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星用雷射筆是「攻擊性武器」?!香港浸大學生會長被捕 千人包圍警署討公道,市民再遭催淚彈攻擊

2019-08-07 17:14

? 人氣

香港的「反送中」抗爭經常有民眾以雷射筆照射警方。(美聯社)

香港的「反送中」抗爭經常有民眾以雷射筆照射警方。(美聯社)

香港「反送中」示威延燒2個月仍未退潮,6日晚間再爆發警民衝突。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長方仲賢在深水埗購買觀星用雷射筆,卻被便衣警察指控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因此遭到逮捕。大批市民聞訊聚集在深水埗警署外,要求當局放人,卻遭警方施放催淚彈強硬驅離。香港各大學學生會聯合發布聲明譴責港警「散播白色恐怖」,名律師黃國桐則指警方逮捕理由不充分,從頭到尾根本是「濫捕、濫權及莫須有」。

警方:學生形跡可疑 「有理由」相信將犯下罪行

浸信大學學生會表示,會長方仲賢6日晚間在深水埗購買雷射筆後,遭便衣警察盤問,指控方仲賢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當時有圍觀民眾批評警方行為不合理,方仲賢也高聲喊冤,稱自己購買雷射筆是要用來觀星,但便衣警察僅稱要方仲賢「自己去跟法官講」,更有多名警員手持盾牌到場增援。

不久之後,方仲賢因身體不適嘔吐,被送往香港明愛醫院治療,香港警方稍晚召開記者會證實方仲賢被捕,並表示當時5名未當班的員警在街上見其形跡可疑,因此上前盤查,方仲賢一言不發且試圖逃跑,警員隨後在他身上發現10枝長18公分、手電筒形狀的雷射筆,因此才將他拘捕。「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周學賢並表示,根據方仲賢被搜查時的反應,加上他所攜帶的物品及數量,警方「有理由」相信他可能將犯下相關罪行。

香港的「反送中」抗爭經常有民眾以雷射筆照射警方。(美聯社)
香港的「反送中」抗爭經常有民眾以雷射筆照射警方。(美聯社)

千人包圍警署 遭催淚彈伺候

方仲賢被捕消息傳出後,香港12所大學的學生會聯合發布聲明,譴責警方捏造罪名,濫捕無辜,更直斥港警此舉是為了打壓學界、令學生噤聲,但強調學生面臨政權恐嚇絕不退縮,呼籲港人到現場聲援方仲賢,與學生會共同「守護學生,抵抗暴政」。

隨後,約有千位市民聚集在深水埗警署外,要求警方放人,高喊「濫捕可恥」的口號。晚間11時30分左右,警方在警署內舉黑旗警告,向警署外聚集的市民發射多發催淚彈,更有大批警力到街上驅趕示威者,直至隔日凌晨2時才清場完畢,過程中包括沙田區議員黃學禮等多人被捕。

香港反送中示威持續延燒,警方在深水埗驅離抗議群眾。(AP)
香港反送中示威持續延燒,警方在深水埗驅離抗議群眾。(AP)

觀星雷射筆到底算不算武器?

觀星用雷射筆並非香港當局管制的列管設備,但香港警方指出,許多人在近期的示威中使用雷射槍照向員警,導致部分警員不適甚至受傷,因此雷射槍屬於攻擊性武器。《東方日報》則引述眼科醫生說法,指出若雷射筆發出的光束超出安全標準,即使只射中眼部一、兩秒,都可能會使視網膜黃斑部受傷,嚴重可能導致視力永久受損。

香港的「反送中」抗爭經常有民眾以雷射筆照射警方。(美聯社)
香港的「反送中」抗爭經常有民眾以雷射筆照射警方。(美聯社)

香港警方更在7日下午召開記者會,聲稱此案涉及物件並不是單純的雷射筆,而是「高能量雷射槍」,當場手持銀色雷射筆照射一張報紙,約莫10秒過後,報紙冒出白煙並出現破洞。警方表示,用於示範的雷射筆即是本案查扣證物之一。

但知名律師黃國桐7日則反駁,雷射筆是一種文具,唯有被當作武器使用時才會變質,警方「合理懷疑」的舉證並不充分:「這東西在教室裡是每個人都會用的,那怎麼可能是犯法用具呢?怎麼可能是危險品呢?」更表示若雷射筆是危險品,那麼被用來打警察的雨傘也稱得上危險品,「這在法律上說不過去。」

黃國桐也指出,方仲賢無故被修班的便衣警員盤查,又沒有交代拘捕理由,試圖逃跑合情合理,「我覺得是沒有道理盤查他……這種事情就是濫捕、濫權」。

元朗白衣人手持鐵棍卻沒事?議員籲警方執法勿雙重標準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則在電視節目上指出,是否藏有攻擊性武器,首先要考慮相關人士的意圖為何,質疑警方是否「未卜先知」,否則如何證明方仲賢的意圖。涂謹申也強調,警方執法不應有雙重標準,7月21日數百名白衣人在元朗手持鐵棍等武器,警方卻毫無反應,民眾自然會感到不平衡。

浸會大學學生會也宣布,將在7日晚間於校內廣場舉辦集會,聲援方仲賢並譴責警方濫捕,並要求立即釋放方仲賢。也有臉書專頁指出,11日將於深水埗舉行反送中遊行,除了原有的5大訴求外,更新增「踢走黑警,公義城市」等訴求,要讓示威在全港各地「接力開花」。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