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你家地底有多少管線嗎?高雄氣爆後,政府和業者還有多少事沒告訴你…

2019-06-27 09:10

? 人氣

災防演練都只有業者跟政府在做,但實際發生災害時,周遭居民恐怕也無法倖免。高雄大林蒲居民與中油、中鋼為鄰。(蔡親傑攝)

災防演練都只有業者跟政府在做,但實際發生災害時,周遭居民恐怕也無法倖免。高雄大林蒲居民與中油、中鋼為鄰。(蔡親傑攝)

地底管線輸送著什麼物質?管線外洩、工廠爆炸要怎麼辦?那些產、官不告訴你的事,卻是災難發生時你自保的關鍵。

高雄鳳興里長洪富賢5月某天突然接到里民傳來一張照片,說村子外路口有群人站在路邊「不知道在幹嘛」。洪富賢到了現場,才發現原來是一群中油的工程師,正在會勘未來洲際二期港區至大林廠的油管路線。

眼看管線預計將通過當地國中、國小門口,洪富賢憂心5年前氣爆將大馬路炸得開腸剖肚的場景在大林蒲重演,遂串聯鄰近里長及居民向中油抗議,揚言抵制到底。洪富賢說,大家對管線都很敏感,中油又未事先通知,「敵人就這樣滲透進來,到時候我們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20190517-小港區鳳興里里長洪富賢表示反對油管進入社區。(蔡親傑攝)
憂心氣爆悲劇重演,高雄鳳興里長洪富賢串聯鄰近里長及居民抗議中油埋設油管。(蔡親傑攝)

中油解釋,預計要在當地埋設的管線長3公里,主要是為把未來自高雄洲際二期港區進口的石油運往大林煉油廠,因長度未達環評規定,才沒有辦說明會。中油也承諾,計畫將先全面暫停,接下來會再跟居民溝通,看是否要修改管線路徑。

隱匿是最好的解決方案?

中油與大林蒲居民的衝突,透露著氣爆後一般人對石化工業以及管線的恐懼。然而中油的作為,也顯示業者至今面對風險,仍多選擇隱匿,排拒居民於理解、監督之外。

20190517-高雄小港區鳳興里中林路原計畫埋下地下油管。(蔡親傑攝)
中油原預計高雄鳳興里路口埋設油管,因居民抗議而暫緩。(蔡親傑攝)

在學者眼裡,產、官在氣爆前後的「始終如一」,無法根本解決高雄的高風險困境。

石化城市的弱點,在氣爆當晚自地底一湧而出。從事發現場處置、到事後找不到主責者,在在突顯社會應對這些突然現身的災難時有多麼手足無措。

「過去的系統管理是失敗的,」氣爆後,中山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邱花妹曾透過投書、舉辦研討會等方式,提醒工業管理方式需要改變,企業、政府必須在石化工業管理中納入社會知情權,讓社區知道管線在哪、也讓利害關係人參與災害預防及應變。

5年來這些訴求毫無回音,佔據新聞版面的,也始終只有災區重建進度、善款運用狀況、或是判決結果。邱花妹說,氣爆後,工業管線看似已被嚴加管理,實際上還是只有企業跟政府主政,市民仍對管線無感。未來萬一氣爆再次發生,一般人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實在覺得非常遺憾,」她不斷強調。

完整閱讀高雄氣爆5周年專題:地底危機

20190517-高雄小港區鳳興里居民與中油、中鋼為鄰。(蔡親傑攝)
學者指出,企業、政府必須在石化工業管理中納入社會知情權,讓社區知道管線在哪、也讓利害關係人參與災害預防及應變。圖為大林蒲居民與中油、中鋼比鄰而居。(蔡親傑攝)

科技與社會研究學會理事長、高雄科大造船及海洋工程系副教授洪文玲也舉例,高市府雖然成立管線辦公室、公布工業管線路徑圖,但生活在管線周遭民眾需要的資訊並不只是這些。她舉例,一般人需要知道的,是哪裡有路面號誌清楚標示何處有工業管線通過、管線內送什麼物質、外洩時會有什麼味道、看到哪些現象應該要撤離。但這些相關訊息和指標,至今都付之闕如。

為什麼一般人應該要知道管線外洩、工廠爆炸要怎麼辦?屢被做為重大工安災難代表的印度波帕爾(Bhopal)農藥工廠意外或許能說明。1984年美國聯合碳化物(Union Carbide)公司設於博帕爾的工廠,半夜發生氰化物外洩事故,居民不知該怎麼辦,許多人選擇直接朝著迎風面跑,形同一頭跑進充滿毒物的空氣中,上千人因此當場死亡。

高雄氣爆也一樣。在無法辨別是什麼氣體外洩時,居民究竟該待在屋內、還是全面疏散比較安全?若是躲在家中,應如何自保?

「災防演練都只有業者跟政府在做,但發生災害時不可能只影響他們,」洪文玲批評,政府應該要設計以整座城市為單位的防災計畫,也應該公布「最糟情境處理方案」,讓民眾知道最嚴重、可能會發生什麼事,以及可以如何因應。

20190603-環團「經濟部可乙囉,別再造甲了-大社工業轉型,市區拒絕管線」記者會,台灣科技與社會研究學會理事長洪文玲出席。(盧逸峰攝)
高雄科大造船及海洋工程系副教授洪文玲(中)認為,政府應該要設計以整座城市為單位的防災計畫,讓民眾知道發生工安意外時該如何因應。(資料照,盧逸峰攝)

防堵系統失靈的關鍵是市井小民

對不少企業而言,所謂的民眾參與、公眾監督,常被視為是阻力,但事實上,市井小民才是有機會防堵系統失靈的關鍵。邱花妹指出,在災害預防中,被政府視為「不需要知道太多」的民眾,反而才會第一個發現異常。

以研究波帕爾事件聞名的加州大學爾灣分校人類學系教授金‧富頓(Kim Fortun)4月來台演講時也指出,比起專家學者,社區居民最了解當地人們的行動和生活模式,因此將居民納入環境監測及風險評估,反而能得到更多建設性的建議。

高雄小港區鳳興里。大林蒲。(尹俞歡攝)
社區居民最了解當地人們的行動和生活模式,若能將居民納入環境監測及風險評估,能夠得到更多建設性的建議。圖為大林蒲民宅。(尹俞歡攝)

走訪高雄大林蒲及大社等工業區的富頓,建議政府、業者應該和高雄居民一起合作,評估當地可能發生哪些災害、以及如何降低發生機率。而要居民參與的前提,就是要讓不同年齡居民知道當地有哪些環境問題,以及這些問題帶來什麼樣的風險。

當潛伏在地底的威脅,透過當年炸裂的路面曝露於世人面前,我們該做的,不是只把路面回填、認為一切如常。唯有積極參與、共同正視危害,才可能真正自保。

完整閱讀高雄氣爆5周年專題:地底危機

若您願意協助相關單位持續關心、追蹤石化、環境等議題,也歡迎您關注 地球公民基金會,一起為守護台灣環境努力!

喜歡這篇文章嗎?

尹俞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