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豪人專欄:太學公公讚─許章潤戳破北大清華的開放假話

2019-06-01 06:40

? 人氣

余英時寫出〈反智論與中國政治傳統〉,可謂膾炙人口。(資料照,允晨文化提供)

余英時寫出〈反智論與中國政治傳統〉,可謂膾炙人口。(資料照,允晨文化提供)

我對這些吹噓「自由開放的北大/台大/建中」神話,非但不齒,簡直痛恨。因為這些神話暗示了:自由開放是上頭施捨的,不是自己爭取的,同時作踐了「自由開放」的正常定義。

中國清華大學法律系著名民主派教授許章潤被中共懲戒解職之後,日前又被禁止赴日就醫。

許教授與我年歲相當,左右不過50來歲的初老疲憊男子,有什麼了不得的疾患,在中國治不好,非得遠赴東瀛不可?當然是心病了。

中式反智是帝王反智識分子

這個心病,有良心見識的中國知識分子人人難免。病源菌正是中國共產黨的統治,所以您說究竟是經口傳染呢?還是非經口傳染?我看都不是,只好說是經腦傳染,傳人不傳動物。原本應該也不傳奴才,但最近被習皇點名批判的莫言,算是非典型感染例。

中國知識分子之所以特別值得同情,往往不是因為他們對真理的堅持或知識的認識,而是他們處境的艱難。
前一陣子,帶著研究生研讀霍夫士達特(Richard Hofstadter)那本1960年代的經典名著《美國的反智傳統》(Anti-intellectualism in American Life),因為中文版有余英時先生的推薦序,才想起他壯年時代最膾炙人口的〈反智論與中國政治傳統〉,就是被霍夫士達特激發出來的。

不過我小時候還在戒嚴,看不出中美反智傳統的對比有何不妥。民主時代出生長大的研究生,倒是一眼就看出比擬不倫了。可見獨裁壓迫人性,也壓迫了知識的想像。

20190530-理查.霍夫士達特,Richard Hofstadter。(取自維基百科)
理查.霍夫士達特,Richard Hofstadter。(取自維基百科)

霍夫士達特筆下美國的反智傳統,是民主制度下人民的反智(識分子);余英時筆下中國的反智傳統,是帝王制度下帝王的反智(識分子)。失去憲法精神與價值的民主制──比方說反同/反核公投,已經淪為亞里斯多德所定義的「民主制=暴民制」,效果和同時壟斷而且超越法律與道德的君主制=暴君制很類似。

不過兩者本質畢竟不同,君主制下,知識分子的老闆就是(也只能是)君主,所以貴之賤之,均由趙孟。而且往往像博學宏詞那樣,如果主子點名,不肯當官都不行;但民主制下,知識分子也是人民。縱使「受高等教育形同社會性懲罰」,也是自找的。誰叫你「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卻還夢想著能受人豢養?但最多也不過工作難找,錢少事多離家遠。既不會送命挨斬,羞辱你的也不是人民,而是資本家和教育部。

余英時學貫中西,豈能不知其擬於不倫?但正是這批學貫中西的近代中國知識分子最倒楣。余英時悲嘆不平的,並非君主制下的傳統讀書人,而是已經具備現代知識,卻得活在前近代黨國統治下的知識分子。

公共知識分子變成公公知識分子

簡單說,就是他老師的世代、他自己的世代,以及他的徒子徒孫的世代──只要在中國/黨國統治之下,或者只要想當個中國人,便毫無例外。

寫〈反智論與中國政治傳統〉的時候,「人民中國」正在文革,「自由中國」正在戒嚴,只餘香港一隅苟延殘喘,或寄身歐美花果飄零;四十年後,「自由中國」總算解體成為民主準國家,而「人民中國」居然從改革開放回歸二次文革,更把香港也拉來墊背。西方乃至於全世界,則為了賺中國錢跟著墮落。更重要的是,這三者受到強大新納粹中國的銳實力效應,不單激發民主制原本必然存在的人民反智,使之走向暴民反智;連公共知識分子也大量退化,成為君主制下的公公知識分子。

以前台北建國中學有個「賀校長」神話,說1949年至54年擔任校長的賀翊新「將北京大學開放的學風帶到了建國中學,廣受學生歡迎」。舊紅樓中有一塊石板,就記載著他卸任時學生的「不捨」:中華民國44年元月 赫赫黌宇 髦士三千 薰陶入座 恐後爭先 大而化之 賀公是瞻 金石貞固 永記年年(以下馬屁略)

大概念過建中的小孩子,多少都上過這個神話的惡當。賀校長神話,無非縮小版的台大傅斯年校長神話,都是苦悶時代自我欺騙的民主春夢。這跟法學界唬爛的「北朝陽、南東吳」之類的神話差不多。如今回頭看這段文才斐然的「賀公讚」,只能苦笑當時的學生把校長當成地方官,送萬民傘、德政碑。

20170426-建中 建國中學 (取自維基百科)
建國中學 (取自維基百科)

謬士三千趨炎附勢恐後爭先

我對這些吹噓「自由開放的北大/台大/建中」神話,非但不齒,簡直痛恨。因為這些神話暗示了:自由開放是上頭施捨的,不是自己爭取的,同時作踐了「自由開放」的正常定義。

莫說民國了,您難道相信如今的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中國的世界名校」是「自由開放」?那麼許章潤的遭遇,豈非柏拉圖洞穴囚徒的悲慘寓言?而余英時的心所謂危,還真不知道要薪傳到哪個世代呢。尤其是想到台灣有這麼多學者同行、爺們校長,爭先恐後與亞洲新納粹交流,就覺得我們法律人未免太苛求許密特(Carl Schmitt)了。吾亦心所謂危,遂和「賀公讚」成「太學公公讚」一篇,以示隔海與許章潤陰謀唱和:

中華人民共和國每年每月 嚇嚇(音「下下」)黌宇 謬士三千 趨炎附勢 恐後爭先 大而話之 潤公問斬 金子真good 每天過年

*作者為輔大教授,本文原刋《新新聞》「白目豆沙包」1682期,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豪人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