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陳昭南專欄:從「買不如騙」看台灣媒體與政客的墮落貪婪

2019-04-27 07:10

? 人氣

中國的大外宣計畫早自十年前就啓動。圖為中媒全面宣揚習近平功績(資料照,AP)

中國的大外宣計畫早自十年前就啓動。圖為中媒全面宣揚習近平功績(資料照,AP)

「買下台灣時機已到。」這是當前在中共高層密切研議的對台主訴求。很駭人聽聞,卻是千真萬確。幾年前就一直都傳聞說:「打下台灣不如買下台灣便宜」;後來中共對台機構又發現「與其買下台灣,不如騙下台灣更伐算」。而「騙」這伎倆,不外乎是政治人物的唬爛術,再搭配媒體網路的文宣造勢。

說要「打下台灣」,就是屬於武力軍事的威嚇。一群武統論者所扮演的乃是專事打嘴砲的「黑臉」;另外有一群人則負責充當散財童子扮演到處撒錢「買下台灣」的角色。據傳聞中共中央每年編列有5000億人民幣的鉅額「對台經費」,鑑於中共層層剝削的既存體制,實際上能用到台灣的操作經費大約是不到1500億人民幣,折合新台幣約6500億,也算是一筆龐大費用了。只要真實地每年將這筆「買台」經費花在一些選定的兩萬人身上,絕對足以造成台灣難以遏制的騷亂與惶恐。比如每年花個幾百億補助台灣某幾個媒體(台灣慣用語叫「業配」),就很足以讓該媒體的報導風向完全俯首聽命。

中國旺旺領取中國政府補助金額達152.6億元

4月23日蘋果即報導說:

中國旺旺集團近11年來積極領取中國補助,引發各界關注。據港交所公布的中國旺旺近11年的財報顯示,從2007年起,中國旺旺就開始領取中國政府補助,金額從4億元到22億元台幣不等。

最近一期公布的2017/2018年財報,更是來到高峰,達21.8億元台幣,總計近11年,中國旺旺領取中國政府補助金額高達152.6億元。 

此其一端,而且這也還只是個小錢,其間還有未見揭露的媒體透過各種「合法管道」接受「補助」的案例絕對大有可觀。

20190325-無國界記者組織25日發布《中國追求的世界傳媒新秩序》報告,探究北京政府控制境外資訊策略,其中指台灣一直是中國不實資訊主要操作目標,並提及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及外交官之死。(取自無國界記者組織RSF官網)
無國界記者組織發布《中國追求的世界傳媒新秩序》報告,探究北京政府控制境外資訊策略,其中指台灣一直是中國不實資訊主要操作目標,並提及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取自無國界記者組織RSF官網)

與西方媒體『爭奪話語權』的『大外宣計畫』

中共的「大外宣計畫」並非始自今日,據中國旅美經濟學學者何清漣新著《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在其序言裡即開宗明義直接鋪陳:「自從中國2009年決定投入450億元人民幣鉅資在全球推廣『大外宣計畫』,藉此與西方媒體『爭奪話語權』以來,有關中國大外宣的新聞不斷出現。」然而何清漣筆鋒順勢一轉,即時噴出下一大段話,她寫道:

但西方社會並不知道,中國的所謂「外宣」並不始於現在,中共當年作為在野政治勢力之時,就已經行之有效地開始了「外宣」公關,而為其「外宣」主動效力的就是西方諸多左派記者;西方社會也不瞭解,中共建政後經過七十多年磨礪,其「外宣」早就形成了成熟的整套方略。在西方的中國觀察者聽到北京將投入450億推進「大外宣」計畫之時,遍布全球的華文媒體大多已歸附北京旗下,非洲更是結出「大外宣」的碩果。這種由中國政府投入大量金錢,由中國國家媒體、香港、台灣或其他地區的華人資本出面打造的媒體集團,形成了一種「恩庇侍從」結構,這種結構支配下的媒體,就是中共宣傳機構的延伸,而非自由媒體。

這即是最典型的「溫水煮青蛙」真實版,等你自己發現陷入困境時就已經都來不及了。

把地球管起來!讓全世界都聽到我們的聲音!

新華社有則社訓:「要把地球管起來」!這則社訓的的原句是「把地球管起來!讓全世界都聽到我們的聲音!」這是毛澤東早於1955年對新華社負責人吳冷西所直接下達的指令,也是共產黨要不斷輸出無產階級革命乃至赤化世界的神聖任務之先鋒隊。這是無聲的悄悄的洗腦革命。歷經五十多年後,這作為革命工具的「大外宣計畫」已經布局底定。此即是習近平敢於在2016年2月19日於北京主持召開「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時提出「黨和政府主辦的媒體必須姓黨」的基本底氣。

往前回朔,2010年7月,時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的習近平在「全國黨史工作會議」先提出「黨史姓黨」的訓示;2015年12月,已是中共總書記的習近平又在全國黨校會議提出「黨校姓黨」、再延至2016年2月19日前往中國3大官媒《人民日報》、《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視察訪問,還在《央視》播報台上體驗主播工作,並召開座談會強調官媒「必須姓黨」、「把政治方向擺在第一位」,《央視》大門也打出了「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閱」的口號來拍馬屁。於今回視,其實都跟中共對「大外宣計畫」的布局進度不無關係。

