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坤良專欄:命運的鎖鍊—《斬經堂》劇場殘酷嗎?

2019-08-08 05:40

? 人氣

國光劇團重現的《斬經堂》中,老生唐文華飾演吳漢(右),青年旦角林庭瑜飾演蘭英公主(左)。(國光劇團提供)

國光劇團重現的《斬經堂》中,老生唐文華飾演吳漢(右),青年旦角林庭瑜飾演蘭英公主(左)。(國光劇團提供)

一、道德的人性之「惡」

大義滅親的例子不僅限於舞台上,正史也記安史之亂時,張巡、許遠苦守睢陽,彈盡援絕,張巡殺愛妾,許遠亦殺奴僮,以其肉分食將士,城破之前,已有三萬老弱婦孺被食。後人光想「保儀尊王」出此下策的畫面,就會不寒而慄。若論最殘酷的「殺妻」案是《斬經堂》,事母至孝的吳漢,奉命至經堂殺賢慧的妻子蘭英公主,只因她是殺父仇人王莽的女兒,戲的最後,公主、吳母先後自殺,這位東漢光武中興功臣「雲台二十八宿」之一的吳漢也去投奔劉秀。

吳漢「殺妻」案正史、演義小說均未見,可能出自評話本。戲中吳漢角色介於紅生與老生之間,兩行當皆可扮演。恐怖情節與《斬經堂》相似的是《戰蒲關》,同為「雲台二十八宿」的王霸守蒲關時被敵人包圍,城中糧盡援絕,欲殺其愛妾徐艷貞以犒軍,但因艷貞賢慧下不了手,遂命僕人劉忠向艷貞「借餉」,艷貞自盡,劉忠亦隨之共赴黃泉。梅蘭芳、程硯秋、尚小雲都曾演過《戰蒲關》,不過這齣戲流傳不廣。

王大錯所編《戲考》(里仁書局,1980,第八冊,原二十九冊),蒐集民初梨園版本《斬經堂》(吳漢殺妻),沒有「放關」情節,直接從吳母上場開始,至妻母俱歿,吳漢決心將府第焚毀出關為止。

二、麒派的《斬經堂》

這齣京劇原以徽調演唱,麒麟童在原有的本子予以精簡,在【高撥子】、【吹腔】之外,加了【二黃】唱腔。劇中吳漢搓紅臉,綠靠綠蟒、翎子、狐狸尾。當吳漢告訴母親「今日上關擒住妖人劉秀」後,加了一小段舊版本未見的老旦背供,「哎呀!且住,且喜漢室有後,待老身謝天謝地」。

舊本的《斬經堂》吳母以倒敘方式,對吳漢說出當年王莽毒死九歲的漢平帝,建立新朝,吳父金殿罵賊遇害,吳母接到金挂馬成送來的書信,逃出長安投奔舅父。後來吳漢在武科場比試,王莽見其英勇蓋世,招為駙馬,並命吳漢夫婦鎮守潼關。

麒派《斬經堂》開場先出劉秀(小生)與馬成(老生),戲雖不長,但頗能襯托吳漢原本幸福的一家三口,因兩人的出現而被摧毀。吳漢不顧老友馬成情面,捉了「妖人」劉秀,志得意滿地回府稟報母親,沒想到迎面而來的是晴天霹靂,整齣戲情節曲折,劇中的三個主角——吳漢、吳母、公主內心皆充滿矛盾。

三、新編的《南寧公主》

1966年前後《斬經堂》舊本被改編成《南寧公主》,由大鵬國劇隊演出(劇作家記得是李浮生),把舊本的倒敘實演出來。俞大綱先生曾寫一篇〈沉痛的論南寧公主〉在《台灣新生報》副刊專欄刊登,隔年專欄文章集結成《戲劇縱橫談》(台北:文星出版社,1967)。俞先生說「吳漢殺妻原來就不是一齣健康的戲」,《南寧公主》進一步把劇中英雄吳漢寫成一個「性格分裂」、愚蠢而殘忍的角色,莫名其妙上京比武,被王莽招為駙馬,他並未稟明母親。母親裝病,派家人來誆他回家,這才匆匆忙忙地攜帶公主和丫環趕路回家……。整齣戲內容荒謬、意識模糊。

喜歡這篇文章嗎?

邱坤良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