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新秀塞波爾淚灑選秀 從此為媽媽而戰:「想成為和她一樣的人」

2019-06-21 16:39

? 人氣

塞波爾第一輪第20順位被塞爾提克選中,隨即交易至76人。(美聯社)

塞波爾第一輪第20順位被塞爾提克選中,隨即交易至76人。(美聯社)

如果人生可以站在NBA選秀舞台上,你會想要和誰分享?

對於今年成為NBA新秀的塞波爾(Matisse Thybulle)而言,最想要和媽媽分享,可惜不能如願以償。畢業於華盛頓大學的塞波爾,是一名出色的防守球員,他在第一輪第二十順位被費城七六人選中,「多希望她在這裡見證一切」,塞波爾在受訪時談到母親忍不住激動的情緒,「我的媽媽是一名醫生,她很照顧人,我也想像他一樣回饋社會」。

塞波爾的媽媽伊莉莎白(Elizabeth Thybulle)在他17歲時因血癌離開人世,她是一名醫生,朋友都說她很替人著想,「我不想用完美來形容她,但是我找不到別的詞」塞波爾說,即使知道自己生病了,伊莉莎白仍不願和孩子們說,深怕打亂了他們的生活節奏,塞波爾的父親受訪時表示:「她要我答應她,不要因為她生病影響了孩子做該做的事情,她說你要答應我,讓他們過正常的生活」。伊莉莎白是如此堅毅,塞波爾對於媽媽的病情一無所知,「媽媽從來沒說得了癌症,直到有一天她說要去做化療了」。

生命從不留情,塞波爾17歲時死神帶走了媽媽的生命,而隔天就是球隊畢業生最後一場主場比賽(Senior night),照慣例球員會走進球場獻花給媽媽,對於塞波爾而言,這是他人生最困難的事情。「我幾乎沒辦法自己走路,要靠人攙扶才能走進場內」,雖然如此痛苦,但這位17歲的大男孩那天仍打得出色,在現場看著他的爸爸,既心疼又驕傲,塞波爾的爸爸格雷(Gregory Thybulle)說:「他有我沒有的堅毅」,在大合照中塞波爾的眼眶依然泛紅,但他聽了媽媽的話,做了該做的事情。

塞波爾大學時身著有母親照片的衣服進場(取自塞波爾Instagram)
塞波爾大學時身著有母親照片的衣服進場(取自塞波爾Instagram)

4號-為母親而選

塞波爾的母親生長在華盛頓,因此全家人都非常高興塞波爾能進入華盛頓大學,雖然媽媽沒能親眼見到兒子穿著華盛頓大學的球衣在場上奔馳,但塞波爾以另一種方式讓母親長伴身邊。他選了四號作為自己的背號,因為那是媽媽最喜歡的數字,「我以前覺得媽媽總是喜歡同個數字,這樣很酷。」塞波爾其實不清楚媽媽為什麼喜歡四號,但如今四號已成為他背後的印記,時刻提醒自己媽媽與他同在,「媽媽走了之後,這個號碼對我而言象徵了一切」。

他的爸爸格雷知道太太對兒子的重要性,「從小他們就很親密,他跟媽媽很像,都很敏感、很會替人著想」,因此當伊莉莎白過世之後,格雷知道自己必須在場邊支持著塞波爾,當他最忠實的支持者。對格雷而言,支持兒子其實也是回憶著太太,比賽時他會在心裡和伊莉莎白說話,「我跟他說,女孩,你知道你要做什麼,你要在背後支持他、帶領他,這是你的責任」。

我想成為和妳一樣的人

經過四年大學籃球磨練,塞波爾終於站上NBA舞台,他曾獲得PAC12最佳防守球員,這個夏天將成為七六人的一員,他接受訪問時曾說,希望和媽媽一樣照顧更多的人,「籃球讓我可以回饋,希望到了NBA可以做的更多」。塞波爾的Instagram中也常放上他和媽媽的合照,證明了母親在他心中無可取代的地位,「我想成為和他一樣的人」。母親是他的模範,即使母子情份僅短短17年,但母親卻是永遠的榜樣,塞波爾說:「我永遠無法透徹領悟,和她相處那幾年她所教我的東西有多深」。

馬蒂斯塞波爾(Matisse Thybulle)是他的全名,他和野獸派畫家馬蒂斯同名不是巧合,「我擁有這麼特別的名字,我想我可以做不一樣的事情」,接下來讓我們繼續關注這位NBA新秀如何帶著母親的精神繼續向前行。

◎加入風運動粉絲專頁,帶你掌握更多國內外體壇動態

◎加入風運動LINE,嚴選好文一次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