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延丁專文:我與生命有個約定

2019-06-22 05:50

? 人氣

圖片來源:寇延丁臉書。

圖片來源:寇延丁臉書。

2014年,她被關押審訊了128天。她是中國公益NGO圈中無可救葯的「溫和建設者」─釦子姐姐─寇延丁。

2015年11月,深秋的山東泰山,被限制出境她慢跑著,一個人,準備跑100公里。

2016年,寇延丁在台北出版了《敵人是怎樣煉成的?沒有權利沈默的中國人》。2017年,她以九個月時間徒步「環(台灣)島」。

2018年,她在台灣成為「農耕者」。

2019年,她交出了新書《親自活著》(水木文化)

寫下這一節的題目,忽然想起一件重要大事,趕緊丟下電腦,起身去翻冰箱。

冰箱裡有一個月前子富送來的試管,試管裡有一公克寶貴的金大露安酵母。關於這種酵母如何寶貴如何得來不易,在此不能跑題。只說像我這樣熱愛分享的吃貨,得到之後一定善加運用,其中一份變出了我家的一次披薩趴踢,另外兩管分送兩位熱愛烘焙的農友可謂寶劍贈英雄紅粉與佳人適得其所,還有一管,被我

珍重收進冰箱妥善保存,以我熱愛分享的天性,也許,還會有一次寶劍英雄紅粉佳人的機緣。

接下來我一直在閉關寫字,這管酵母至今還在冰箱沉睡。

找出酵母立即動手,做了一個麵團。

酵母是有生命的,如果一直沉睡任其老化,就算子富不罵我也要懊悔自己暴殄天物:生命是用來用的知道嗎?

我們只有一次生命,而且,我們的生命,也受限於有效期。

從來都是一個不愛做算數的人,第一次認真思考自己生命的有效期,是在512 地震之後。

地震是天災,校舍倒塌死傷無數是人禍,死傷孩子居然成為災區頭號「敏感問題」動輒運用警力圍追堵截則是禍上加禍。成千上萬傷殘孩子,我們是唯一專做這項服務的機構,不是別人不想做,而是因為太難做。

地震那年我43 歲,千難萬難與一百多個受傷孩子建立聯繫年齡最小的3 歲。我評估自己的生命有效期,能跑能做能拚只敢保證到60歲,還有17年,這些孩子最小的也20 歲了,已經成年——

謝天謝地,夠了。

中國四川汶川大地震十周年,官方訂感恩日遭抨擊(AP)
汶川大地震讓作者第一次認真思考生命的有效期。(AP)

我給孩子們的承諾是駐地服務三年,我在心裡給那片土地的承諾是:到我60 歲,保證那些受傷的孩子不會被丟棄,不被再次傷害。我在四川拚命三年,然後,機構撤離,第四年,機構註銷。

第六年,我被抓了。原以為我能拚到2025 年,但估算未來的時候沒有想到這種「不可抗力」,我的公益生涯,終於2014。

但是已經有了志願者自組織和小朋友自組織,這件事情已經有了自己的生命完全可持續運行,有沒有我,都不重要。孩子有愛陪伴不會被世界丟棄,他們懂得愛生活愛自己不會自我放棄,這才是世界上最好的結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