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韓國瑜的賽馬大夢有三大難關要過

2019-06-27 12:00

? 人氣

賽馬業最重要的馬匹問題,起碼需要3年半的籌備時間。(AP)

賽馬業最重要的馬匹問題,起碼需要3年半的籌備時間。(AP)

台灣總統大選雖離決定命運的明年一月十一日還有八個月,但藍綠都出現分裂。國民黨有如遭到兩個大小颱風襲擊:大颱風眼無疑是高雄市長韓國瑜,目前媒體上呈現他的支持率高於郭台銘。韓、郭兩個颱風眼差不多占領國民黨,幾乎都看不到朱立倫等國民黨其他領袖。

法國人瘋賭場,英國人愛賽馬

韓國瑜競選高雄市長選舉時,打出了幾項響亮的承諾,比如說「東西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等口號。他還宣稱要引進迪斯尼樂園,還要開放高雄賽馬,這些承諾給高雄市民帶來無限期待。

如今韓國瑜正式宣布參選總統,台灣選民更得仔細地研究他過去的承諾到底可不可行。

他當選市長後,積極展開出訪活動。在開放賽馬方面,他考察過、拜訪過馬來西亞雪蘭莪馬會與澳門馬會,看起來非常熱心在推動賽馬項目。筆者已玩過四十年賽馬,現在也在日本和香港兩地做賽馬評論,我想從賽馬專業的角度來研討開放賽馬之可行性。

有法國人在,總有賭場;有英國人在,就有賽馬。以兩匹阿拉伯馬、一匹土耳其馬跟英國土馬交配而開發的英國純血馬無疑是英國的驕傲。全世界賽馬之分布大致等同於大英帝國侵略亞非之路,包括南非、印度、斯里蘭卡(舊錫蘭)、馬來西亞、新加坡、香港……幾乎都在所有的大英帝國殖民地辦英式賽馬。

台灣呢?日本殖民地時代在北投等地辦過賽馬,但台灣的賽馬跟日本一樣,是為了改良軍馬而辦的。

當今賽馬並不能算是具發展潛力的產業,而只是夕陽產業。全世界賽馬業只有亞洲還在成長,包括香港、日本、韓國與菲律賓。全世界投注額最多的賽馬主辦機構──日本中央賽馬會(JRA),於一九九七年創下一年四兆日圓投注世界紀錄後,就開始走下坡。這幾年雖然投注有復甦,但一八年投注額還不到最高峰的七成。新加坡更慘,千禧年開了賭場,馬會投注第二年就跌了四成。就我的瞭解,如今賽馬產業已經不再是搖錢樹。

修法與硬體問題都非一蹴可幾

開放賽馬需要不少籌備。第一,要修改法律上有關博奕的禁令,而且另立法規範賽馬。日本自明治刑法以來一直禁止賭博,現行《刑法》一八五至一八七條明確禁止賭博,那為什麼日本能辦賽馬呢?日本政府一九四八年訂立新版的《競馬法》,主辦機構限制於行政機構的代辦者之特殊法人與地方政府。換句話說,《競馬法》把中央與地方辦的賽馬排除在《刑法》之外。

反觀台灣,國民黨現在在立法院是居少數的在野黨,執政黨對賽馬等賭博多少有反感,韓國瑜也尚未推動修改《刑法》或訂定賽馬相關法規。陳水扁剛擔任總統時,美國一家賭場公司要在澎湖開賭場,來跟台灣政府高層談了好久,結果也沒開成,而賽馬比賭場更複雜。

此外,還要解決硬體問題。賽馬是個扇狀產業,上層的賽事有不少延伸項目,因此賽馬經濟効益應該比賭場大。其中最重要的無疑是馬匹。台灣目前不生產純血馬。純血馬兩歲時的夏天出道,不被淘汰的話可跑四、五年。出生前有九個月的懷孕期,出道前起碼需要三年半的籌備時間。

難道不能進口國外的現役馬?這個想法是不懂賽馬產業的人幻想。香港馬會為了一季八十六天賽事而擁有一二○○匹純血馬。筆者估計如果台灣要開辦賽馬至少需要六百匹馬,這些馬從哪裡引進?香港馬會肯讓一半現役馬?日本中央賽馬會與地方競馬全國協會肯嗎?若想從各國進口湊起來,那可能都是不好的馬,也很有可能買不到。

專才也跟馬匹同樣重要。台灣目前一個練馬師、騎師、騎馬人(策騎員)與馬伕都沒有。香港馬會開辦廣州從化訓練中心前在中國內地錄取了兩百名以上的年輕人,花了很長時間才培養有成,而且現在還在培養!此外,還需要公平公正的行政人員。

冷靜檢視候選人政見可行性

筆者也願意台灣開放賽馬,因為健全的國家應有健康的娛樂,健全國家才能保證公平公正的賭博。

誇口辦賽馬太簡單,但看一眼韓國瑜的高雄賽馬計畫,就能瞭解這只是個空幌子。筆者斷言韓國瑜在高雄市長任期內,開放賽馬一點可行性都沒有。

台灣人說民主是台灣的自豪,但政治人物揭舉空幌子而當選是否是真正民主?還只是迎合大眾?台灣選民與媒體更要冷靜地重視政治人物承諾的具體性與可行性,對於國民黨初選參選人曾提出的政見主張,要從承諾的具體性與可行性來檢視。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