中國大外宣能量驚人,還曾買下紐約時報廣場的電子廣告,每天24小時播放。
中國大外宣能量驚人,還曾買下紐約時報廣場的電子廣告,每天24小時播放。

政治操控媒體是一種自生的內在邏輯

然後,我們返身來看看台灣的媒體現況。政治操控媒體是一種自生的內在邏輯,一有機會就必然要伸手進行控制。在極權專制體系裡,這樣的控制被視為理所當然,但是在民主社會裡,媒體既被稱為「無冕王」自有其獨立自我運轉的生存邏輯,政治妄圖要插手其中,就會發生抗拒,甚至衍生巨大衝突。

可惜,台灣好不無容易轉型為民主體制,但媒體界的民主素養並未跟上急速快走的民主腳步,人民費了很大勁才把威權年代的黨政軍勢力排除出去,另一面向卻又洞門大開,還牽引進另一頭九頭蛇怪獸就稱虛而入。

回顧2008年11月(馬英九主政時期),專賣米果的旺旺集團總裁蔡衍明突然以個人名義入主中國時報集團,蔡衍明當時話講得很漂亮,曾經公開表示他將概括承受中時所有負債,絕不會有員工資遣,也沒有年資結算問題。蔡衍明甚至還誇言說,接手中時集團是「因為有社會責任」,他希望接手之後,繼續弘揚時報集團的價值理念。時隔半年,2009年,中時集團與旺旺集團正式整合為「旺旺中時媒體集團」(Want Want China Times Media Group),成為一個橫跨食品、媒體等產業的企業集團。 2009 年 4 月的財訊專訪中提到,蔡衍明要求中時不應批評總統與政府官員,就像公司老闆不好,應該做的是離開公司,而不是批評老闆。馬英九就像是大家選出來的老闆,所以不應該批評。賣米果的大老闆搖身成為媒體老闆後的態度竟然是主動靠向掌權者,這已開始搖擺起「應聲蟲」的尾巴。

同時蔡衍明在該篇訪問中,將自己定位為「本土、愛台、親中」,但卻出現了另一段令人驚駭的文句:「台灣人民變成中國人民,一樣是人民,沒有降級」。尤有甚者,他還說了:「誰對台灣好我就親誰…中國對台灣人沒有不好過,欺負台灣人的是國民黨,我搞不清楚為何台灣人那麼不喜歡中國」。

雙城論壇中,旺旺中時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在3天晚宴,都名列與會嘉賓,並與柯文哲同桌吃飯。(王彥喬攝)
雙城論壇中,旺旺中時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在3天晚宴,都名列與會嘉賓,並與柯文哲同桌吃飯。(王彥喬攝)

媒體的集體墮落與貪婪,讓台灣陷入到極度危機中

2010年1月,中時總編輯夏珍因於頭版頭條報導臺灣海峽交流基金會主管稱中國大陸海協會長「陳雲林是C咖」等相關新聞隨即被蔡衍明認為「冒犯了人、傷害了我」而遭到撤換。

台灣媒體的自我做賤也由此開始急轉直下。不但日常「業配」盛行其道,甘當政治傳聲筒或打手者亦大有人在。無關藍綠,大家玩的都是同一個套路。

從人性看,墮落是一種習慣病,除非醍醐灌頂,否則墮落就只會加而很難減;同樣的,貪婪也是一種習慣病,除非附加了處罰的恐懼感,貪婪之心也只會更多不會越少。

媒體界的墮落與貪婪多番交疊攪動之後,媒體界的自律守則也隨之蕩然無存,甚至連主管媒體自律的獨立機構也跟著沉淪跟著頹敗,跟著一起下到十九層地獄去了。

自去年九合一選舉,多家媒體啟動龐然巨大的造神運動並成功掀起韓流狂潮之後,媒體被墮落與貪婪自嗜的程度更是變本加厲,甚至已到達走火入魔的地步。結果是,左手受罰100萬,右手被塞進1000萬,至於道德、正義、良知全都成了去他X的廢渣渣!

這現象的危險也在於台灣2020這一局的總統選舉上,得之不易的台民主,很可能會在媒體嚴重自嗜的崩解下,毀於一旦。

若我們願意虛心地將這樣的危機與上文提及的中共「大外宣計畫」併同檢視,我們勢將看到其嚴重的危機性已然迫在眉睫了。

想想吧,全台小吃店多被鎖台,旅遊業一條龍都是在這架構下串起的統戰模式;而郭台銘能超越馬雲能保住在中國的財富,就必須拿下台灣做為投名狀;但因旺報已押下韓國瑜來爭取中共中央更高利益,故雙方必興起代理權之大戰。郭台銘已喊出捐出財產,拋棄妻小之口號,韓也喊出不入初選之挑戰。這儼然當年香港特首選舉,兩派人馬爭執之翻版。誰拿到台灣總統,利益會由中共借由各種明的暗的補助。而民主派都在正規經濟架構下而日趨消亡。再看宮廟系統丶軍方丶情報體系的綜合運用,屆時會讓美日不知如何因應。而台灣人就在自己的民主架構中,讓出主導權。如港人一様,先輸經濟,再輸民主,最後連自由也會一併消逝。

所以,我願意藉此鄭重呼籲,蔡賴配或賴蔡配都已不是台灣人民最大的關心點,如何匡正台灣已被赤化的幾大媒體,毋寧才是我們最應該正視並起而捍衛的最大目標。

*作者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本文作者文責自負 )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