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防疫升級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陳文華專文:野狐禪夢—記胡蘭成(中)

2016-06-11 07:00

? 人氣

胡蘭成。(取自網路)

胡蘭成。(取自網路)

「汪政權宣傳大將」

胡蘭成無疑要利用他在汪政權的背景在日本討生活。他的人脈,也就是當年派駐京滬的日本外交情報人員。他到日本後,開頭是住在曾任日本駐南京大使館一等書記官的清水董三家,半個月後遷至他的好友池田篤紀家。池田與《每日新聞》東亞部長橘善守說好,請他每月寫稿三篇,也安排他到各地去演講。他的新交有西尾末廣、宮崎輝(旭化成工業會社社長)、尾崎士郎等。頭兩年生活由橘善守負責,以後是宮崎輝幫忙。池田篤紀還為胡引見曾為甲級戰犯嫌疑人的自民黨總裁緒方竹虎。尾崎士郎後來是時常借錢給胡周轉的貴人。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胡在東京是以「汪兆銘政權宣傳大將﹁的名義露面的,他的「憂國」,不但是憂慮中國,也憂慮日本,憂慮日中關係和亞洲前途。他在《每日新聞》上發表「呈麥克亞瑟元帥--特論對亞洲的認識」,也有以過來人的經歷借箸代籌,宣揚「大亞洲主義」的用意。問題是,當時的日本已時移勢易,戰敗後唯為美國馬首是瞻。

在麥克亞瑟的盟軍佔領當局和日本右翼政府聯手清洗日共時期,胡蘭成也把握機會,發表不利於日本共黨的言論。對日共來說,這是落井下石。他也擔心日共報復,所以他在給唐君毅的信中曾表示「(日共)機關報上惡意暴露弟住清水市池田家」,他打算搬家。「我在此發表的文字影響很大,日本有權威的評論家紛紛介紹讚揚,而日共也很注意起我來了。我研究日共在被宣佈為非法之前,大約不敢對我有暴行,再以後也得防範的。」

從當年汪政權倒臺前夕的「聯共兵變」,到後來對日共的落井下石,胡蘭成的變化不可謂不大。

但也是因為時移勢易,在政治上,他想發揮影響的目的並未達到。

蔣介石在五十年代初「風雨飄搖」的時期,的確是想將觸角伸向四鄰,爭取奧援的。所以日本南韓菲律賓都是他接觸的物件,目的是要建立亞洲反共聯盟,以求自保。日本在盟軍佔領期間與臺灣的中華民國無法談邦交,當時日本新成立的在野黨,甚至稱臺灣的國民黨政府為流亡政府。所以別說建立反共聯盟,在現實上如何在盟軍結束佔領時,中華民國搶在中共之前與日本建交就是一個基本問題。蔣介石也派了以前當過蘭州市長和江西善後救濟署長的蔡孟堅,組織一個「景華公司」,以商業考察名義,到日本與權要接觸,刺探他們的意圖。(蔡為公司董事長,彭孟緝,唐縱,俞濟時,曹士澂等為董事,曹當時是駐日代表團武官,後來北投「白團」的籌畫人)。

蔣介石、胡適
蔣介石在五十年代初「風雨飄搖」的時期,的確是想將觸角伸向四鄰,爭取奧援的。所以日本南韓菲律賓都是他接觸的物件,目的是要建立亞洲反共聯盟,以求自保。圖為蔣介石(右)、胡適(左)。

蔣的佈局是多方面的。達到目的就揠旗收兵了。逃到日本的胡蘭成,在蔣的侍從眼裡,也就是一個在特定時期可資利用的「運用人員」。蔣在政治上走的是親美路線,軍事上是靠美軍顧問團,找岡村寧次來搞「白團」主要還是暗地的平衡措施,培養一批對自己效忠的親信幹部,以免被美國人算計。在日本的動作當然也更務實,對於有汪政權背景,但無新的政治見解的胡蘭成,充其量也就是個可用的「備胎」而已。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