只能「寬鬆審查」,簡單講,只要政府砍的退休金沒有超過政府提撥比例,就沒有違憲問題,立法院想怎麼砍就怎麼砍;只要不追回已經給付的退休俸,就沒有法律不溯既往的問題。

照大法官的邏輯,退休軍公教退休金政府提撥六十五%豈不形同具文?法定提撥隨時可以視「國家財政」動態調整(刪減)?那還談得上信賴保護原則嗎?用勞工退休金為例,同樣有勞工自提與企業主提撥,政府能容許企業主能說財務情況不佳而改變契約,片面刪減勞工退休金嗎?政府若不容許企業做這樣的事,又如何能容許自己做這樣的事呢?

再想像一下,這次年金改革案號稱「未來就不會破產」,先不要設定「未來」是天長地久,就現實點至少可以滿足「一個世代」,至少二十年吧,二十年轉眼即過,此時青壯輩的軍公教,屆時也將退休,萬一政府退撫基金績效還是一塌糊塗,這三號解釋,形同為政府不必遵守信賴保護原則開了一個破口,政府沒錢,就拿軍公教開刀,很難想像政府還怎麼吸引優秀人才進入政府服務?

20181917-司法院釋憲七十周年慶祝大會,圖為大法官湯德宗。(陳品佑攝)
大法官湯德宗就年金改革釋憲案提出部份不同意見書。(資料照,陳品佑攝)

基金績效差,政府無能不違憲

湯德宗大法官在他的部份不同意見書中,描述了讓人感慨的場景,理當思辯法理與憲政原則的大法官會議,偶有交鋒,「便有高亢激昂的陳詞『那國家就是沒錢了嘛,能不砍軍公教人員的退休金嗎?不然該怎麼辦?你們告訴我!』如此熱切的愛國心,能聽進去不同思考的逆耳忠言嗎?」湯大法官太客氣了,這不是「愛國心」,大法官該標舉的就是憲政原則,而非國家財政,如果一定要以「國家有沒有錢」,做為合憲與否的準據,大法官應該比照否決受理前瞻釋憲案,逐一比對立委出席與投票意向,要求政府部門─包括預決算的財主與審計單位,好好說一下國家財政狀況,是否真到不堪支出的地步?至少可讓「國家沒有錢」更具說服力,否則更多人會相信湯德宗所言,政府喊窮的同時,卻又提出許多增加財政負擔的計畫,包括一大堆的「蚊子建設」、八千八百億前瞻計畫等,「公共支出的各種舞弊、貪腐與浪費,才是造成國家財政危機的罪魁禍首」。

更重要的,國家財政與基金績效能不能畫上等號?更進一步問,退撫基金績效不佳而入不敷出,甚至有破產之虞,在拿軍公教退休金開刀的同時,請問,這三十年來,追究過任何責任嗎?年金改革不違憲,其實訴說的是政府無能不違憲!

年金改革自蔡政府就任以來即喧騰不休,退休軍公教耗費一年時間衝撞街頭,即使心中再不平,大法官會議解釋三槌定音,可預見的短期內不可能逆轉,但這三號解釋勢必成為重要的「歷史文件」,既為蔡政府的「年金改革」做見證,也會是蔡政府「司法改革」的活教材之一。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