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真相戰勝自由社會中的謊言:《暴政》選摘(3)

2019-06-01 05:10

? 人氣

川普總統在競選期間曾在某個俄羅斯官方的宣傳管道上批評國內媒體,稱其「不誠實的程度簡直不可思議」。如同許多獨裁政權的領袖,他承諾會透過立法禁止批評以箝制言論自由。(美聯社)

川普總統在競選期間曾在某個俄羅斯官方的宣傳管道上批評國內媒體,稱其「不誠實的程度簡直不可思議」。如同許多獨裁政權的領袖,他承諾會透過立法禁止批評以箝制言論自由。(美聯社)

為了自己好,弄清事情的原委吧。多花點時間閱讀長文、訂閱深入調查事件的平面媒體。意識到網路上有些東西是會傷害自己、多關注那些調查政治宣傳活動的網站(當中某些網站位於國外)。與他人溝通時,要為自己傳達的訊息負起責任。

「真相是什麼?」

有時候人們問這種問題,是因為他們希望自己可以什麼都不做。即使在我們與同胞公民們逐漸陷入冷漠的泥淖之際,玩世不恭的態度仍會讓我們覺得自己新潮而另類。正是分辨事實的能力讓你得以成為獨立的個體,對常識的集體信任成就了社會。每個調查真相的獨立個體,都是共同建造社會的公民。不喜歡這些調查者的領袖,都是潛在的獨裁暴君。

川普總統在競選期間曾在某個俄羅斯官方的宣傳管道上批評國內媒體,稱其「不誠實的程度簡直不可思議」。他禁止許多記者進入造勢大會,並經常激起群眾對記者的厭惡之情。如同許多獨裁政權的領袖,他承諾會透過立法禁止批評以箝制言論自由。他和希特勒一樣,說那些不合己意的事實陳述是「謊言」,將媒體報導視為對他個人的攻擊。他對網路比較友善,因為那是他獲取錯誤資訊的源頭,並將這些不實消息散播給百萬大眾的工具。

一九七一年,政治理論家漢娜.鄂蘭在思考美國政府的越戰謊言時,將信心寄託在真相與生俱來的力量上以戰勝自由社會中的謊言:

在正常狀況下,謊言終將是事實的手下敗將,因為事實是無可替代的;事實的存在是如此無垠無涯,無論經驗老到的騙徒編織多麼宏大的謊言都不夠,即便藉電腦運算的力量協助掩蓋真相,也是徒勞無功。

這段話當中關於電腦的部分已不再準確。二○一六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中,二維網路世界的重要性已經超過了三維的人際交流網絡。那些挨家挨戶上門拉票的人,在選民臉上看見了驚訝神情;這些美國公民沒有想過自己必須與有血有肉的人討論政治,而不是在電腦前讀臉書餵養的文章。如今,在白日陽光無法觸及的二維網路世界裡,出現了新興群體——世界觀別樹一格的網路部落,且樂於受操控(沒錯,你可以在網路上找到這麼一個陰謀論:讓你維持上線的狀態,是為了尋覓更多的陰謀論)。

我們需要平面媒體記者,如此一來報導故事才能在紙本與讀者的心中逐步開展。舉例來說,川普總統說女人「應該待在家裡」、懷孕對雇傭關係來說是一種「不便」、媽媽們在職場「無法百分之百專注」、墮胎的女性應該受罰、女性是「懶鬼」、「母豬」、「母狗」,而且性侵女性是可以接受的?這些話究竟代表了什麼?總統名下的公司中有六間破產❶是什麼意思?俄羅斯與哈薩克的祕密資金挹注總統的企業❷又是怎麼回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