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答得好不見得會做事!外交人員晉用應多元化,同時尊重文官體制

2019-06-30 09:10

? 人氣

外交專題(風傳媒製圖)

外交專題(風傳媒製圖)

外語能力是作為外交人員的必要條件,不過我國做為中型國家,難以像美國或大陸一樣,針對少數語言專門培訓人才,因此利用有限資源,務實地培養人才相當重要。由於我國外交人員幾乎都以國家特考錄取為準,對於是否要聘用非特考錄取人才,部分受訪的我國前大使認為,國家考試具公平性,且應尊重文官制度,但也指出,人員晉用應多元化,因為考試答得好不見得會做事。

【外交工作者們】甩不掉「一中」框架,台灣外交如何走出去?

「假設派駐法國期間,若不會法語,會有機會上當地的國際廣播電台、菁英電視台嗎?」法語組出身的前駐法代表呂慶龍說,「不可能帶翻譯去,這樣也不會有人找訪問」,並提到駐法期間,有時來不及上節目,「電話專訪錄音就直接播出去,這就證明語言能力有多重要」。呂慶龍也強調,不論是不是外交人員,任何人學語言最基本的是「要告訴自己能夠學好」。

不過英語組出身的外交部前政務次長夏立言表示,我國的資源不可能培養太小眾語組的人才,「若要訓練語言人才,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外交人員派到當地去,前半年學習語言基礎,接著一邊工作一邊學習」。他強調,我國做為一個中型國家,最重要的是找到我們的利益與安全重點在哪裡,在有限的資源中,務實地培養人才,而我國最需要的是經貿人才。

外交專題:前陸委會主委、駐印尼、印度代表夏立言(簡恒宇攝)
外交專題:前陸委會主委、駐印尼、印度代表夏立言(簡恒宇攝)

「外交人員在全世界都肩負推廣國家經貿的責任」,夏立言說,「要負責幫台商找機會、找資源、找投資和引導台商到有商機的地區發展,還要和他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推動加入區域經濟貿易整合。過去認為外交人員只需要跟美國國務院跟其他國家的外交部打交道,經濟事務交給經濟相關部門,這種觀念要改變」。同為英語組出身的前駐菲律賓代表林松煥,也認同需要經貿人才的重要性。

林松煥指出,「經貿外交應成為駐外重點工作」,更建議經濟部國際貿易局與外交部合併,「才能對外打仗......而外交部缺乏經貿支援,在非邦交國家做外交很辛苦」。談到與其他部會合作,加上我國外交受兩岸關係影響,對於外交部與大陸委員會(陸委會)交流部分,我國首位海峽交流基金會(海基會)女董事長、第2位出任陸委會主任委員的職業外交人員張小月表示,早期外交部與陸委會有互派人員,「因為兩岸關係不會只是台灣與對岸的事,而是與整個國際情勢相關」。

張小月提到,我國外交面對的主要問題,就是對岸不承認我國是主權國家,而許多駐在國政府也會想從我國這邊,來理解大陸內部的局勢發展,因此外交部與陸委會交流合作有其必要。夏立言作為首位從外交體系涉入兩岸業務的陸委會主委,從內部角度指出,其實陸委會與外交部是有交流,只是交流不多,當然可以再增加多一點互動,「但更重要的是國家的政策要有一致性」。

外交專題:海基會董事長、前陸委會主委張小月(簡恒宇攝)
外交專題:海基會董事長、前陸委會主委張小月(簡恒宇攝)

「不管外交部還是陸委會都是公務人員,都必須要遵守國家政策」,夏立言強調,「因此國家方向政策對了,很多事情推動就很容易,方向和常識判斷很不合理,執行起來就很困難,同時也很鼓勵未來能讓多一點外交人員加入陸委會」。除了語言,身為我國首位派駐邦交國女大使的張小月認為,外交人員的個性特質很重要,「有韌性、正面樂觀」,且對各領域都要盡量學習認識。

林松煥則強調,外交人員對自己的國家要有實質了解,「很多外交人員是菁英人才,可惜卻不了解自己國家,對外交涉才面臨困難」。此外,外交人員同時要有信心,不斷充實自己,增進對情勢的了解,「有時契機沒掌握就錯失了」。呂慶龍也說,「把握當下」非常重要,並舉例指出,當駐在國媒體就某議題來電詢問我國看法時,若無法當下回應,恐怕就錯過這次透過媒體發聲的機會。

問及任用非外交特考錄取者進入外交體系工作,呂慶龍與夏立言都明確表示,維持和尊重文官體制的重要性。「文官制度確保公平性,沒有非專業性選擇」,呂慶龍稱,以前外交特考曾有限制特定科系畢業生才能考,但現在已無此限制,「有本事考得過,外交部歡迎各領域人才加入,因為是經過國家考試,具公平性,沒有歧視」,強調外交人員也不一定都學外交,也有不少同仁是理工科系畢業。

外交專題:前駐海地大使、前駐法代表呂慶龍(簡恒宇攝)
外交專題:前駐海地大使、前駐法代表呂慶龍(簡恒宇攝)

「若要談特定的專業議題,要去談的是專家,不是外交人員去」,呂慶龍說,這樣特定領域的專業人才進入外交部後,可能只單做專業領域業務嗎?若同時處理外交人員應做的接待外賓、洽訪行程等作業,原本擅長的專業領域能力,恐怕會落後部外有時間研究專業領域的專家,「國家文官體制不好好維持的話,不僅專業價值未受尊重,也是羞辱國家全民」。

夏立言則表示,「最重要的是,派一個非文官的人去做一個文官應該做的工作,是對整個士氣的打擊」,強調美國、日本都有政治任命制度,「但政治任命與考試進去的文官要有區別,制度的建立很不容易,制度的破壞卻很簡單。文官經過公平考試篩選及部內的長期訓練,駐美代表處政治組組長本來就是文官的職位,應該要派具備文官資格的人去做」。

外交專題:前駐馬紹爾群島大使、前駐菲律賓代表林松煥(簡恒宇攝)
外交專題:前駐馬紹爾群島大使、前駐菲律賓代表林松煥(簡恒宇攝)

林松煥認為,外交人員晉用要更多元化,「外交人員有許多特質比紙筆測驗還重要......外語好不代表能處理事情,語言和處理外務是兩回事」,表示任用社會各界具傑出表現人士,才能充分反映台灣社會多元結構,「溝通整合能力很重要,而非只會坐著寫考卷,必須是充分了解國內的戰將」。另外,林松煥也建議,考核駐外使節的模式應該更多元,「不能只著重在簽署多少協定」。

林松煥也說,外交人員要能夠應對媒體、民意代表和老百姓,「只是人民被過度保護、不夠獨立......民眾要意識到,部分要求已超越國際共通的標準」。夏立言直言,國人對外館期望不合理過高,「國人要清楚什麼行為是外館可幫忙,什麼不是」,強調外交部立場要很明確,外館有責任處理急難救助,但要在合理範圍內,且當外館拒絕國人不合理要求時,主管應拿出肩膀,支持外館同仁的決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